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香港大游行没用?专家各抒己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14

香港大游行没用?专家各抒己见

转发此新闻:
过去几天,香港爆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抗议引渡条例。香港市民上街游行,并同警方发生推撞和冲突,后者发射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但立法会还是要通过这个引起极大争议的逃犯条例。面对港人的大规模抗争,有人认为,香港人这种示威游行不会有作用,港府和北京根本不会理会,但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何俊仁认为,任何形式的抗争,都会起到应有的作用。
一名抗议香港逃犯条例修订的香港示威者向与抗议者发生冲突的防暴警察做手势

69日的香港百万人大游行开始,香港市民举行了持续不断的抗议示威游行,抗议香港行政和立法当局讨论的《逃犯条例》,他们担忧,一旦这个条例通过成为法律,更多的港人将面临到大陆受审的危险。
面对市民的上街,香港政府警方如临大敌,并在局部地方同抗议民众发生激烈肢体冲突,警方动用了高压水龙头、催泪弹、橡皮子弹和其他非致命武器对付示威群众,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后发生的这一幕幕警民冲突。
港人的抗争和警方的镇压


从八九民运以血腥镇压告终后,在中国,有茉莉花活动;在香港有占中活动、雨伞运动;在台湾有太阳花活动,但这种运动一般最后都偃旗息鼓或以当事人被判有罪入狱而告终。海外关注中国局势的人就一直有人持怀疑态度:这种上街示威抗争到底有多大作用?
大游行有无作用?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何俊仁律师认为,港人进行的罢工罢课罢市有作用,但大游行当然也有用。何俊仁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连站出来发声这点事都不做,那么,肯定什么都没用,一定是最坏,或者是更坏。我们能做的就是发声,争取每一个机会来提出我们的诉求。这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这么多年,在香港,我们还是有一点点自由,有民主的参与。”
香港民主党前主席、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说,这就是港人这么多年来一直身体力行的目标和宗旨,否则,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得不到。那么,香港将很快变成另外一个深圳。

谁把年轻人推到前面?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在其脸书上谈到这次香港大游行时说:“有人说不要把青年人推到前面,做激烈的行为,究竟是谁推他们出来?是我们的政府,是某些害群之马的警察,我们从来没有推他们出来,尤其是我们有信仰的人绝不会这样做。”
陈日君援引某青年的话说:“做什么都没用!不如结束生命便算,让他们向我开枪。” 陈日君说:“我们不鼓励他们这样做,一个都太多,我们不应轻易牺牲生命。 ”
香港政论作者李怡在苹果日报(612日)的专栏里写道,当天,冲突爆发后事态平息下来,有三百年轻人在政府总部大楼外“留下来”,他们没有带任何攻击或防备用品,留下来只是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退回家,看看留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其中一位15岁少年说:“反正这样示威也没有用,我不如死了算了,最好一枪打过来。” 李怡说,后来警察真的包围了这些年轻人,有19名青年被捕。

李怡说,特首林郑月娥说反对派将“年轻人推向前面做出激烈行为”。他说,实际上把年轻人推向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傲慢顽固的林郑政府。
李怡:游行有用
李怡是香港回归之前非常活跃的政论杂志《九十年代》主编,后来给苹果日报写专栏。他说,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说,组织游行的民阵,虽然有百万人上街,但没有对政府构成压力,没有做好带领群众的工作,“白白错过了百万人集结的气势。 ”
“无论多么沮丧,或有多少批评,都不可以因此就说游行无用。”李怡说,壮观的游行场面,成为世界重大报章的头条,各国政府陆续表达关注。“自1997年主权转移以来,外媒已经很少像这次那样关注香港了,”他说。
胡平:游行有用
旅居美国的中国观察家胡平说,游行有用,而且有大用。他对美国之音说:“游行当然有用。游行即表达。这次大游行,全世界都看到了港人的意志。这就是游行的意义,游行的作用。他说,游行如果没用,中共何必抹杀?何必编造港人支持修例的假民意?中共何必在大陆要禁止游行?”
他说:“这次大游行,鼓励了多少人,唤起了多少人,改变了多少人,赢得了多少人的同情和支持。 ”他说,当代专制者尽管蔑视民意,又不得不重视民意,所以它既要抹杀真民意又要伪造假民意,可见民意是重要的,有用的。“田北俊的讲话表明,游行有用。”
胡平说,有的建制派议员可能会投反对票,如同2003年反23条立法,或者他们会在下次选举中丢失席位。在目前格局下,港人的民意难以促成立即的改变,但是能为改变积累力量。
旅居欧洲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说,若逃犯条例得到通过,每个港人将面临危险。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在推特上说:香港检验良知和人性。
在美国政界工作和观察三十多年的韩连潮说:“在香港反送中和自决问题上持何种立场,是检验良知、人性、真假民运及五毛共特的试金石,站在人民一边还是替专政洗地一眼即可看穿;此恶法引渡经济罪犯是假,破坏香港法治是真;中共打着法律旗号用经济入罪迫害政治异己还少吗?”
612日,香港警方向示威者“动武 ”“动粗”后,台湾总统蔡英文说:全世界信仰自由的人,今天都会选择和香港人在一起。她说:香港政府不愿采取理性沟通方式,悍然动用橡胶子弹,开枪射击和平抗议群众的做法,“我感到极度的震惊”。
她说:同一天,中国政府宣称“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这是在是无比讽刺的说词。
夏明:作用不大
纽约的大学教授夏明则认为,游行的作用有限。他刚从香港参加完大游行回到纽约,他对美国之音说:“对于撼动中共专制统治,1989年的游行示威没有用。而今天的香港大游行也不可能超过89。中国还会出现1989年的游行规模吗?有可能,但不会是现阶段。”
夏明说,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中国政治社会继续出现崩溃迹象之时,也就是说,还要等当下的经济危机继续恶化。夏明说,即便中国出现了可与89相比的示威游行,如果没有下列两项条件出现,这些游行也是徒劳:第一,应对危机出现的共产党领导层的分裂;第二,反对力量的聚集和有魅力的反对党领袖出现。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要形成良性互动才能走出89悲剧。这又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从中共正宗分裂出进步一翼(社会民主党方向)需要和反对力量形成呼应,以强化自身合法性。第二,反对党能整合势力,接受与改良的执政党进入选战,通过几轮选举竞争获得政权。
夏明说,现在反对党的发展还需要历史机遇。香港游行和任何街头运动都可能制造机会。而国际势力与反对党势力的坚决支持又必不可少。夏明说,即便是所有的星座都排列组合在一起,还需要运气。从目前来看“中国人可能还是抓不住历史机遇,因为,我们看到的是针尖对麦芒,相互促进狂热主义和激进主义。”
郎咸平:民主无用
网友推墙者在推特上说:碰巧看到郎咸平在清华的演讲,他的三个观点令人震惊!第一,资本主义发展的好,多亏马克思主义的冲击;第二,民主无用论,举了陈水扁的例子;第三,香港回归前无民主、无自由。对此,推墙者反问道:马克思主义对苏联中国冲击得更多吧?民主能选陈水扁,也能清除陈水扁,中共能清除毛泽东吗?1989年香港还没回归吧,为何能有百万大游行?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