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三十年中国盛世之终结:天安门事件的魔咒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04

三十年中国盛世之终结:天安门事件的魔咒

转发此新闻:
八九民运和六四镇压30周年前夕,笔者在日本出版新书:《三十年中国盛世之终结:天安门事件的魔咒》(2019524日,日本Business Sha)。

八九民运或六四镇压,在日本和众多国家,称为“天安门事件”。本书主要内容:回顾了天安门事件的复杂背景,八九民运归于失败的多重原因;3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繁荣一时,但扭曲至畸形;中共罔顾国际规则,大搞经济侵略,终至美中贸易战登场;对内镇压带来对外扩张,中国在全世界陷于孤立;美中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事关制度与文明之争;华为公司面临灭顶之灾,是党国体制必然败亡的缩影。在这背后,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继续演绎……

天安门事件30年之后,围绕百年前五四运动(1919年)的争议并没有结束,那就是:救亡还是启蒙?所谓救亡,指的是民族主义、国家强大意识;所谓启蒙,指的是权利意识,打造宪政国家。救亡压倒启蒙,是五四运动对“民主与科学”主题的跑题。之后,中国走偏航向,逐步颠覆了初生的民主宪政(北洋时期),最后竟沦入共产主义的极权黑暗深渊而无以自拔。

中共当局暗示:没有六四镇压,就没有后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且不说,六四镇压前的中国,已经取得十年发展的不凡业绩;而学生和市民呼唤民主的本意:推动政治改革,进一步推动经济改革;民主化促进市场化;民主与法治的建立,防贪腐于根本。就说,中共这种把国家稳定与民主运动对立起来、把经济发展与民主化对立起来的论调,无论从人类纵向历史上、还是从国际横向对比上,都找不到真正的逻辑和证据。

今日中国,富起来,强起来,却并没有站起来,因为,构成这个国家主体的人民,并没有站起来;他们至今被剥夺天赋人权,包括各国人民通行的基本权利:知情权、监督权、选举权。主权在民,民众权利的沦丧,象征国家主权的沦丧。由此推之,这个国家并没有站起来。一个盛行奴役的国家,断不会在国际上受到尊重;一个深陷奴役的民族,无颜立足于人类文明之林。

这也可以解释,中国虽然崛起,恢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何却没有在国际上取得真正的大国地位?中国,仍然只是一个地理上和人口上的大国概念。

美中贸易战和贸易谈判,事关制度与文明之争。满清不愿意改革、以符合《万国公法》;中共不愿意改革、以符合国际准则。这是谈判陷入僵局的症结之一。一个半多世纪过去了,今日红朝,仍不过是清朝的翻版。中华民族的悲剧和宿命,似乎逃不过“青红帮”的支配。

在不平等地对待了美国数十年之后,中共竟然宣传:美方逼中方签署“不平等条约”。仅仅因为,美国要求:是开展平等和公平贸易的时候了;双方应签署公平贸易协定,并切实执行,不得违反。中日关系的症结也在于此,日方建议,确立日中二十一世纪新关系的三原则:从竞争到协作、互不威胁、发展自由与公正的贸易体制。中方只同意前两条,却反对第三条,即,反对发展自由与公正的贸易体制。这就摆明了,中共图谋继续占其他国家的便宜 – 这正是中共过往发展起来的“硬道理”。习近平很不情愿放弃这样的“中国梦”。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美中贸易战中充分显露的中国经济衰落,迅速而惊人。外资撤离潮,工厂倒闭潮,工人失业潮,汹涌而至。显示,三十年盗窃经济模式已经走到尽头。三十年中国盛世之终结,动摇着中共统治的最后一线“合法性”。这也算是天安门事件的魔咒吧!

天安门事件三十年,中国海外民运也走过了三十年曲折历程。中共国安当局对海外民运组织的渗透、收买、刺探、破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然而,这类动作和套路,无助于解决中国的根本政治问题。均属雕虫小技,用意浅薄而低俗。

庞大中共集团,缺乏高瞻远瞩的战略家和领导人。天安门事件之后的几任领导层,总是在一党之私和一己之私上打转,跳不脱“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狭隘窠臼。权力很大,心胸很小;地位很高,眼界很低。迄今没有出现与大国地位相匹配的领导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件莫大的憾事。当然,也是这个国家莫大的悲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陈破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