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揭秘中国近半草原变荒漠的原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27

揭秘中国近半草原变荒漠的原因

转发此新闻:
近年来中国草原退化严重加剧,进而引起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对于草原加速退化的原因说法多样。比如有大陆媒体报道,草原退化严重与全球气候变化有关,也有报道说是和人类开发活动加剧导致水资源减少有关。对中国草原加速退化引发的生态环境恶化,是自然环境的变化引起还是人为的因素造成?其根本原因有哪些?在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王博士,您好。我看到有报道说了一组数据,说中国草地面积约占国土面积的1/3,但现在很多草原其实已经退化,变成了荒漠。
 
    王维洛:它就是从2008年到2016年之间的统计数据,所公布的面积减少了一半。我以前讲过,比如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基础数据,包括人口,土地面积,土地利用等。就是说这个国家土地面积有多少是农田,多少是草原,多少是森林,多少是沙漠,多少是不可利用的,比如冰川,还有多少是城镇用地。它们所组成的面积应该是正好是国土面积这么大。我们以前老是在讲,我们伟大的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我们小学就是这么学的,但是我进入大学以后,因为经常要接触这样的数据,后来就发现中国的数据没准的,今年说的和去年说的不一样,去年说的和前年说的不一样,它怎么画这个圈都画不圆的。
 
    记者:您认为这个原因是什么?
 
    王维洛:跟你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那时候去做规划看当时农田有多少。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它的农业税就是交粮食,你一亩地要交多少粮食,它是这么来收农业税的。报的农田的面积越大,这个县,这个地区,这个省要交的公粮就越多,但是你要是报的面积少的话,你交的公粮就越少。中国又是看什么呢?中国领导看下面的粮食亩产是多少。它的亩产可以做火箭上去的,同样一个总产量,要是面积小了,你单位亩产是不是就高了。所以对地方领导来说,上报的面积越小越好。
    我们那个时候是第一次用航空照片,航测的照片,就像现在的卫星照片差不多的,用这个做出当地的农田面积,比实际的上报的农田面积多出50%
 
    记者:这个差别这么大?
 
    王维洛:我们做规划其实是当地政府给的任务。我们这个数据要报上去就得问当地的政府,问当地的党委,我们做出来的这个数据能不能公开发表。当地就开党委会,说不行,你们还得用老的,说这个航空照片是不准的。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中国的土地利用的数据是虚假的。
 
    比如说现在中国最关心的是农田面积,大家老是听到18亿亩农田是要必须保证的底线。当温家宝说这句话的时候,它实际的数据是15亿亩,其实已经少了六分之一了。温家宝
    一说18亿亩要保证的话,后来这个面积就上去了,上到21亿亩了,多出六亿亩来了。
 
    记者:那这些多的部分的是从哪里来的呢?
 
    王维洛:下面又多报了,很容易就从荒地报出来。中国有一个统计数据里面是荒漠、荒地这一类的,而且面积相当大。比如中国有很多山是秃的,他在那里画一批地就说是农地,这不就出来了吗。中国还有什么面积在最近这几年是连续增长的呢,就是森林面积,中国森林最近几年一直往上长。
 
    记者:嗯,那您怎么看这个数据?
 
    王维洛:是不是真的你就去看美国航天局发的卫星照片,大家都能看到。你就看世界上和中国同一纬度的,或者像中国北边的俄罗斯,中国东边的日本和南韩,他们都是绿油油的一片,黑绿色的一片。只有中国那是灰白色的一片,你都看不出中国的森林在什么地方。但是中国的森林面积最近几年就一直是上升的,它再上升下去就要超过生态里面的一个评价的标准,就是良性的生态环境,就是30%的面积是森林的话,这个地区的生态基本上是属于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状态,那就很少发生重大的自然灾害,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评价标准,就是森林面积达到30%
 
    有一个报导是绿色和平组织做的,中国真正的森林面积,就按成片的森林面积算,就很少很少,就那么几块,大概2%的国土都不到。但中国现在大概已经将近25%,马上就要到30%了。如果森林面积一天要往上涨,你就得有面积往下降,否则的话你保持不了平衡。所以它整个数据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帐。
 
    所以说中国领导人要想能做出一个正确决策的话,他都缺乏数据的基础。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家底是什么,认识到你的问题在哪里。不管是你向内割肉好,还是向外割肉好,你自己的家底不清,所以你的决策永远是错的。就是说这个数据基础是很差很差的。
    中国不能把这个数据公开摆到桌面上来,其实这个数据现在这是个很简单的事情,记录上已经不存在任何难题,它只要用卫星照片,一个程序下来就可以做出来。
 
    记者:您认为这个虚假的数据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
 
    王维洛:越虚假的话,它和正常读出来的东西偏离就越大,偏离越大的话,它得做出一个解释,过去的决策都是错的。他怎么解释现在的假的数据和现在的真的数据之间,它的差别是从哪里出来的?它的差别将会产生一个什么问题?如果我们说耕地18亿亩是中国的红线的话,保证中国人吃饭。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最多只有15亿亩,缺六分之一,就说明中国的粮食所谓的保证中国人吃饭的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现在所谓能保证中国人吃饭很多还是靠大量的进口。
 
    中美贸易战开战以来,中国领导人就告诉华尔街那些大佬们,说我们中国人吃草都不怕,我们中国人能吃一年的草,都能活下来,我们不怕你们美国人。你们美国人能吃一年的草吗,他认为美国人不行,他说中国老百姓能吃苦耐劳,勒紧裤带,能自力更生,就能顶过去。中国还有很多的学者说中美贸易战是个长期的持久战,我们中国人熬也能熬赢这个战争。这些领导人,这些所谓的学者他们缺乏一个对中美之间的资源情况的一个正确评估。如果你打资源仗的话,中国是熬不过美国的,不可能熬过美国的。就说在澳大利亚,中国和澳大利亚比资源,比资源的持久性,中国能比过澳大利亚吗?不可能比过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人均能分多少国土面积,而中国是人多地少,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资源已经被严重的破坏了。
 
    中国的资源少是资源被破坏了。我们讲讲草原,以前是60亿亩草原面积,这是长期以来,很长时间都是这个数据。中国的农田,温家宝要保的是18亿亩,60亿亩比18亿亩,就是说我们草原的面积要比农田的面积大很多。但是在毛泽东那个时代,毛泽东注重的是农田,是粮食产量,他认为种地能养活人,不像游牧民族那样。游牧民族靠的是草原,靠得是这些牛羊吃草,然后他们靠牛奶羊奶,靠牛肉羊肉这么生活的。汉人总是认为他自己的生活生产方式是最好的,他不认为别的民族他们有他们的优势,不认为他们有草原的优势,不认为他们那种生产或者生活方法是适应那种草原生态环境的。所以毛泽东最喜欢到草原去,把草原的地给耕了,种粮食。所以大批的知识青年当时去了内蒙古、新疆,开发农田,种粮食,最后就形成了大量的沙漠化草原。就是草原从面积上大量减少的一个主要原因。
 
    我们再说它的质量,中国有60亿亩草原,当时苏联的草原也没有中国那么多,中国的草原是最多的,而且中国的草原质量也是最好的,像内蒙古的草原,还有西藏的草原这些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草原。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五亩草地可以维持一头羊所需要的草,到了后来草原就退化了。
 
    为什么会草原退化呢?因为中国政府老要他们提高牛羊的出栏率,本来五亩草地可以养一头羊,中国政府非要你今年养一头羊,明年要你两头羊,后年要你四头羊,它的产量要求不断的上升。太多的羊就破坏了草地,草地的质量就下降了,下降到没几年以后,它就25亩草地养一头羊,现在三江源的草地一千亩草地养一头羊。它的变化它的衰减是很快的。黄河源头的县五十年、六十年代初的时候,是中国最富裕的县,在青海,黄河的源头地,现在是中国最穷的一个县。它的悲剧开始就是当时去的汉族干部要求在那里种地,种黄豆。那个草原上面的那一层的土壤并不是很厚,你给它翻开以后风一吹,土壤就没有了,剩下的就是沙子,沙子就这么吹过来,就把整个草原给破坏了。
 
    记者:您能概括的谈谈中国的草原在近代是怎么被破坏的?您刚刚也谈到人为的因素比较多。
 
    王维洛:如果我们说这个草原被破坏的一个过程,首先是把草原开垦成农田,这是第一次破坏。第二次破坏就是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大量的汉人到草原那边去挖冬虫夏草,还有发菜,汉人听了发菜特别喜欢,“发财”,吃了发。挖了以后草原就被破坏了,根就被翻起来了,下面的沙子就起来了。他挖完以后,他也不回盖的。第三个更大的就是开矿,开矿破坏比这些挖冬虫夏草或者挖发菜厉害的多。再下面就是和开发矿产同时的就是修建公路,不顾后果。不是说修建公路本身是错的,而是他在修公路的时候,忘了后面要覆盖的,他没有采取一些保护措施,所以公路修到哪里,草原被破坏到哪里。
    我们讲一个很具体的例子,江泽民也学乾隆皇帝,到了哪里他都题字,哪里有人让他题字他都题,字写的不算好,他到处都题字,江泽民题了三江源,下面的人就给它找了一块很好的风水宝地,那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在一个河边,把三江源的碑给立那,三江源江泽民题。过了几年以后,三江源那草地没了,就变沙漠了,就是这个草原退化,退化的速度很快,现在那个碑孤零零的立在荒漠里面。
 
    记者:草原退化的速度为什么怎么快?
 
    王维洛:其中有一点,汉人老是把他所谓的经验推广到游牧民族的地区。改革开放以来最成功的经验是什么呢?是农民土地的承包制,当初是农民集体种粮的,后来把这个地分给农民自已种了,农民的积极性就上来了,这是改革开放的时候最初的动力。就是农业产量上来了,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政策已经完全失效了,它给不了动力了,因为农民要求政策再继续往前走,不是说你的土地的经营权私有化以后就可以了,农民要求的是土地私有制,我要土地的所有权,我不是要土地的经营权,因为经营权我没有处置权,实际上土地所有权还是在国家手里,它这个制度就阻止了生产力继续的前进。但是就是这个土地承包制,当时在汉区,就非得强行推行到蒙古人住的地方,新疆人住的地方,西藏人住的地方,这些游牧民族区也推行分田到户,把牧区给分了,你们家分这么大一片牧区,这一块草地就分给你们家了,拿铁丝网把你们家草地给圈起来,你们家的牛,你们家的羊就在上面放。汉族的干部就认为牧民有了积极性了,在他分的地里面养很多的羊,养很多的牛。
 
    以前是游牧的,游牧是牛羊随着草的生长期,这片草长成了,牛羊过来吃了,吃完以后看到下一片草地的草又长成了,就再移到那去吃,在往前就是边走边吃的,它永远吃得是新鲜的牧草,最好的牧草,刚长出来的牧草,它的根部永远是好的。这个草就像你们家花园的草一样,两个星期得剪一次,这个剪的功能就是由牛羊来完成,它把上面的草给吃了,等于剪了一遍。然后它下面的根系就更加发达了,就再长新的,等它在长出新的来的时候,牛羊又过来吃了,就这么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它促进了根部的发达,就是这个草长得很好,这是符合草的自然生长规律的。
    你要是把牧区的草地分成一块一块的,你家的羊就在你家的那块地方吃草,新的草没了,它就拔根吃,就把草原全破坏了,根被拔掉以后那个草原也就坏掉了。所以他也养不了多少羊。
 
    中国政府还有一个就是让游牧民族要定居下来。以前他们住的都是蒙古包,随时走的。内蒙古有一个大学教授叫刘书润,他说蒙古包不是简单的住宿,他说蒙古包是成就了草原,因为你盖个房子就把一块草地给吃掉了,而蒙古包永远是流动的,它不破坏草原,它和草原是融合在一起的。牧民现在都得定居下来。
    为什么要定居下来呢?好维稳,这样的话牧民的房子本身就破坏了草原,而且定居下来以后就走不远了,放牧的范围就很小。
 
    记者:之前我看到您在网上有一篇文章,提到到目前为止中国的草原面积已经减少了一半?
 
    王维洛:对,从数量上来讲是减少一半,从中国的数据上来讲。从质量上来讲它不是减少一半的问题,而是指数式的下降。
 
    中国人说我们能熬赢,我们能跟美国打持久战,能把美国给打败,我们能靠吃草活下来。首先得想清楚,你脑袋想像的草原已经是没有了。
 
    世界上很有名的一个华裔摄影家卢广先生拍的照片,他就是他用他的照片,他用他的镜头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他的照片所告诉你的是真真实实的一个中国的草原的现状,照片上一个坑一个坑的,那是世界上最好的草原科尔沁草原。
 
    卢广先生从去年年底的时候被中国国安抓住了,到现在还没有放。中国政府不大喜欢他,当时他还是在国内拍照片,尽管他是长住在美国,有美国绿卡的一个华裔摄影家,他很多作品都得过世界上最高的摄影奖。据说他是在新疆喀什还是在哪里被抓住,还是在伊利被抓住的,然后就没有了消息。有人猜测可能是他拍了一些照中国说是不应该拍的照片,他知道了一些“不应该”知道的内幕。其实能有什么秘密呢,因为他能用摄像机看到的是中国人应该用眼睛也都能看到的。
 
    他的照片真的是很惊心,那叫草原吗,那是不是草原?那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草原?我们中国人曾经拥有这么好的资源,现在的草原被破坏这个样子。我不是说反对你在那些地区开采矿产,但是你开矿以后必须要有一个处理,要有一个重新保护这个生态环境的措施。比如说回填,比如说重新种植,必须要有善后的措施。不是说你把煤矿挖了以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拿了钱就走了,就上北京去买房子,把不好的后果留给当地的人,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这是不可以的。这道理很简单,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你不能吃祖宗的饭,侵犯子孙后代的权益,这是做人的一个起码的准则。要求不是很高的,这是我们做人的时候要对得起自己,要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子孙。
 
    出处:希望之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