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最该抵制蠢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6-12

中国最该抵制蠢货

转发此新闻:
美东时间64日中午,旅美媒体人刘屏病逝,终年63岁。刘屏是公认的有良知、有担当、博学、专业又敬业的媒体人。本人在去年919日跟刘屏越洋进行过一次50多分钟的专访节目,主题是关于中美贸易战。刘屏在最后问我:「你看大陆民族主义情绪严重,比如抵制韩货、抵制过日货,会不会抵制美货?」我说:「中国最需要抵制的是蠢货。」节目中从来不苟言笑的刘屏居然哈哈大笑,能在严肃话题中让刘兄生前开心一次略感欣慰。


愚蠢是道德缺陷
去年9月,我接受刘屏专访,是我最后一次接受外媒专访谈中美贸易战。我专注于经济金融,包括特朗普政策研究,跟刘屏连线之前我也谈了近半年,基本的论调也从未变动,毋须准备;而刘屏作为媒体人,他关注的范围包括美国和台湾的政治经济、社会、甚至体育,因为当时当地风灾很严重,我本以为他不会做准备。然而我错了,他的提问非常专业而深刻,显然准备了包括最新贸易战进展情况,甚至看了我发在美国报纸上的文章和推文,提问不给我措手不及的感觉、同时兼顾我所处的环境──除了最后一个问题让我懵了半秒钟外。

刘屏在节目中有一个问题大意是,如果贸易战全面开打,你觉得中国有甚么反制措施?我在之前和那期节目中提到了包括金灿荣之流的蠢招:限制到美国留学──也未见官员把自己子女送到「友好邻邦」去的,不到教育水准最高的国家留学送到哪?限制到美国旅游,到专制国家去除了撒币你敢去撒野吗?稀土战,中国储量不过占世界三成、产量占九成,最早开采稀土的是美国,因为环境成本高而从中国进口便宜于是封矿了,禁运人家随时开挖,日本在近海也发现了大量稀土资源,并且人家早做了储备。抛售美国国债,你难道要买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的国债?集中抛售价格会跌,占比不过5%,不够美国机构买的了。还有一个就是刁难美国在华公司,我当时就说,更早的6月批驳过金灿荣,这些正是特朗普所希望的,把美国公司赶回美国解决了美国的就业问题,税基扩大,增加中国失业人口和减少税收。

原明镜驻华盛顿特派员、资深媒体人刘屏

遗憾的是,去年跟刘屏讲的蠢招,中国有关部门全部做了和威胁准备做。在纳粹灭亡前一个月被处决的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在他的《狱中书简》上说:「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种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却是蠢人,有些人智力低下,但绝非蠢人。愚蠢是养成的,而不是天生的。」他指出,是当时德国纳粹的愚民政策和德国民众的平庸之恶养成了普遍的愚蠢。

专栏作家李怡也说,愚蠢不是智商问题,而是道德缺陷。人类的智商一般不会相差太远,但过度高估自己,自我膨胀,妄自尊大,轻视对手,尤其是「一阔脸就变」,过早暴露强国嘴脸,这种道德缺陷就一定会使人做出蠢事。

的确,愚蠢不是智商问题,谁都知道以牙还牙牙齿不够;制裁农产品和高科技是自残行为,斗狠的结果是让老百姓吃草自己吃特供;不让老百姓去美国,自己子女身家放在那里,他们不傻而是坏与残暴。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上帝不喜欢蠢货残暴之徒,使之人间横行,但难免下地狱;上帝怜爱刘屏,人间少了一份正义,天堂多了股清流。刘屏安息!

来源:苹果日报 / 贺江兵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