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北京逻辑看香港未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23

从北京逻辑看香港未来

转发此新闻:
香港出现回归以来百万人的「反送中」大游行,背后凸显的是香港市民对内地司法制度和中央政府的高度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是长期积淀构成的,它不仅直接影响北京和港府对此次事件的处理,而且也钳制着香港在后回归时期乃至50年后「一国两制」的安排。

北京硬派已在谋划后「一国两制」时期香港的政制安排,要求过渡期结束后实行「一国一制」

随着港府无限期搁置条例的修订,以及特首几次向市民致歉,应该说,香港反对派和市民在这次同港府与北京的较量中小胜了一局,如果反对派和市民再接再厉,持续进行游行,不排除他们的其他诉求也会实现,但让特首林郑月娥下台这个最主要的诉求,北京恐怕不会答应。因为这是北京掌控香港的关键。比起撤回条例来,中途换特首会被北京视为原则问题,不太可能轻易让步,尤其它还关乎习近平的个人权威。

但不论事情如何演化,此次香港反对派和市民的游行抗争,都会进一步加剧北京对香港的负面认知,按照北京的逻辑,该次事件是因为反对派蓄意反中,外国势力插手以及香港市民没有国家观念所致,这样来看,北京今后将加快中港两地政经一体化的步伐安排,香港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将不可避免地边缘化。甚至50年过渡期结束后,「一国两制」即使存在,很可能也会被抽干内容。

不妨假设,反对派和香港市民的「反送中」抗争最终获胜,全部诉求实现,首先受到威胁的将会是香港民主。因为北京对民主会有更深的恐惧,担心反对派乘胜发起普选诉求,故为扑灭反对派的想法,北京会更紧抓住特首选举不放,即使形势真的发展到北京不得不放弃小圈子选举,也会提出很多具体条件让特首选举按北京的意图进行。

在内地和香港关系中,客观来看,随着中国经济崛起,香港作为转口贸易和资金中转站的地位和作用有一个自然的下降,不可能维持回归初期更不用讲中国改革初期的相对优势。如果说,过去这种下降表现为一个自然过程,在经历2014年的占中大游行后,北京将香港纳入整个国家发展的大盘子里统一规划的主动性提高,这不是说以前没有意识到这点,但过去确实在这方面不积极。这一方面是纾解香港经济发展之困,缓解香港中下层市民因经济恶化特别是年轻人因就业机会少而转向参与政治;但另一方面,也会导致香港经济对内地的依赖增强。而后者正是北京所需的,也是它要达到的一个目的。

2014年占中大游行后,北京将香港纳入整个国家发展的大盘子里统一规划的主动性便已提高。

从此角度,可以看作中央事实上在接盘香港。其中,香港参与「一带一路」特别是粤港大湾区的提出和实施是最明显的表现。按照北京的设想,大湾区将使香港经济更深地和内地融为一体,完成两地的一体化。「6.9」和「6.16」大游行无疑会促使北京加快推进大湾区建设的进度,并出台更多让两地融合的经济措施。对香港而言,它并非不明白北京的意图,但无力拒绝,这有港府完全听命于北京的政治因素,然而经济上的虹吸效应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

北京在经济上边缘化香港的同时,也在政治上一步一步地蚕食其自治空间。不管本次《逃犯条例》的修订是否有北京因素,客观上都会动摇「一国两制」,所以北京是乐于看到港府修订条例的。

有种看法认为,北京这些年干预香港事务,是不清楚香港市民要什么,其实北京清楚港人诉求,但它无法给,它也明白因此而导致港人特别是年轻人的激进,北京现在的策略就是尽量延缓立法会和特首选举向市民开放,将特首抓在自己手上。

从实际情况看,自董建华到林郑月娥,越到后两任特首,越听命北京。同时在「一国两制」的宪制安排上,北京通过人大对具体条文的释法再解释方式,影响香港的司法和行政,使得在「一国」和「两制」关系的处理上,偏向前者。北京又通过白皮书的方式,宣告「两制」的前提是「一国」。北京所以更多强调「一国」而非「两制」,直接的背景就是习近平上台后,自认为中国强大了,香港应该纳入中央管治,而非借着「两制」游离于中央掌控之外。

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是否会导致北京提前终止「一国两制」?外界有很多这样的担忧。邓小平当年提出「一国两制」50年不变,固然是为了顺利收回香港,但确实也是认为,50年后,内地的发展会慢慢向香港靠拢,而没必要变。如今「一国两制」走到中途,内地和香港都已发生大变化。如果邓在世,是否还会觉得50年后「一国两制」不变?可显然,习近平不会这么看待。

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是否会导致北京提前终止「一国两制」?外界有很多这样的担忧

香港的本土化、激进化不是经济上的融合能够改变的,北京应该清楚这点,所以一些强硬派已在谋划后「一国两制」时期香港的政制安排,要求过渡期结束后实行「一国一制」。

但我的看法是,如果没有非常大的意外,比如香港出现大面积暴动,北京应会保留「一国两制」,尽管50年后,北京理论上和法律上可以废除「一国两制」,但真要这么做,代价太大,因此,北京会保留「一国两制」的框架和形式,但会通过制度的重新安排,大大压缩「两制」空间,使中央对香港事务的干预有法可依。

可以说,香港在后「一国两制」时期的命运,很大程度上都与今次事件有关。我是一个悲观派,港人若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摆脱未来的上述局面,目前看,恐怕只有一种可能,即中国自己出现民主行动,北京威权衰退。所以我希望港人积极支持内地的民主抗争,不做中国民主化的局外人。在这个意义上,陆港两地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