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鲍彤:习近平想突破困境重得民心 做这事轻而易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01

鲍彤:习近平想突破困境重得民心 做这事轻而易举

转发此新闻:
鲍彤是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最得力的助手,政治秘书。他是因1989六四事件被捕入狱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六四”30周年前夕,鲍彤在接受英媒采访时,指解决六四问题是现当权者突破困境重新获得民心的途径。

鲍彤是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最得力的助手

赵紫阳在1989年六四前夕,因对学运的温和态度而失去当时邓小平的信任。鲍彤也在1989528日失去自由。之后经历撤职,坐牢及严密监控,但他从未放弃对中国政治社会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

BBC中文网528发表鲍彤专访,鲍彤除了谈及六四对今天的影响,邓小平在六四的角色,还特别对习近平如何处理六四遗产问题提出了建言。不过他认为,30年后,自己曾大力推动的中国改革与前进方向已不复存在。

六四的影响始终存在 小天安门事件不断

鲍彤认为,30年后的今天,六四的影响始终存在,并没有过去。他说:“30年前出现的大天安门事件现在没有了,但小天安门事件不断,群体的正常诉求受到来自政府、军队、警察的镇压,甚至逮捕、判刑。从维权的公民本人,到报道这些事件的记者,再到帮助这些公民维权打官司的律师,统统都在镇压之列。这些事情性质实际跟天安门一样,应该叫小天安门事件。过去发生在首都,现在发生在全国城乡,还没有结束。

另外,他说:现在不仅民不聊生,实际上商也不聊生,官也不聊生。商人今天可以发财,明天就可能破产。官也不聊生。有人说省委书记、县委书记中有5%都是腐败分子,那是因为还有95%没有人去发。这不是笑话,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不稳定状态,人心惶惶。

过鲍彤指出,对于不断有的小天安门事件,涉及到自己的时候,大家觉得自己很幸运,涉及到自己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不痛苦。”“没有法治,没有民主,没有选举,人人为了争取自己的前途,必须巴结上面。

于是,历史上明明存在,现实生活中也存在,但却是个禁区,因为领导不准谈

六四事件定下了中共解决社会矛盾的恶制度

鲍彤指出,六四以前中国经济改革,也有政治改革。1989年的事情如果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通过社会协商解决,就不用动用军队。如果这个问题成为共识,不仅是1989年当时学生的诉求能够解决,以后出现的其他的人民诉求,比如征地、盖房子、老兵请愿的问题,都可以按照这样解决。这非常可惜。

他指,1989年,邓小平调用几十万军队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跟市民。这样一来就在全国范围内立了一个规矩:遇到社会矛盾通过武力和镇压解决。这由此成为一种制度,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对今后的影响是不得了的。

六四邓小平一手策划 中共党内最怕出赫鲁晓夫

对于他曾经提过六四邓小平说法,鲍彤说,这个问题只有邓小平自己有权回答,他只能推测邓小平为什么这样。

鲍彤说要纠正一个说法。他之前说这是一个政变,后来想这个词虽没什么错,但也不能完全反映这个事情的本质:为政变在共产党是家常便饭,哪个领导人下去不是通过政变?泽东把国家主席刘少奇搞掉也是政变,毛泽东把写在党章里面的林彪搞掉也是政变。邓小平把华国锋、胡耀邦搞掉也是政变。而邓小平在赵紫阳这个问题上的特点就在于,他屠杀公民,造成惨案,而且是一手策划的。

整个六四这么大规模的流血和镇压事件,是邓小平根据自己的需要一手策划的,第二个人都不知道。但是最后他得到基层这个局面,得到了要维护一党专制的人的坚决支持。

鲍彤:实际上之前中共不是邓小平一个人说话算数的。在六四以后确实是邓小平说了算,标志是陈云的一句话。陈云到中央开会时讲了一句话:我们这个党是以邓小平同志为头子的中国共产党。因为一开枪,共产党在老百姓心目当中是一个什么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了。这个时候再不承认他是核心,再提邓小平开枪错了,那这个共产党就瓦解了。为了保全这个党,陈云才委屈求全,承认邓小平这个头子。

鲍彤说,中共党内最怕出赫鲁晓夫。

 “认为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毛泽东不怕党内出赫鲁晓夫,不搞文化大革命吗?道理是一样的。如果没有办法叫毛泽东不怕出赫鲁晓夫,那也没有办法叫邓小平不怕出赫鲁晓夫。毛泽东就是怕刘少奇做秘密报告所以才发动文化大革命,所以同样,邓小平也是怕赵紫阳做秘密报告,因此从顶层设计了一个六四事件。唯恐天下不乱的不是学生,是邓小平。他要乱,才能至少在他在世时根除党内出赫鲁晓夫的可能性。

现当政者要突破困境得民心做这事轻而易举

30年来六四在中国一直是禁忌。鲍彤认为邓小平留给后继者最大的历史遗产就是六四谁只要平反了六四谁就得到民心,谁就超过了邓小平,也超过了毛泽东,就可以得到人民的信任。这是最大的历史遗产。但这件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一做就成功。

劝现在的领导人习近平要心平气和看这个问题,不要把自己跟邓小平捆在一起,应该把自己跟邓小平切割开来。

别是当国家遇到困难,需要团结、凝结人心的时候,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值得郑重再三考虑的问题。他要真想摆脱现在的各种矛盾和困境,真想得到选民的信任,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这种矛盾作为一个公民个人很难感受到,但作为领导人如果连这个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思议的。

鲍彤表示,实我对任何人都寄予希望,对任何人都没有成见。任何人要做一件好事,我都支持,绝不拆他们的台。

过,事实上,随着六四”30周年临近,在5月中上旬当局就给鲍彤下了封口令,禁止他在610日前接受外媒采访。BBC这篇专访是一早完成的。


来源: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