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中文明冲突预设很有可能成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24

美中文明冲突预设很有可能成真

转发此新闻:
文明是否有冲突,习近平的回答是「没有」。在515日于北京举行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习近平向与会的47国代表指出,那种「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暗批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此前不久将中美关系界定为「文明较量」的讲话。

美中文明冲突的预设未来很可能成真,甚至不排除两国上演文明之战的可能

斯金纳的讲话也招致美国舆论的批评。如果美国真的如其所称正在制定基于「文明冲突」的对华关系框架,那么未来两国关系可能比美苏冷战还要严重和危险。

将国家关系视作文明乃至种族的冲突,在现代文明看来自然是政治极不正确的。这个话出自美国务院官员之口,让人惊愕不奇怪。问题是这仅是她个人的意见还是美国对华政策制定者的共识,或者更进一步,这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川普总统对中国的看法。有人就认为,斯金纳此话是在传递川普的某种思想。不管是否有此意,很多人觉得,美中文明冲突不可取也不可能实现。

但我并不乐观,我认为斯金纳的文明冲突的预设很可能在不久之未来「不经意」间会成为现实。为什么这么讲?许多人把她的这番话同美国知名的政治学家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挂勾。后者的看法是,冷战后的新世界,冲突的根源主要将是文化的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和经济的。虽然民族国家仍将是世界事务中最强有力的角色,但全球政治的主要冲突将在不同文明的国家和集团之间进行。文明间的冲突将主宰全球政治,文明间的断裂带将成为未来的战线。亨氏并认为这种文明冲突将在伊斯兰文明、儒家文明和基督教文明间展开,设想了一场中日(儒家文明)和美俄(西方文明)的文明大战。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

和亨廷顿将美俄冲突视作西方文明的内部矛盾一样,斯金纳也把美苏冷战看作西方内部的争斗,而美中之间则是「全然不同文明和不同意识形态的对抗」,中国是美国遇到的第一个非白人对手,对美造成的威胁,程度将超苏联。我将亨氏和斯金纳并说,是要指出在美国学界,文明冲突论也是一支脉络。在他那本《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书的序言中,他承认该书在中国和其他地方「被批评为可能提出了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即文明的冲突由于我预测其可能发生而增加了发生的可能性」。而冷战后的现实,如「911」恐怖袭击,伊斯兰国以及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冲突,似乎印证了亨氏的文明冲突论确实存在,而且有扩大趋势。

就美中冲突而言,不幸的是,习近平目前的做法给美国鹰派提供了文明冲突论的佐证。比如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按照中国官媒的说法,是习近平早在2014年的亚洲信任与协作大会上就计画要举行的。习为什么要谋划搞这个会?名义上是亚洲不同文明的平等对话,突出亚洲的色彩和价值,实际是在文明对话的幌子下,向亚洲国家贩卖和推销中共/中国的价值观,让它们学习中国的做法和发展模式。那么在美国看来,中国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习近平宣导亚洲共同体,是不是含有要亚洲国家拒绝西方文明,在所谓亚洲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中,将中华文明输出给亚洲各国,将亚洲变成中国人的亚洲的意思?

随着经济发展和国家实力的壮大,中共提出了「四个自信」,包括「文化自信」和「道路自信」,这不仅仅是喊口号,而是有目的有计划和手段向外推广的。你可以把它看作推销中共的发展模式,也可以把它看作推销中国的价值观和中华文明。因为发展模式背后必定是有价值观和文化做支撑的。但是西方学者和政策制定者,比如上面提到的亨廷顿和斯金纳,在谈到文明与意识形态的关系时,往往将两者分开,好像国家之间的文明冲突,同意识形态无关。换言之,在他们看来,意识形态的冲突是意识形态,文明的冲突是文明,前者不包含在后者中。

我认为,两者实际上难以截然分开。现实地看,一国的意识形态,是构成该国文化/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很难有抽离意识形态的单纯的文化/文明,因为文明总是活的,文明冲突指的是当下活的文明冲突,而当下的文明是包含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在内的。否则,所谓文化/文明就变成了已经逝去的传统文化。而过去的传统文化/文明是构不成对另一文明及其代表国家的威胁的。

如儒家文明,如果说它构成了对西方文明和美国的威胁,绝不是指的孔夫子开创的儒家学说及其在几千年的发展中形成的传统文化,因为这样一个传统文化,早在150年前的鸦片战争就被西方打败了,怎么可能再威胁西方?能够威胁西方文明和美国的,一定是混合了共产党的价值体系、统治方式和发展模式的当代中国文化。别看习近平这几年似乎很强调和重视中国传统文化,但这样一个改头换面的中国文化,真正有多少传统儒家文明的东西,是大可怀疑的。实际上,把中共的这套文化冠之以儒家文明,既是对儒家文明也是对中共的错误理解。不否认中共的文化里有中国传统文化或儒家文明的一些基因,但其主导作用的还是中共自身历史形成的党文化。这个党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有关联,但更多是由中共的意识形态和运作方式构成的。而在今天,它又带有习近平个人的色彩。

中共的文化里有中国传统文化或儒家文明的一些基因,但其主导作用的还是中共自身历史形成的党文化。

从斯金纳看,美国对华政策制定者一方面在实践中感受到中共/中国的威胁,另一方面在理论上没有区分中共党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儒家文明,而是将这个威胁看成是由中国文化带来的,把中共作为中国统治者所实施的意识形态排除中国文化之外,因此才会说出美中文明/种族冲突论的话来。但由于这种混淆,当两国在全球竞争和博弈的态势进一步加剧,美国错把中共等同中国,把中共党文化和意识形态等同中国传统儒家文明,把中共威胁等同中国威胁,从而加以打压的可能性今后会越来越高。这无疑也会激起中共以文化/文明的名义对美国进行反击。习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对美国的指责即是一例。

因此,诚如亨廷顿所言,美中文明冲突的预设未来很可能成真,甚至不排除两国上演文明之战的可能。

来源:上报 / 邓聿文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