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六四平反与中国的中产阶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09

六四平反与中国的中产阶级

转发此新闻:
今年是「六四」30周年,香港出版了一本新书「最后的秘密」,书中所说的「秘密」,不是军队在63日进城、以及在天安门广场向学生开枪的经过,而是六四发生后,中共如何处理这次事件的手法。


书里说,六四之后,中共召开了两个会议,一是政治局扩大会议,由会议通过以下重大决定:一,将六四定性为阴谋和动乱;二,通过邓小平下令军队进城的决定;三,撤销赵紫阳总书记之职。另一会议是中共13大四中全会,政治局扩大会议所通过的文件,下达给四中全会的489名中委,由他们去学习,统一思想,从此对六四形成中共的固定看法。

这三项重要决定,自始成为中共对六四的官方看法,至今未变。这些决定有没有可能平反?从中共的角度看,不可能。因为:第一,决定由领导人所下,特别是邓小平下令军队入城,中共不可能推翻领导人的决定;第二,决定经中共体制通过,即政治局会议和四中全会通过,成为全党的决定,任何人都不能有异议。其实这是一种极权体制,全党由一人领导,「党核心」作出了决定,全党都必须支持,任何人都不能有异议。

但是有关的三项决定,就没有是非是错之分?现在事隔30年之后,人们对六四的真相已明白。一,六四不是「动乱」,由当年的4月中起,学生到广场集会,是自发悼念当时刚去世的胡耀邦,学生开始时只要求反贪,后来才在中共保守派将事件扩大的情况下,要求政治改革。在本质上,天安门事件只是一场自发性的抗议,并不是有计画、有组织的动乱和阴谋。

二,邓小平下令军队进城,导致军队向学生开枪扫射,是中共史上也是中国现代史上最丑恶一幕,绝对不能黑白不分。

三,赵紫阳因同情学生而受保守派攻击,邓小平则趁机撤去他总书记之职,但赵紫阳推动国企改革和私企市场化改革,有功于经济,是后来经济起飞的源头。这也不能是非不分。

那么,六四有平反的一天吗?要平反六四,不能靠政府,不能靠中共,只能靠人民,特别是中产阶级。只要中产阶级有价值觉醒,就有望由下而上地改变对六四的看法。

关于中产阶级的出现和影响,主要有一看法:当一个国家因经济改善而出现中产阶级时,中产阶级将因为经济、生活和教育不断改善,对政治、社会和经济产生新需求,并因此带来改变。例如经济上,中产阶级兴起,必导致消费需求,这种需求又有助于经济发展。中国的中产阶级现在达到4亿人(140万个家庭),所形成的巨大消费市场,是推动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力;美中发生贸易战,美国公司仍不愿撤离中国,主要是不愿放弃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

但研究也发现,中产阶级的出现并不一定能够改变政治。例如,过去二、三十年兴起的中国中产阶级,包括学生、知识分子和专业人员,不少人并不是不知道中共极权,以及存在有不少问题,但是他们却愿意维持现状,放弃他们谈论政治和批评社会的言论自由权利,用来交换中共发展经济。这正是中共自六四之后所推行的策略,即在政治上收紧却在经济上放松,人们只能有经济一面的思想,不能有政治一面的思想。

但所有中产阶级的研究都发现一个共同点:中产阶级都有一种特性,就是希望和追求;就业和收入改善了,就希望其他事情有所改善,例如环境、空气和饮用水改善,教育和出国留学机会,以及知识和真相的追求。这种希望和追求是中共最害怕的,所以每年一到六四,政府必定加强控制,在网上封锁任何有关六四的消息。

今年的天安门广场有更严密的监视,广场上的电线杆安装了先进的人工智能监视器,可以精准地侦察到广场上每个人的活动和说话(语音人工智能);广场上的公安、脚踏两轮电动车,来回自如地在广场上巡逻,每一寸地方都受到控制。但越严密的控制,只反映出中共对六四的恐惧。

来源:世界日报 / 邱鸿安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