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反美调门升高,习近平开启“新长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25

反美调门升高,习近平开启“新长征”?

转发此新闻:
美中贸易战正酣,中国官媒调子越来越高,民间反美情绪也越来越亢奋。习近平最近重走长征路,呼吁中国人民开启新长征,准备好迎接“困难时期”。CCTV连续多天播放抗美援朝的反美电影,称这些影片“与当前时代相呼应”。 “环球时报”发表文章,题为“大骂中国政府不投降的都是什么人?”,痛批那些“希望中国向美国屈服”的同胞。左派网站“察网编辑”更提出“香蕉人”和“水萝卜”之说,指责国内某些人是黄皮白心或者红皮白心。仅仅是几个月前,中国国内对于贸易战中的策略还有一定的讨论,但从环球时报这样的言论来看,当局是否要封杀一切不同意见?习近平的反美调门升高,还有谁敢说不?从官媒到民间汹涌的反美情绪,最后可能把中国推向何方?

参加节目话题讨论的嘉宾是:“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先生;以及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先生。
主持人宁馨:贸易战加剧之后,习近平不断从毛时代吸取灵感。最新的动作是重走长征路,号召民众准备好应对“困难时期”,号召党员学习“打持久战”等毛选。从毛主义的工具箱里,他是否能找到应对贸易战的药方?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说:“习近平是可以从毛泽东的工具箱里找些工具的,当年毛泽东和苏联赌气,宁可饿死数千万农民,也要提前偿还苏联的债务。对于毛泽东来讲,或者对于习近平正在学的东西来说,与美国打持久战的工具是什么呢?就是牺牲民众利益来保住政权。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毛泽东是非常灵活的策略大师,也不是一味硬来的。习近平向毛泽东学,但是没有一种工具,一种思想是万能的。他用毛泽东的工具箱来应对贸易战,无非是在国内硬撑。但是更重要的是如何在硬撑的时候找到应对的灵活的办法。习和毛面对的情况不是完全一样的。”
主持人:习近平自己对于如何应对美国到底有没有底?有没有信心?他视察稀土基地的做法,似乎要想外界暗示中国有应对美国的底牌。
纽约独立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先生说:“金灿荣当时提出三个应对美国的措施,有两个可能已经被考虑了。除了稀土,上个星期,中国出售了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国债这张牌可能已经开始用了。但这些不是一些针锋相对的牌。毛泽东思想不是一个针锋相对的措施,它是让大家跟着一起吃苦。长征的吃苦不是一般的吃苦。我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愿意走这样一条路。我有个江苏同学,他们村子的人当年跟着红军能走的都走了,但没有一个人回来。现在有多少人能够接受这样的牺牲?另外是稀土的问题。稀土并不是非常有效的武器。2009年的时候,对日本打稀土战,日本当时就考虑并实施了一些应对方案。特朗普也对美国的稀土这种涉及到国防的物产进行调查。美国储量世界第二,并且是质量比较好的重稀土,中国对美国的重稀土已经有需求。一旦打稀土战,价格肯定会提高,其他国家肯定也会投资、开发。另外在中国,稀土资源在权贵手里,稀土战能发挥的空间非常有限。”
主持人:我们刚才提到环球时报胡锡进的社评。他把那些对贸易战有不同看法的人归纳为与美国和西方国家有利益关系的中国人,还有对中国政治体制有严重抵触情绪的人。这种定位,是否会封杀有关贸易战策略的争论?习近平当局是否实际上就是在封杀有关如何应对贸易战的讨论?
杨建利说,国内当然在封杀所有讨论,目的当然是维稳。中共到了今天才使用民族主义的牌,并且舆论也是支持贸易战的。他与国内的学者的讨论发现,国内其实意识到水萝卜、香蕉人的白心更符合普世价值。现在舆论封杀下的民族主义情绪可能虚假的成分更高。
主持人:昨天我和一位美国经济学家聊天,他说特朗普总统的优势是他在贸易战的决策上听取各方意见,包括他自己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意见,但是习近平让党内所有人噤若寒蝉,因此没有人敢对他提供意见,这对中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横河说,特朗普作为民选总统,除了吸取各方意见,还要考虑贸易战对选民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种考虑在中国是没有的。这就是所谓的制度的优越性,中国是可以以整个国民的利益为代价的,美国不能。中共也不需要听取别人的意见,它有这么庞大的、十几亿人的代价可以牺牲。另外,从中共的角度看,在不危机中共统治的情况,能够进行改革的地方全都改革完了,再改就得是深度改革、深化改革实际上就是政治体制改革了,结构性改革,会动摇中共的统治根基。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中共的问题。
南卡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先生说,专制会让一些国家在决策方面非常有效迅速,但也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在中共向来都是封锁信息,在WTO做的承诺也是今天才被老百姓知道有那么多没有兑现。在美国这些是不可能掩盖的。贸易战中共不敢公开的一点就是阻碍贸易协定达成的就是中共本身。
主持人:现在海外中文媒体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习近平否决刘鹤几个月谈判的协议版本,意味着刘鹤将在贸易战中出局,新的替代人选是目前的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
杨建利说中国的政治很难猜,但是有一点比较确定,刘鹤在贸易谈判中的每一次让步回去肯定向习近平汇报并得到首肯的。作为专制政权的大独裁者,习近平是不能公开发表意见的。公开发表不同意见说明权力受到威胁,会产生骨牌效应,政权要出现问题。习近平表面上在不允许公开反对的情况下,内部意见一定是有纷争的。“一切的责任我来付”一定是团队内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说的话。在没有公开反对、表面上强硬的情况下,习近平在积极寻求灵活办法。特朗普是民主选举出的总统,虽然表面上看天天挨骂,但是他有不可置疑的合法性。这恰恰表现了民主和专制政府上的根本不同。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