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朝鲜妇女卖到中国沦网上性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11

朝鲜妇女卖到中国沦网上性奴

转发此新闻:
受虐打 皮肉钱充公

「嗨,我想到南韩,你可以帮忙吗?」李玉美(化名)五年前冒死逃离北韩,却误堕另一个地狱,被卖到中国东北沦为网上性奴,皮肉钱悉数充公,稍有不从即遭打骂;禁锢期间逃脱不果,至去年终得网上嫖客转介牧师帮助逃脱,并向传媒揭示数以千计脱北女性的噩梦。


中国吉林省延吉市有「小韩国」之称,街道满是韩文招牌,韩式餐馆林立,还暗中经营以南韩男人为对象的网上色情聊天室。在某座淡黄色大楼的四楼小公寓,现年28岁的「脱北性奴」李玉美曾熬过五年难见天日的淫网生涯。

为两元贴士「表演」性爱
李玉美出身北韩低阶党员之家,但比下有余:「我们吃得饱,车库里甚至储了白米和小麦。」但她嫌父母管教太严,「他们规定我日落前回家,又不让我念医科」;有次和父母吵架后,就决定孤身逃到中国,未料却掉进人口贩子的陷阱。

当时李玉美联络到一名蛇头安排偷渡,和另外八个女生横渡图们江到中国,蛇头还说会介绍她到餐馆工作;到_后却发现「餐馆」是淫网,蛇头两边收钱,以3万人民币(33,939港元)将她卖给南韩裔网主做网上性奴:「知道真相时我很羞愤,哭求网主放过我,但他说花了很多钱买我回来,我欠他很多。」

与李玉美同房的21岁光夏允(化名)出身贫寒单亲家庭,十多岁就出国赚钱,全为了寄钱回乡助祖母和母亲治癌,但被囚禁7年来,估计为淫网赚取的6,000万韩圜(约40万元),全数给网主扣起,她曾要求拿回应得一份,只换来咒骂和拳打脚踢。

禁锢期间,两人的天地只有各自的床、桌子和电脑,每天上午11时起床,吃过早餐就得以「南韩妹」身份在网上传讯勾引男客,接客到翌日天亮,日睡4小时,稍有不满就捱打,没被性侵已是万幸;有时网主会哄骗她们,说有天可到南韩工作或是分红,但从没兑现。

色情聊天室最低消费不到一港元(150韩圜),为了300韩圜(约两港元)贴士和留住嫖客不下线,两人忍辱在镜头前「表演」性爱,「有些男人纯粹聊天,但多数会得寸进尺。」李玉美厌恶地说:「他们会要求我摆出诱人姿势,甚至自慰,我都要照做。」

李玉美和光夏允在人道组织「二合一」帮助下,数分钟内游绳逃离淫网控制

惨遭禁锢 半年去一次公园

李玉美无数次想求死,但要自杀或逃走都不易,「大门从外面上锁,门内没有把手」,她试过爬窗沿管道逃走,但失足掉下伤及背和大腿,现在走路仍一瘸一拐。

网主长年睡在客厅监视,房间另有一名27岁女室友亦是网主线眼,每半年一度,网主会带她们到公寓旁小公园透透气,但期间寸步不离监视,所以即使公园常有退休老人闻歌起舞,始终无法求救。

绝望日子到去年夏天才有转机,「有个客人听得出我的北韩口音」,对方找专营救脱北者的牧师联络她,牧师答应救她时李玉美微笑流泪回应:「谢谢。」

来源:苹果日报,美国有线新闻网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