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诚信全球垫底,您同意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26

中国诚信全球垫底,您同意吗?

转发此新闻:
际著名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最近公布一份调查结果,在全球40个国家的实地研究发现,中国公民的诚信排名倒数第一。

报告激发了中国网民的论战,有人质疑报告“不严谨”,指控“美帝厚颜无耻”;但也有人说,中国政府带头不讲诚信,假劣商品横行,法律被当儿戏。
讲信用能有什么保障?到底这份调查结论是如何得出的?中国是否存在诚信问题?如果有,是在哪些方面?如何改善中国人的诚信问题?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师周孝正;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小民
我们先来审视《科学》期刊620日公布的这份报告,他们是如何得出中国公民的诚信度最差这样的结论?
小民说这份研究是通过专业人员把钱包送给官方和私人机构,然后调查钱包的返还程度,钱包里有email地址。这个研究调查了40个国家的300多个城市,这个数据的可信度应该比较高。
根据报告中的图表显示,捡到钱包的人把钱包送还的比例,在中国是最低的。《科学》期刊可以以此结论中国人的诚信度最差吗?
小民说这份报告是严肃认真的研究结果,是可信的。但是诚信不是简单的个人品性,是反映整个社会情况的,是多变量的。相对诚信度这个复杂概念,这个研究有些单薄。但是反过来说,一滴水可以看见太阳,所以小民对于这个结论是有保留的同意。
这个研究大体上反映了这40个国家的整体文明程度。相对来说,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人们普遍缺乏最基本的安全感,人们变得更加自私,完全不顾及他人的存在,也就不存在诚信的基础。
这种情况下,小民是接受这份数据的。但是小民也注意到这个研究的缺陷,就是缺乏对钱包的下落的调查,如果是把钱包占为己有,可能就是诚信缺失、自私,但如果是没有接受也没有归还钱包,还有可能是冷漠。这个研究对于中国来说,有更特别的意义。
周孝正说这份报告大体上是正确的。首先这份报告对中国政府的概念存在模糊。比如中国总理李克强许久没有露面,这让人疑问什么叫中国政府?中国人民的诚信度低,这样说中国人民是否确切?但也不是从上到下的不诚信,而是从政府到民间。中国的官儿不讲诚信,但是民不一定就也必须要不讲诚信。
根源就在于《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1964年的宣言单行本是这样说的:用暴力推翻现存的所有制度……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获得的是整个世界。“用暴力”是什么意思?就是不择手段。《共产党宣言》已经离开欧洲了,但是只有中国还在学习。
把中国人不讲诚信的责任推给政府是公允的吗,如何要求人民讲诚信?
小民说政府不讲诚信是中国的最根本的问题,中国政府有相当大的主导权,民众是跟从。小民不太相信政府和民众公平看到,因为两者在权力方面是绝对不公平的。统治集团垄断一切资源,这时候中国的社会风气是政府来主导的。
中国政府本身缺乏诚信,公然撒谎,这种情况下,诚实的人遭受各种磨难,欺诈的人官运亨通。回顾过去几十年历史,57年大批的知识分子听信了“百花齐放”,就被打成右派分子,降职降薪,家破人亡;大跃进到处是浮夸风,结果老百姓被活活饿死。
中国政府本身是自利型政府,它是敛财自肥的,和人民是对立的,人民也不会相信这个政府。“过去人们不相信政府会干坏事,现在人们不相信政府会干好事”,这就是现在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关系。
有人说不讲诚信的人比讲诚信的人过得好。在中国,说实话,讲诚信可能得到什么结果?周孝正说这个看法是错误的,不讲诚信的人光看着别人不讲诚信,但为什么不看看自己呢?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你觉得不讲诚信亏了,你也开始不讲诚信了?问题还是没有信仰。基督教就要忏悔,中国人也有啊,“吾日三省吾身”,怎么就不能自我批评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小民说作为个人来说,应该坚持自己的信仰和立场,可是小人之风如草。这个国家的制度是会影响绝大多数人的,道德的制高点只能在个人身上实现,但不能针对群体来做要求。在目前的制度下,这个制度对人的影响和人对制度的影响是不成比例的。
现在说实话,很可能要住监狱或者失去生命。再也没有真正的调查记者了。对很多人来讲,确实承担不起这个代价。制度的因素是最根本的因素。在制度没有改变之前,确实还不能要求诚信。
这个垫底的排名让很多中国民众愤怒。他们认为报告不够严谨,“这篇报告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连它都能发在顶级期刊上,那么整个学术领域又有多少这种偏颇的‘科学’研究大行其道?又会被多少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攻击我们呢?”也有人说《科学》是个杂种杂志,不给中国抹黑就不舒服。
周孝正说人们还是要反思自己。小民说这个报告单单从是否归还钱包就做出结论,的确有些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了,但是这个报告的走向是正确的,并不是有意抹黑中国。
中国民众对这个报告感到愤怒,有两个值得关注的要点。一方面中国现在的确存在民族主义情绪,只能自己说自己不好,不能别人说自己不好,这和制度和教育有很大关系,这些人的信息来源也很单一。但是另一方面,他们这样的说法也是替当前的政治制度辩护,而不是为中国人辩护。而这个制度是逼良为娼的制度。
这份报告的结论是否可以和中国的信仰现状结合思考?
周孝正说指责中国的制度导致中国诚信缺失的观点是错误的,制度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制度也是可以改的。清教徒不能改变制度,就乘坐五月花来建设了一个美国,到现在也还在完善美国的制度。不喜欢中国的制度可以跑啊。
小民说诚信实际上自己给自己立约,是自己对自己的尊重,同时也可以得到社会和国家的尊重。当这个国家的民众得不到起码的尊重的时候,自己也不把自己当人看的时候,怎么会有诚信这个概念呢?小民说他很看重这个制度对人的约束,对绝大多数百姓来说,不具备和制度抗争的能力和资源。为了建立一个诚信社会,每一个人都应该首先需要感受到自己被社会和国家尊重。如果对生命和尊要没有尊重,那么谈诚信也没有意义。
昨天在社交媒体上,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张军的一段视频引人注目。他说,中国不会允许G20峰会上谈香港问题。官员掩盖问题,或者把问题归罪其他国家,中国政府在国际间的表现符合诚信吗?
周孝正说他还是那句话,制度决定论是错误的。他在美国看到到处都是教堂,周末都去听福音、唱圣歌、反省,精神文明的建设非常健全。中国人就是什么都怪罪别人,谴责政府和制度。毛泽东变成神,中国人也有责任。
小民说中国外交部长的表现给人感觉既愚蠢又霸道,也很荒唐。在国际舞台上,中共当局确实是最没有诚信的。中国有句话叫“盗亦有道”,强盗也讲道理,中国就连强盗也不如。中共到现在也在为六四找理由;香港游行,中共掩耳盗铃,表现愚蠢荒唐。
香港是国际都市,既然要吸引外国人的就业机会和钱,这时候不说主权问题;结果这时候跳出来说维护国家主权,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主权问题了。
如何解决诚信缺失的问题?
小民说目前为止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没有尊严的问题,如果人的尊严得到保证,人性才可以发光。中国绝大多数人其实不能算作过着人的生活。人最基本的自由,中国人都没有。
中共政府一直把中国人当作动物看待的,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诚信。有位学者把中共立国之前的说法编了本书,好像叫《历史的回声》,结果被中共当作禁书。今天中共的这套已经公开背弃当年对中国人民的承诺。所以中国人首先要能够获得最基本的人权。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