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发动人民战争自取其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20

习近平发动人民战争自取其辱

转发此新闻:
特朗普向习近平政权动真格,既大加关税又抵制与党政军部门关系密切的华为与其他科技大鳄,中共开始受不了。内焦外困的习近平唯一的应对方法是祭起义和团式的极端民族主义,向「亡我之心不死」的新美帝发动毛泽东最擅长的人民战争与「持久战」。


其实中美世纪对决发展到今天的泥浆战阶段,主因是习近平与刘鹤等高级智囊进退失据。从去年12月两国元首的阿根廷峰会到5月初中方突然撕破脸皮,要求重新拟定本来已谈得七七八八的协议前,习近平向美方送大礼,包括答应每年增加进口1.2万亿美元美国货与500万吨大豆等,3月人大通过了《外商投资法》,间接显示北京同意在中美协定中用法律条文确保中方履行货真价实的开放政策。习近平在4月底一带一路峰会上更强调中方做生意一定「按照普遍接受的国际规则标准进行」,逗得美国异常高兴。但习的策略性让步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因为中共在最后关头亮出底牌:即美国要马上取消所有关税,和允许中方对开放市场与保护知识产权等,承诺不用以法律条文规范,而只作原则性的宣示。习近平作了两个误判。第一,他以为特朗普这一两年的首要目标是连任总统,中美达成协定对他选战有利,所以美方会让中国三分。第二,他料不到特朗普会马上出狠招直封中国经济的咽喉。

「大跃退」加剧管治危机

中美谈判破裂虽然大伤中国经济的元气,但对习近平巩固中共权力与其「永远核心」地位绝对有好处。西方不少中国通认为,习近平受到党内强硬派的压力,所以鞭挞甚么「美国优先的狂妄霸凌主义」,气势媲美当年毛主席疼骂帝国主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今天中共高层要讲冥顽不灵地高唱民族主义、无时无刻不向美国亮剑的,谁能望习近平项背?其实一贯无法无天的习近平根本从来不接受美国用国际法与国际惯例改变他奉为圭臬的中国模式,所以习上周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不点名向美国叫阵,说甚么有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大国试图改造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

还记得去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不久,习近平在党内就讲过「大不了我们恢复计划经济」。他在去年年底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会议上,竟然多次重提老毛「自力更生」的极左教条。和老美闹翻后他可以不理国际舆论,无限扩大全世界最厉害的警察国家体制,把禁锢百多万维吾尔族人民的「新疆集中营模式」推展到全国。美国对中兴与华为的辣招只会强化习近平按照苏联模式,把大部分资源拨给国有企业与有党政背景的垄断性「私营」公司。中国经济的最新发展是逐步恢复大型国有农场。全国人口500万以下的城市已有序地取消户口限制来鼓励农民进城打工,目的之一是打破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又一标志性创举:解散人民公社而以包产到户的方式让农民在自己土地上耕作。当然,规模务农具备如大型机械操作的好处,但农民在没有获得应有的补偿下,被迫交出农地却是中国蚁民遭到又一次赤裸裸的剥削,正好符合习近平把国家资源牢牢掌控在中共权贵手上的最高原则!

问题是向美国发动人民战争可行吗?答案是这大跃退只可能加剧中共的管治危机!按道理向老美展开「持久战」,应包括罢买高端科技的美国货、不让人民到「歧视有色人种」的美国旅游、不让像习近平女儿一样的研究生到哈佛读书、高官大款与他们的家人交出美国绿卡与把他们的美元资产运回大陆等。但中方的「辣招」只限于在6月初局部增加美国货的关税,与酸溜溜地把借给美国动物园的熊猫运回大陆。但更重要的是:中美新冷战加深了国内经济危机,人民用各种管道购买美元、移走资产与移民美国。老美与其盟友已看穿习近平统治集团是只纸老虎,只能靠在国内搞极端民粹主义,包括欺压台湾、香港、新疆与西藏,与高喊习式的毛语录来维持没有认受性的政府。一向嚣张跋扈的中兴在特朗普的「禁输出美国科技零件」号令下不是摇尾乞怜求老美网开一面吗?试问没有世界最庞大的警察机器,谁还会真心的向这窝囊的寡头政权效忠?

来源:苹果日报 / 林和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