中国茉莉花革命: 邓王两家后代都遭习近平冷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29

邓王两家后代都遭习近平冷遇

转发此新闻: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党内立威仰仗的是叶选宁?》刊出和播发的当天,一篇题目为《“捞薄熙来”惹祸?红二代披露王军死前“苍凉”5年》的报道文章被多家华文网媒同时转载,文中说中共原国家副主席王震之子王军过世后,同为红二代的孔丹,透露了王军从生病到死亡一些细节。2014年新年后,王军送走他的哥哥王兵之后,突发脑血管病变。同年11月,病情进一步恶化,导致了右手右脚瘫痪和语言障碍。2017年1月,由北京医院转到南方广州进行医疗和休养。孔丹形容说王军最后生病这五六年是“苍凉”的。“他是一个非常率性的人,但最后五年左右的时间,因为身体原因,他被迫放弃了自己的‘率性’。很多人去看望他,但是解决不了他的孤独感。他只能在自己的想象中驰骋,这是非常痛苦难熬的。”
王震之子王军

该报道文章说:王军生前被曝光曾企图“捞薄熙来”,威胁习近平。重庆事件2012年2月爆发后,薄熙来、周永康、曾庆红、江泽民密谋已久的、针对习近平的政变计划曝光,同年3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抓。当时多家媒体报导说,王军和中共元老、新四军彭雪枫将军之子彭小枫,“联袂领衔营救薄熙来,向高层施压”。

 薄熙来受审

消息人士透露,薄熙来被抓后,王军等太子党及其幕僚多次在银行业的私人会所组织秘密聚会,根据收集、整理得到的关于习近平、温家宝的黑材料商讨对策,以及筹划如何将这些材料向媒体曝光。为了保密,所有参加会议人员的手机,在门口就被服务人员收起来。但王军等人企图“捞薄熙来”的计划最终失败,同年4月薄被立案调查,次年9月被判处无期。

当年薄煕来被公开宣布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之后 ,外界曾有报道说在这关键时间薄薄熙成出现在公众视线,曾发出短信给政界朋友称:“薄熙来案已经被中央做实,大家各自保重,不必再努力。”。

其实,这则消息就是当时人在香港的孔丹最先透露出来的。

这位孔丹说起来不但是日后王军在中信公司总经理和董事长位置的接班人,早年还是王军的父亲王震的秘书出身 ,但是担任这一职务的时间不但只有三个月,而且还不是正式任命,因为当时正值“文革”后期,孔丹的父亲孔原的“问题”还没有“结论”。孔原是中共政权的情报系统创始人之一,中央调查部原部长,总参三部原政委。孔丹的母亲许明曾是周恩来秘书,“文革”中受不了残酷迫害,服安眠药自杀。

孔丹“文革”中是“老红卫兵”,为此坐了几个月的监狱。他回忆“文革”中在北京的家都没了。插队期间有时回北京,他和弟弟孔栋因无家可归会到王震家落脚。王家有三兄弟,王兵、王军、王之三个大哥,后来我们开玩笑称他们为“王氏三雄”。

孔丹的这段回忆令人不由得会联想起邓小平的女儿邓榕的回忆文章。本专栏不久前刊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介绍过,邓榕以毛毛笔名撰写的《缅怀胡子叔叔》一文,当时是以整版篇幅醒目剌眼地刊登在一九九三年四月四日的人民日报上。她在文章里将王家三兄弟恨不能形容成西方文学史上著名的“三剑客”,说王兵、王军、王之三人“个个有胆有识,在朋友中口碑甚佳”。王军在邓小平二次复出前夜,曾对邓榕开玩笑说:“我们这么样冒著风险为你爸爸通风报信,等你爸爸出来後,我们也得要个一官半职的呀。”邓榕回家向父亲转述,邓小平笑著说:“可以,可以,现在要什么都可以。” 从那以后,:“我和王家三兄弟,便成了无话不谈,无事不商,困难之时甚至可以两肋插刀的莫逆之交。”

邓小平的三女儿邓榕

按照孔丹的说法,“文革”结束后,当时奉命重建“中共中央宣传口”的耿飙通过自己的女儿把孔丹要到宣传口做秘书,不久耿飙要出任中央军委秘书长和国防部长,孔丹自己不愿意继续追随,希望直接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门类的研究生。可见当时的耿飙是退而求其次,才选了刚刚从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班出来的习近平 。

孔丹是1947年出生,2096年接替中信公司董事长职务时已经是59岁。在中国大陆上曾经被广为转载的一篇公开报道中描述说:2010年12月24日,孔丹在香港突然接到中组部电话,要求当天下午4点赶回北京,中央领导要找其谈话。结果5点半才到。一到人家就说:“习副主席在等你。”

2006年,任命孔丹为中信董事长时,是中组部部长贺国强找其谈的话。孔丹原来以为这次也是按惯例由中组部李源潮同志接见,没想到是由习副主席亲自谈话。近平同志说:“你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两个窗口——中信、光大多年,工作卓有成效。”这个概括让孔丹为之感动和欣慰。也使孔丹想起,近平同志是很念旧的。

却原来,这位时年63岁的孔丹被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召见的原因是要当面亲自宣布安排他退休的决定。面子不可谓不大。

这位孔丹在当时的中共太子党圈子里还有一个“传奇”经历就是曾经和弟弟孔栋一同为邓小平牌桌上的常客。年轻气盛的兄弟两人甚至在邓小平牌桌上争吵被邓小平喝止,但牌打完了照常还是被邓小平在家里请吃饭。

按照“棋圣”聂卫平的回忆,天生聪颖的孔丹和孔栋兄弟跟他学棋都“是块料”,但习近平却学不出来 。

孔丹所说的“近平同志是很念旧的”,令笔者想起六年前刊登在本专栏的一张太子党的“全家福”告诉了我们太多太多》一文。文中介绍曾经的中共党内左王胡乔木的儿子胡石英当年的部下,一位曾经被胡石英许诺聘任中国国情调查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的前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透露,二零一零年底或次年初,当时是胡石英召见他时让他先为研究院展开网上宣传工作,并让秘书给了他两张彩色照片,一张是习近平宴请的太子党成员合影,另外一张是同一场合上拍摄的三人特写:内容丰盛的巨大宴席桌前,习近平居中,左为王歧山、右为胡石英。此时的习近平还只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军委副主席和国家副主席,王歧山则是副总理,所以这位副研究员即按照胡石英的吩咐在把照片贴到互联网上时加注了“胡石英院长与习近平副主席、王歧山副总理、刘源上将等一起成长的兄弟姐妹”这句说明。照片中除上述四人,还有习近平夫人彭丽媛、陈云长公子陈元,以及薄熙来胞弟薄熙成等。该照片摄取二零零六年的某一天,地点是北京浙江大厦的主宴会厅。照片的第一排是陈元居中,左右两边分别有彭丽媛等数位贵妇;第二排是习近平居中,左右分别是胡石英和王歧山。刘源和薄熙成则并列在最后一排。照片中最后一排的左二即是孔丹。

孔丹在回忆王军时说,2014年春节后,王军送走他的哥哥王兵不久,突发脑血管病变。那年11月,病情进一步恶化,导致了右手右脚瘫痪和语言障碍。

其实,在王震的次子王军去世之前,王震的长子王兵走得更为凄凉。2014年2月初,多家华文网络媒体都转载了笔者的《“红二代”中最没人缘儿的王兵走得如此凄凉!》一文,正是因为有邓榕的“两肋插刀”作保,此后的王家兄弟特别是这个刚刚去世的王兵为人处事比自己父亲在世时更加无所顾忌,在深圳公然持枪绑架,而被绑架者居然还是中共“官二代”之一,中共前国家副主席乌兰夫的孙女婿,时任深圳东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显旋。

回顾当年,乌兰夫在中共党内的资历要比王震雄厚许多,被毛泽东称作“流氓无产者”的王震还是湖南长沙的一个普通铁路工人时,乌兰夫即已经被中共地下党选送进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了,而王震加入红军那年,乌兰夫已经是莫斯科东方大学的教师兼翻译了。中共建政之初,王震因为在新疆滥杀滥捕被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毛泽东处参了一本被迫由新疆分局一把手改任铁道兵司令员时,乌兰夫已经被委以周恩来手下的国务院副总理......

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之后,邓小平说服时任国家副主席乌兰夫同意把这个职务让给年轻他两岁的王震,自己则回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自此王震一家对乌夫一家总是相当得礼遇,陈显旋娶了乌兰夫孙女乌辽娜本来就是王兵保的媒,日后两人如何会化友为敌,幕后的原因外界无人说得清楚。

也许是王兵的太过胆大妄为令他在“官二代”里的人缘也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所以他去世之后追悼场面规模很是有限。他是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北京医院过世的,两天之后即被仓促举行了“告别活动”,化作青烟之后的三天之后,才有一家“毛左”媒体“中红网”发表了简短和消息和几幅照片,日后外界读到的各网站上的“王兵去世”的文章和图片全都是始出自这同一来源。海外一家中文媒体在转引这一信息时竟然以 《王震长子王兵逝世 重量级“红二代”齐聚八宝山》为题,但事实上如果把习近平和王歧山以及俞正声形容成“红二代”中的重量级的话,王兵告别活动的到场者中为数了了的三五个“红二代”成员真得是连中量级都算不上。同为太子党的习近平和王岐山等,都也没有送花圈或打电话“慰问”。当时即有评论说,这实属不正常。
中共八老:(上) 邓小平、陈云、杨尚昆、薄一波、(下) 彭真、李先念、王震、邓颖超

其实,当年的中共“八老”后代中,先后离世的王兵和王军兄弟虽然走得凄凉,但死后至少还都有一个小规模的遗体告别仪式,而邓小平的长女婿吴建常的丧事居然“低调”到了连遗体告别都免了。

去年11月,一则“中国冶金报社”微信公众号消息《邓小平女婿、邓林丈夫吴建常去世,丧事从简》,只是中国大陆上的少数几家网络转载了短短几句话,说是:“原冶金工业部副部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原党委书记吴建常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11月19日10时40分于北京协和医院去世,享年79岁。依照家属要求,丧事从简,不举行告别仪式。吴建常同志病重住院期间,上级领导同志几经看望,并通过不同形式表示慰问,钢协领导多次看望,并安排人员做好相关工作。”

说起来也是中共政权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的长女婿,生前又担任过多年副部长级职务,之所以走得如此“低调”,无疑是有难言之隐。笔者查看了当时转载吴建常死讯的一家左派 媒体的网贴,不但没有一贴是表达哀悼之情的,而且很多都是骂得非常刻毒。另外一家左派媒体转载吴建常死讯的标题被写成《邓小平长女婿吴建常去世 中国媒体低调》,文内把吴建常称之为“中国稀土大王”,说他作为邓小平的子女,这些初代“太子党”乘改革开放成了最“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还说这个邓小平“迟来的女婿”成为了掌控中国有色金属产业的大亨,几乎掌控了当时整个中国的稀土产业。后续的分析和介绍内容,留待下篇文章介绍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夜话中南海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