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吴秀波:谈恋爱吗,坐牢的那种 中国政府:搞外交吗,杀人的那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03

吴秀波:谈恋爱吗,坐牢的那种 中国政府:搞外交吗,杀人的那种

转发此新闻:

孟晚舟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孟晚舟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
加拿大法院准备下周开始聆讯,处理美国就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引渡申请。而就在这时,中国一个地方法院就当地一宗贩毒和制毒案判处多人死刑,包括一名加拿大籍被告,时间巧合令外界质疑中方透过这宗毒品案,再向加拿大就孟晚舟案施压。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周二(4月30日)的公告指,加拿大籍被告范威等人2012年7月至11月贩卖和制造约6.3公吨冰毒和360多克安非他命。同案一名美国人、四名墨西哥人和一名法院没有说明国籍的被告都被判死刑。
范威等被告人仍可在5月10日前提出上诉,也就是孟晚舟引渡案开审后两天。
范威是去年孟晚舟案后,第二名被中国法院判处死刑的加拿大人。辽宁大连市中级法院今年1月同样以毒品有关罪名,判处加拿大人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死刑。
谢伦伯格在被告人席上(中国辽宁大连中院供图14/1/2019)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谢伦伯格案在短时间内完成重审,引起质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周二的例行记者会被问到范威案件,但他没有直接谈到范威的判决是否与孟晚舟的引渡聆讯有关。
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Christina Alexandra,又译方惠兰)回应中国法院对范威的判决时,表示加拿大对判刑“十分担心”。她又指加拿大一直反对世界各国保留死刑。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透过声明回应BBC中文查询,呼吁中国对范威减刑,又透露加方曾派员在周二旁听庭审。
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4年的工作报告曾经提及,法院“成功审理范威等11名外国人制造、贩卖冰毒案等性质恶劣、社会影响大的案件”,但没有提供案件详情。
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回应法院对范威的判决时表示加拿大对判刑“十分担心”。图片版权EPA
Image caption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回应法院对范威的判决时表示加拿大对判刑“十分担心”。

中国法庭“加快或减慢庭审速度并不陌生”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接受BBC中文访问说:“中国法庭因为外在因素而加快或减慢庭审速度并不陌生”。
郭丹青早前评论谢伦伯格的案件时指出,原审法庭2014年拘捕谢伦伯格后,到2016年才开始审理他的案件,然后再用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到去年11月才决定把谢伦伯格判囚15年。
但孟晚舟去年12月1日被捕后,中国司法机关处理谢伦伯格案件的速度加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12月29日决定把案件发还重审后,把重审日期定于1月14日,前后只有16天。重审当天法庭用10小时审理证据,然后商议一小时后,就决定改判死刑。
郭丹青留意到,中国刑事案件发还重审十分罕见,而且中国官方主动安排外国媒体采访庭审过程。他认为这些迹象显示谢伦伯格的案子与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有关。
但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斯伟江认为,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可以加快,也可以减慢,在法律程序中都是容许的。
他认为,法官加速或减慢处理一件案件“是观察的人自己判断”,外界没有办法判断这个决定是什么原因。
任正非形容,对华为首席财务官、他的女儿孟晚舟的拘捕行动是带有政治动机的。

“任意执法”

除了谢伦伯格,中国当局早前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理由逮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这一连串事件令加中两国关系空前紧张。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说,加拿大对中国的做法“十分担心”,当地政府之后对中国发出旅游警示,指中方“任意执法”,国民需加防范。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尚未就范威的案件表态。他4月28日接见到加拿大访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谈及孟晚舟的案件,并强调事件要透过法律方法解决问题。
华为创始人、孟晚舟的父亲任正非二月接受BBC专访时,否认美国针对孟晚舟的指控,称之为“政治陷害”。
关于孟晚舟被捕一事,他说:“但是现在已经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会)通过法庭来解决这个问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