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靠制度优势打赢贸易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11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靠制度优势打赢贸易战

转发此新闻:
特朗普与习近平(AP)
特朗普与习近平(AP)
关于美中贸易冲突的最新消息是,中国商务部网站于北京时间2019年05月10 日12点03分发布《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正式实施加征关税发表谈话》。全文如下:“美方已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中方对此深表遗憾,将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正在进行中,希望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通过合作和协商办法解决存在的问题。”

这意味着我们在本专栏上篇文章中所引述的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网胡锡进撰写的社评《面对美方波动,最好的回答是淡定》确实是再次号准了圣上习近平的脉搏。胡锡进在这篇社评中说道 :打打谈谈,即使谈判破裂,美国全面加征关税,也不意味着谈判的大门从此关闭。美方极限施压,恰恰表明美方对早点达成协议其实很着急。越是在这种时候,中方越要保持定力。中美贸易战的“发烧”再高一度,多烧一会儿,未必对中国在战略上就是很坏的事。在我方受损失的同时,美方也将在增加损失的过程中多积累一分教训,之后若能达成贸易协议,反而会更稳固。

胡锡进文章中的这一段,特别是其中“越是在这种时候,中方越要保持定力。中美贸易战的‘发烧’再高一度,多烧一会儿,未必对中国在战略上就是很坏的事”的说法,兴许就是引述的习近平原话,至少是对习近平就中美贸易谈判问题内部指示的准确发挥。

刘鹤周四在华盛顿接受中国的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我这次来顶着压力就是表示中方最大的诚意。而且我们想坦诚、自信、理性地解决我们面临的一些分歧或者不同。我认为是有希望的。”

刘鹤这里所说的“希望”指的是本轮谈判还是未来的某日某天,胡锡进也已经在其环球网的社评中分析得很清楚:“美方已经点燃了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的导火索。而它的这一冒险行动是在北京已经宣布中方代表团将在9日赴美磋商的情况下做出的。华盛顿在手段匮乏时就搞这种极限发作,它希望会产生震慑效果。华盛顿一定以为中方代表团会急急忙忙赶赴美国解释,抓紧每一分钟扭转局势。但中方代表团反而比原计划推迟一天前往美国。这就是中国人表达意志的方式。中美星期四将在华盛顿举行的第十一轮‘最后谈判’看上去很像是一场“鸿门宴”了。一边是嘶嘶作响燃烧着的导火索,一边与中方继续谈判,这种场景真可谓开了贸易谈判史上从未有过的先河。

很多人都会问:都这样了,中国代表团还去美国干什么?其实这个问题也可以同样提给华盛顿,甚至更适合提给它:都这样了,干嘛还要邀请中国代表团来?回答很简单:中国仍想达成协议,美国同样也很想达成。但是双方直到此时就是迈不过最后的分歧。看来中美都做好了从所谓“休战谈判”转入‘边打边谈’状态的思想准备。”

至于经过了未来一段时间里的“边打边谈”过程中,赢家最终会是哪一方,按照德国之声相关新闻中引述 的德国科隆经济研究所(IW)的学者鲁舍(Christian Rusche)的话说:现在美中两国之间的局面,就是经典的"胆小鬼博弈",谁先示弱谁就输掉整场较量。“中国要么接受不利的条款、作出让步,要么就准备好面对冲突升级。哪个选项的损失更大,北京当然会仔细权衡,但是要是现在就作出让步,那美方将来肯定还会提出更多要求。所以有可能中国会先任由冲突升级,晚些时候再去寻求与美方的共识。”

被德国之声在同一篇报道文章中采访到的在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北京手里其实已经无牌可打,而美国手中却依然有不少牌。他对德国之声解释说,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从美国的年进口额只有1300亿美元,出口额却有5000亿美元。“出口额相当于3万多亿人民币,占中国经济总量相当大的比重了。所以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非常大。”

在中国大陆之外的评论声音中,持与如上贺江兵先生相同相近观点的占多数,比如我们自由亚洲网站上也已经讨论了“关税战下 美中两国谁受伤最重?”的问题,相关报道文章中说:美中贸易战加剧,大陆官方经济学者指会两败俱伤,但问题是哪一方受的伤害最大呢?从客观经济数据看,可谓一目了然。从最新统计数字来看,属于出口型经济的中国,去年对美国的出口额超过4700亿美元,虽然占出口总额接近2成,但在对美贸易所得到的顺差,卻占中国总体顺差八成以上,即是如果没有了对美贸易顺差的贡献,中国成了贸易逆差国,也就是丧失了赚取外汇的能力。另外,民间有经济学者粗略统计过,目前中国在出口制造业工作人口大约有一亿人,加上这批工人的亲属,与及相关配套行业,如果出口贸易受到打击,受影响人数达到四亿。路透社引述分析师指,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国的损失最高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6%, 远超美国的0.2%。美国把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上调至25%后,专家相信,对中国GDP的拖累将升至0.9%。

而持与如上截然相反观点的代表作,则是胡锡进的环球网昨天才发表的最新社评《《中国不喜欢贸易战,但我们能承受它》。该文中说:一旦出现美国全面加征关税的最坏情况,将会对中国的经济运行产生一定影响,对这种影响既不能无视,也不能夸大。按照华盛顿的威胁,美国最终将对近6000亿美元的所有中国输美商品都加征25%的关税。在实际情况中,这肯定做不到。而且一些产品即使加税,也不意味着就不能卖到美国。如果其中有一半商品无法向美国出口,这个估计已经是很高的。

中国的对美出口约占中国全部出口的16%。也就是说,美国全面加征关税后,在很糟的情况下可能有8%的中国出口产品需要转换渠道消化。有经济学家分析,其中的一半消化掉有很高概率可以实现。这样下来,中国会有4%的出口受到影响。由于出口对中国经济拉动的份额一直在下降,这种影响转化成GDP以后,肯定是很小的百分之零点几。

2019年2月21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带领的美方谈判人员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领的中方谈判人员在华盛顿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进行贸易谈判。(AFP)
2019年2月21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带领的美方谈判人员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带领的中方谈判人员在华盛顿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大楼进行贸易谈判。(AFP)
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的关税,和将全部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美国从中国的进口超过其总进口的1/5,中国人不妨试着想一想,如果我们的政府将超过1/5的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会对中国经济的运行方式和老百姓的生活产生多大负面影响呢?
进口产品的物价将上涨一截,很多企业和商业销售者需要紧急更换供应商,这会是一个恼人的混乱过程。美国市场的大量电子商品、运动器械、玩具、宠物用品、各种自行车和儿童车的大部分都要在去年涨价基础上再涨价,联邦政府多了关税收入,老百姓却要更多掏腰包,想想会有多少抱怨声。
中国不会不做出反应。首先美国农民将看不到恢复对华出口的希望,在美国生产的汽车和普通机械设备再难向中国出口,正迅猛增长的美国对华服务贸易出口也将陷入困难,美国的能源产业振兴计划将失去向中国出口的动力。

上述分析大体是将美对华关税战影响进行满格评估来计算的。但美国政府真的能够把全部中国输美商品都加征关税,并且维持一年以上的时间吗?非常难。

胡锡进在这里特别提到了“一年半以上的时间”,当然是指到明年十一月的美国总统大选时间。

胡锡进在他的社评中还说:现在美国两党都支持对华强硬,但新的大选很快将拉开帷幕,到时候“爱国”是大家的,搞乱美国经济、惹恼消费者的责任却会全部推给共和党政府。这几天美国豆农协会和工业委员会已在强烈要求政府抓紧与中国达成协议,带着全面对华贸易战参加争取连任的竞选,将是共和党巨大的政治风险。在与中国达成协议之前,华盛顿与欧洲、日本等大经济体开展强势谈判的计划将几乎无法实施。加上朝鲜问题也陷入僵局,伊朗局势异常紧张,美国现政府引以为傲的攻势外交将出现四处碰壁的形势,它会成为选战中的笑柄。

胡锡进非常乐观地认为:“中美全面贸易战是非理性的,美国政府是它的发动者,华盛顿不是不想与中国做生意了,而是拍脑袋认为它可以任意决定美中贸易的规则,并向公众许诺通过极限贸易战实现中国让步更大、对美更有利的贸易方式。而如果贸易战一直打到2020年美国大选,美国方面颗粒无收,付出的全是代价,金融市场严重动荡,那的确将是经济史上最大的政治笑话。”

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就中美贸易问题进行会谈。(美联社)
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就中美贸易问题进行会谈。(美联社)

相对于美国面临的“政治风险”,胡锡进认为 中国是美国“极限施压”政策压不倒的一座山。中国有党的坚强领导,有在困难面前保持团结的巨大体制优势,我们完全有能力最大限度地消化、管控好对美出口减少带来的损失。如果美国政府忘乎所以,拒绝实事求是地处理中美贸易纠纷,那我们就只能很遗憾地把上面所说的政治笑话送给美国现政府了。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中国人是很有把握的。我们不想和美国打贸易战,希望早点达成协议。但是华盛顿不该逼我们打。非要搞到“谁怕谁啊”的那种境地,中国真不是华盛顿当前政策圈以为的那个中国。中国政府迄今没有对美方说过狠话,但我们是唯一把与美国的贸易战打到两三千亿美元水平的国家。如果美方想见识这个东方大国的耐力,那么请便。

本月6日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文章引述“知晓内情的消息人士”的话说:中方谈判团队呈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协议提案中包含了更多承诺的建议,但谈判团队提出的这些建议被最高层否决了,习近平告诉谈判团队:“我会对所有可能的结果负责。”

所谓“所有可能结果”,当然是包括了好结果和坏结果 。外界其他媒体在转述这则报道内容时又把“负责”两字引申为“负全责”。

这句“我会对所有可能的结果负责”一句,很不像是一个独裁统治者对下属说话的口吻。试想,习近平在前年中共召开十九大和去年三月召开全国人大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在恢复中共政权的最高领导人事实上的终身制的前提下,成功令自己的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及总书记职务都是“全票当选”,从此之后他的任何一位下属,包括李克强在内的全部政治局常委和刘鹤在内的全部政治局委员在他习近平面前都只有唯唯连声的份儿,不可能对习近平的要求和指示发出半句质疑,所以也就不存在一个习近平是否要在部下面前承诺为可能出现的不好结局“负责”或者说“负全责”的语言环境。

而笔者听说过的习近平不久前对中美“贸易僵局”的指示内容是“时间在我们这边,只要我们保证做到临阵不慌,谈判拖得越长,和一盘散沙似的美国统治集团相比,我们的制度优势就越明显”。

这个所谓的“制度优势”就是胡锡进的社评中诠释出的“中国有党的坚强领导,有在困难面前保持团结的巨大体制优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