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28

李锐六四日记:“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

转发此新闻: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记述六四当天所见的日记在香港发表,了解那次六四事件又多了相关的历史资料。另外,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说,李锐日记有助于了解镇压六四事件的起源。
2019年5月26日香港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大游行中有一位法籍外国人自动加入游行行列

香港明报527日首次刊登毛泽东前秘书李锐198964日那天的日记,并配发了日记的照片。李锐日记原件目前由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保存。
有关资料说,李锐,1917413日生于北京,2019216日逝世。他是著名中共党史专家。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等职,并曾任毛泽东的兼职工业秘书。
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六四日记(胡佛研究所照片)

明报整理的李锐六四日记文字详细记录了李锐本人目睹的情况。当时李锐家住北京城区西侧木樨地一带临街的部长楼小区,居高临下便可观察解放军部队进城后向东,朝天安门广场方向运动的情况。报道说,李锐夫妇当时在阳台上“蹲下观看”。
李锐写道:“大概12点左右,枪声渐近,人车流向东奔跑。霎时大道寂静无人,始大开眼界,长方形防暴警队走前阵,两边持盾牌者向左右跳跃掷弹。带(戴)钢盔步兵成方阵随后,然后是军卡车,间有装甲车,军车两边步军成蛇形前进,冲锋枪端着时而斜射,时而扫地,时而朝天,中速前进。两边高楼阳台都有观者……楼上一群青年蹲着从阳台板缝中齐声呼喊口号:法西斯、流氓、土匪等……立观时看见持枪向两边高楼点射或连发。”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说:“我觉得我爸爸的文笔特别好,我当时看的时候,心里都特别难受。六月四日我也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况,他把在阳台上看到的整个情况,部队的行进等(都记录下来),等于历历在目了。国外传的,这么说的,那么说的… 有的时候会污名化,故意夸大。我觉得,李锐的日记可信度很高,因为当时他没有向任何人宣传,而是自己记下来,这个(日记的)事情也没有公布过,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明报整理的李锐日记文字还显示,“晚上十里长街,人潮车流东西来去,间有举旗者驶过。十一点左右,人们在搬路障,将几辆无轨(电车)推到木樨地桥边去。隔离墩、铁栅等横拖路中。近12点,西边阵阵枪声传来,人群时进时退,不时有板车抬伤亡者向复兴医院奔去。”
报道说,李锐称执行清场大开杀戒的解放军27军“凶狠”,并说“事已做绝,何以对天下”。李锐这一天的日记还有几个英文字Black week-end(黑色周末)。
李锐女儿李南央说,李锐六四当天的日记,以及前后一段时间的日记,提供佐证六四镇压惨状的同时,还应放在更大时间框架内认识。她说:“不能单单看他日记的六四那一段,要往前推。我觉得他的日记最关键的那段时间(的内容)能够看出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邓小平一个人的决策。十三届二中全会的时候吧,那个时候有个决议,决议里头就有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说话了,而且说得非常坚决,我们为什么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因为学生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倾向,我们要谈十年,二十年……”
李锐日记迄今尚未全面公布,其日记提供的有关细节,无疑将为史学家和公众了解六四事件起源提供新的视角和资料。
2019526日挥舞五星红旗的团体在香港街头宣传六四情况

六四事件发生在中国,其影响远远超出国界。526日香港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大游行上,一位法国人自发加入游行行列,并且一度与支联会主要领导人共同走在游行前列。这位法国人事后对美国之音说:“这次游行是为了纪念1989年的民主运动。无论对中国人,还是对外国人而言,那是一次世界大事。我认为,全世界应该继续牢记我们历史上这次重要事件。1989年的运动具有重要意义,1989年发生的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政府对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说法,一波三折。先是称之为“反革命暴乱”和“动乱”,后改为春夏之交的一场“政治风波”,并且以此作为运动的最后结论。支持中国政府的舆论说,六四镇压是不得已的选择,“死一个人都多”,不过,换来的却是中国后来经济发展的“安定社会环境”。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