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为何李克强在会上气得摔茶杯?如何破解“习近平之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29

为何李克强在会上气得摔茶杯?如何破解“习近平之问”?

转发此新闻:
今年71日,中共将年届98岁,再混两年到100岁应该问题不大,但建国100年可就难说了。今天,习近平到日本大阪参加G20国峰会去了。24日,习近平还火急火燎地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会期一天。上午审议《中国共产党机构编制工作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下午,以“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为主题,举行第十五次集体学习。会上气氛严肃,习近平一直哭丧着脸。为什么?因为他感到共产党前程暗淡,有一种风雨飘摇的感觉。习近平说,目前各种“弱化党的先进性、损害党的纯洁性”的因素无时不有,各种“违背初心和使命、动摇党的根基”的危险无处不在,若不严加防范、及时整治,必将积重难返,“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小管涌就会沦为大塌方”。习近平讲这段话时心境悲凉。最后,习近平提出一个重要问题,也就是“习近平之问”,他说中共眼看百岁了,已垂垂老矣,如何才能实现长期执政?我记得,科学家钱学森先生在临去世前,也曾向温家宝总理提出了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尽管钱学森是明知故问。在回答习近平之问前,我们先分析一个问题,谁动摇了中共的执政根基?
  

    目前,习近平政权的确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正在冲击着中共的政权根基。
 
    第一,中美关系恶化,全面冲突难以避免
 
    中美关系在毛泽东时代的尾期开始破冰,邓小平时代建立外交关系,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稳定发展,但习近平时代出现了重大危机,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全面对抗难以避免。中美关系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助推器,没有美国,中国不可能进入WTO,也不可能实现经济发展奇迹。但这一切都在习近平时代结束了。
 
    中美贸易战已经持续一年多,本来有望签定协议,中国赢得到喘息之机,但习近平的狂妄和刚愎自用坏了大事,他在最后环节来了个无中生有,川普老头早有提防,顺势来了个火烧连营,直接加税。目前中国经济一蹶不振,失业潮汹涌澎拜,外资企业纷纷撤离。川普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25%关税后,中国外资企业都在苦苦支撑,现在,迁厂撤离效应开始显现,越拖长骨牌效应时间,越对中国不利。
 
    苹果公司已要求主要供应商将15%30%产业移出中国,谷歌也准备将nest恒温器和服务器等生产线移出中国,据估计约有400家美国企业可能从中国撤离;韩国三星电子、现代汽车、起亚汽车和乐金等大企业都开始准备移出中国。习近平知道六四大屠杀后,中共与中国人的关系仅仅靠经济利益维系,经济一垮,后果不堪设想。更严重的是中美贸易战的并发症,中美冲突正在从经济领域向冷战演变。继中兴、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后,621日美国商务部又将中国五家超级电脑企业列入黑名单,并将对三家中国银行进行制裁。
 
    川普和习近平将于62911点半举行会晤,川普预留的谈判时间仅仅有一小时35分钟。川普626日重申,如果美中双方谈判再次陷入僵局,他准备对剩余的3250亿美元输美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不过他说,他对下阶段采取不同的战略持开放态度,即加征10%的关税,而不是25%。但10%关税对当前的中国也将是致命一击。尽管特朗普不断赞美习近平,说他们两人“会一直是朋友”,但在他的心里,中国是一个危险的力量、比苏联更令人畏惧。
 
    习近平在新疆监禁的100万甚至更多穆斯林也将是川普打击习近平的一记重拳。想到这百万维吾尔人放虎归山,习近平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香港反送中,习近平损了夫人又折兵
 
    习近平现在有点恨林郑月娥这只飞来飞去的幺蛾子,让他不仅声名狼藉,而且满盘皆输。他心里说:信了你的邪,红得像番茄。香港在举行两场巨大的超过百万人反修例游行后,26日将举行新的反送中游行,以向G20峰会的首脑们显示港人绝不后退,并希望G20峰会关注香港问题。香港学生领袖黄之峰表示,北京把一代香港青年变成异议人士。除了26日,71日香港将组织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要求北京当局兑现当年承诺,让港人直选特首。港人反送中的胜利,让港人这次看到了自己的力量,一场新的较量开始了。习近平最担心的是蝴蝶效应,香港反抗力量将唤醒和鼓舞大陆和台湾的反抗力量。
 
    台湾已经明显不同于马英九执政时代,越来越坚决地抵制中国大陆影响,拒绝一国两制,亲共的韩国瑜近来声望大跌。加拿大有个做自媒体的女士,近来像打了鸡血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视频中鼓吹废除香港一国两制,真是个高级黑、低级蠢。林郑月娥送给了川普一张要命的香港牌。香港作为自由港和独立关税区,还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也是最大的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拥有最大的人民币离岸资金池。没有香港,失去大部份氧气,人民币会窒息,所谓的国际化和市场化将遥不可及。川普借香港和新疆说事,就等于掐住了习近平的哽嗓咽喉。
 
    第三,官员怠政软抵抗,出工不出力
 
    25日,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和“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集体”表彰大会在京举行,习近平罕见接见与会代表,弄得媒体一头雾水。这么个不重要的会议,为什么习近平要大驾光临?其实,习近平心里苦啊。近年中共官场沉疴不愈,不但贪腐未除,怠政也到了古今未有的境地。很多官员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和与部下通奸等。有一次李克强在会议中谈到官员怠政时,竟大发雷霆,摔了茶杯。中共官员用“怠政”“懒政”作为武器对抗习近平政权,已成为让当局无计可施的另类危机。有学者指出,现在官场与高层的关系已从江胡时代的“上下同心、闷声发财”之“同伙”关系,重回类似于毛时代的那种“猫鼠”关系,“众鼠躲一猫,猫在鼠烦恼”。而现当局对官员们的离心离德也心知肚明。中共官员是“有好处就上、有利益就占、有空子就钻、有风险就逃”。


    谁动摇了中共的统治根基呢?其实就是习近平自己。何以见得?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在《破解当下中国的极权主义回潮》一文中,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指出,2013年习近平上台以来,开历史倒车,妄图将中国从后极权主义社会重新拉回到极权主义社会。其一,从“集体领导”体制回归领袖体制。其二,重建党国意识形态的一统江湖。其三,重建党的“一元化领导”,也就是重建专政党凌驾于法律之上、任意干预社会一切领域政治体制。一心想当中兴之主而嗜权如命的习近平,在上位以来处处都展现极权主义者的本性。他向往“定于一尊”的小格局,排斥民主共和、宪政法治的大格局,给走向宪政转型的中国带来新的折腾。
 
    最后,我们来回答习近平之问“中共如何才能长期执政?”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习近平,但他找不到答案,很抑郁。天下到底有没有永久的执政党呢?蒋经国先生在三十年前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1986年,民国总统蒋经国先生表示要开放实行了38年的党禁和报禁,国策顾问沈昌焕忧虑地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国民党失去政权!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作为台湾第一大太子党的蒋经国先生主动放弃了党权世袭,突破血统、出身和意识形态的局限,亲手开启了终结台湾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从而使他名垂青史。“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并非是台湾的经验,90年代的“苏东坡”(苏联解体,东欧剧变),2011的北非和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以及今天的委内瑞拉等,都进一步证明了这条真理。北大教授郑也夫先生很同情习近平,怕他抑郁成疾,建议习近平在他的有生之年可以做一件载入史册的大事情,那就是引领共产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


來源﹕  博讯 / 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