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人民日报》「新九评」发在国际版的意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21

《人民日报》「新九评」发在国际版的意义

转发此新闻:
所谓中共「新九评」,指的是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以钟声为笔名发表的针对美国在贸易战和华为事件中的「霸凌」行为的系列评论。该组文章发表后引起中国和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把它和「老九评」即中共中央在19639月至19647月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九篇评论苏共中央公开信的文章联系起来,称之为「新九评」,其实其数量远不止九篇,从514日算起,到611日,一共发表了24篇评论,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增长。

中方贸易战谈判代表在谈判中只能坚持「新九评」的大原则,发在《人民日报》国际版,表明下次谈判其实还有转挪的空间

国内外舆论重视「新九评」,表明这组文章产生了在中共看来是「积极」的影响,此种情形是北京乐于见到的。在文章出来后,陆续有外媒问我对「新九评」的看法和评价,其意义是否可以和「老九评「相提并论?

我们知道,「老九评」是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关键时期,中苏之间围绕着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之类问题而发生的一次「大论战」,其实质是为了在社会主义阵营中争夺马克思主义的发言权。这次论战表明中共脱离莫斯科的控制,另起山头,要做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作为中苏论战的主持者,邓小平后来谈到这段历史时,有一个说法,在意识形态争论的问题上,「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今后不能再搞了。」

尽管邓小平事后否定了「老九评」的价值,但在当时,中苏论战提升了中共统治的合法性,虽然事实上也使中共在社会主义阵营里陷入了被孤立的处境。而「新九评」无关「领导权」和「道路」之争,因为它批判的物件是实行另一套制度的美国,而且华盛顿对中共的舆论反击,并没有如当年苏联一样有一个针锋相对的反反击。

「新九评」涉及的话题比「老九评」广泛得多,举凡贸易、技术、智慧财产权、人权、文明等都谈到,但「新九评」意欲向外界传达的不外乎四方面:

第一,让国内民众和党政领导干部摆正对贸易战的认识,认清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和围剿华为的目的;

第二,揭露美国不讲信用,在贸易和科技方面等对中国极限施压的霸凌做法,将贸易谈判破裂的责任归咎华盛顿;

第三,向国内外特别美国表明中国不惧打贸易战和科技战的决心,以此将华盛顿逼向谈判桌;

第四,也是告诉国内民众,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是一个长期过程,要有过苦日子的思想准备,但在习近平强力领导下,中国最终会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因此不要妄自菲薄,要有必胜信心。

总的来看,「新九评」的基调是抨击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和技术脱钩论,意在表达在美中对抗中,中国有「血战到底」的决心,其针对的受众主体乃国内民众,是说给他们听的,但不限于此,也是说给国外特别是美国公众听的,以影响美国舆论。

虽然大众早就抛弃了中共党媒,但在人们的思维定势里,要捕捉中共高层政治,还是要看《人民日报》,这是由中国特定的政治结构和制度决定的。外界此次对「新九评」的重视,除了出自《人民日报》,很大程度上也是「钟声」这个笔名让人产生联想,以为它是来自中共高层的授意甚至直接部署,代表的是北京甚至是习近平本人对贸易战和科技战的真实态度。

「钟声」寓意是「中国的声音」,直白理解就是「新九评」传达的是中国的声音。很多中共党媒都有类似的笔名,像「任仲平」、「仲理轩」等等,它们每每在特定时刻发声,引发外界想像。「钟声」据说是《人民日报》国际部的集体笔名。从这次「钟声」的文章每出来一篇新华社都转发看,不排除这是一次来自上面指令的连续协同作业。

具体讲,中共宣传部门或者更高层级在中美谈判破裂以及美国打压华为的关键时刻,指令《人民日报》发一组评论影响舆论,并要新华社配合,《人民日报》于是把此任务交给国际部负责操办。但它的作者队伍应不仅仅限于国际部,也不仅仅限于《人民日报》,可能包括相关部门、领域乃至中共政策研究机构的学者。在文章初稿出来后,会有几道把关,最后审阅定稿的可能是部署此次任务的高层领导,但想来不会是王沪宁。

由此操作流程看,「新九评」的权威性自然毋庸置疑,然而过于夸大其重要性,把它拔高到「老九评」的高度,也没有必要。「老九评」在中共历史上写下重要一页,「新九评」注定不会有这个待遇。这可从文章发表的版面体现出来。有点新闻ABC知识的人都清楚,媒体如果认为哪篇报导和言论需要读者和外界格外关注,会把它放在重要的版面和位置,一般来说,一版最重要,而一版的头条更是重中之重。假如「钟声」这组评论特别重要,《人民日报》理该把它放在头版(现在头条都被习近平占据),至少首篇是这样。但「新九评」均刊发在国际版面。这说明从新闻版面的安排考虑,并未将它作为最重要的文章。

这种版面安排并非无关紧要。如果「新九评」被外界认定是代表北京甚至习近平,那么下一次的中美谈判──假如有的话──中方的谈判思路和诉求就应该被它所框定,但实际中国谈判代表在下次谈判中不大可能受其强硬表态约束。因为假如双方都强硬,即使有下次谈判,也不可能达成协议。文章是死的,人是活的,谈判代表会根据变化了的新情况,调整谈判思路和策略。这就是「新九评」发在国际版与发在头版的细微区别。发在头版,几乎可以认定它代表的就是中共高层或习近平的意思,谈判代表在谈判中只能坚持「新九评」的大原则,但发在国际版,表明下次谈判其实还有转挪的空间。

总结起来,外界应注意「新九评」传达的意涵,可也不要把它看得太重。不排除这组文章其实是《人民日报》自选动作的可能,与中共高层授意或部署无关──根据我曾经在中共党媒工作的经验,一些被外界看作是出自上面授意的评论,其实是报纸自己决定的,但从媒体或作者来说,乐于外界这样解读,以显示神秘感和权威性。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