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敢言山东学者被剥夺教职和律师执照后再遭新处分(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09

敢言山东学者被剥夺教职和律师执照后再遭新处分(图)

转发此新闻:




  山东学者刘书庆(资料照片)


  山东学者刘书庆因为直言开罪于当局而被校方停课下岗又施加纪律处分。而刘书庆在709大案后不久就被吊销了律师执照。他因被当局列为“死磕律师”而遭到打压。与此同时,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说:社会有正气,民族才会生生不息。而被消失的律师高智晟曾说过:建立一个宽容的社会心理环境,对恢复民族正气尤为重要。

  敢言学者遭整肃

  山东学者刘书庆最近遭到了其所在学校齐鲁工大化学与制药工程学院的处分。校方指控这位讲师在媒体上发表不当言论,违背教师准则,给予记过处分。刘书庆是该校讲师,去年已经被停课下岗,这次是追加处分。在生活中,刘书庆不仅是教书育人的园丁,也是中国法律界凤毛麟角的维权律师。

  在中国,这是一批为数很少的敢言律师,以法律为依据和准绳为当事人辩护,被当局称为同党和政府离心离德的“死磕律师”,许多人遭到当局残酷打压,事为2015年发生的“709大案”由头。在那次行动中,政府全国范围内集中抓捕了一大批敢言律师和其他维权人士,后来多人被逮捕判刑包括周世峰、王全璋等知名维权律师。

  习近平谈社会正气

  就在刘书庆遭到惩罚的同时,中国党媒央视周三(2019年5月8日)报道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在会见公安人员时说:社会有正气,民族才会生生不息,国家才会兴旺发达。但是,看完全文却找不到习近平所说这句话的原文。其实,这是人民日报两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一句话。从人民日报那篇文章的原文来看,也看不出是文章作者的话还是习近平所讲的话。

  人民日报那篇文章还说,社会有正气,民族才会生生不息,国家才会兴旺发达。从新中国成立上溯到1840年鸦片战争甚至更远,那些为国家和民族崛起付出生命的仁人志士,可能是许多英雄故事里的主人公。然而,从枪林弹雨、烽火硝烟里走出来的英雄是英雄,如今为国家建设和社会平安默默牺牲、忠诚担当的人,同样是分量并不稍轻的英雄。

  2006年年初,也就是高智晟律师第一次失踪前不久,他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对一个已滋哺过几千年专制独裁暴政制度的民族的恢复自信,恢复道德的心理基础,建立仁爱、宽容的社会心理环境,恢复我们民族正气及向上的精神尤为重要。

  社会正气和709大案

  在709大抓捕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6年1月14日,刘书庆的律师执照被山东济南司法局吊销。当局对付维权律师的一个重要招数就是你想当律师,我就不让你执业:吊销了你的执照,看你怎么办。北京的刘晓原律师因受709案波及和影响被停业多年,司法局卡住他不得调动转所恢复执业,他至今仍在不停通过各种渠道申诉而没有结果。

  这次齐鲁工大刘书庆所在的化学和制药工程学院据报道只处理了刘书庆一个老师:自由亚洲报道说:学校当局只是评定刘为学院里唯一不合格的老师。刘书庆引用校方惩罚他的理由是:他写了文章探讨律师分级制度和公权力。

  刘书庆何以成为“死磕”律师

  从刘书庆的履历来看,就在709大案前夕,中国东北发生了一个后来广为天下所知的大案:哈尔滨警察李乐斌开枪打死了手无寸铁公民徐纯和,引爆舆论。当局袒护李,判其无罪,徐纯和冤死,引来众多“死磕”律师为其维权,当时发表了公开声明的有四位律师:北京凯泰律师所谢燕益、山东元华律师所李仲伟、山东天宇人律师所刘书庆以及湖南纲维律师所谢阳。这份声明说:李乐斌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要求公开案发时全部现场视频;要求对一些警方当事人立案调查;对李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多次说过:要让人们群众在每个案子中感受到公平和正义。但在徐纯和案子和后来处理许多律师案子中,许多民众感受到的恰恰是相反。徐纯和在他的母亲以及三个孩子的面前被李乐斌开枪打死了,他的母亲权玉顺老人却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律师为徐纯和辩护和发声,却被抓进了牢房,有的甚至被判了重刑。

  政法委和大案要案

  从徐纯和案到其辩护律师刘书庆遭到打压和处分就可以看出,在中国,很多刑事案都被当成了政治案,而许多政治案却被当成了刑事案。刘书庆遭到校方当局打压,应该是校方党委的决定,而刘书庆被吊销律师执照,则是司法当局的决定,无论是教育界或公检法,都要自觉处在党委的一元化领导之下,所有大案重案要案,都要由政法委来拍板定案。令人瞩目和值得深思的是:政法委可以定案,但出了冤假错案时政法委却不需要负责,承担责任以及后果。在许多全国知名的冤假错案(呼格案、念斌案、聂树斌案等等)的平反昭雪过程中,都看不到政法委的丝毫影响、影子或责任和担当。在这种情况下,社会风气如何能正?冤假错案又如何能不再发生?

  在薄熙来王立军主政重庆期间发生的诬陷迫害北京律师李庄一案中,可以明显看到,作为市委书记薄熙来及其打手公安局长王立军通过政法委来操控整个案子的进展并安排了李庄的悲惨命运。李庄案翻过来是因为薄熙来和王立军先后倒台,他才得以翻身喘气。

  曾在沈阳小贩夏俊峰Vs城管伤人致死案中为被告夏俊峰辩护的辩护人滕彪4‘00”说:政法委是共产党内部的一个重要机构,所谓大案要案,都是政法委最后拍板定案。“在所有这些冤假错案中,政法委都不用负责,而把下面这些办案的具体人员当作替罪羊。”

  目前在美国大学当访问学者的滕彪说:有的时候,拍板的可能是某个领导比如市委书记或政法委书记,或者是级别更高的领导如省委书记。滕彪说:“他既然有权力操控司法,他也有权在发生冤假错案后想方设法免除自己的责任。”

  不过,杭州的律师郭羽翔在这个问题上有自己的观点。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政法委管公检法,这在中国就是一个事实。他善意提醒记者说“你可能出去时间久了,忘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说:“这不可能去深究,不可能的。有很多事情,能把面子上的事情翻过来,已经是很大很大的成就了,非常不容易了。”

  他说,如果去追根寻源追究到底,“那还有个完吗?”“不可能让你这么做的。”

  就在不久前,记者就张扣扣被判死刑一案所写的报道后有读者跟贴说:张扣扣判为死刑绝对是违背法治精神的,是党治精神在作怪。而党治精神,也就是党管公检法,是通过政法委来具体实施和实现的。

  “运动啦!”

  就在周一(2019年5月6日),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刊登评论员文章标题是:时刻进行伟大斗争。这篇文章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场伟大社会革命,要求我们必须时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文章说: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必须增强斗争意识,培育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

  有网友说:从这篇文章,我们读到和看到了文革时期或中共建政后一直强调的“阶级斗争”的影子和幽灵。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