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试图用“天下观”重塑亚洲和世界秩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04

中国试图用“天下观”重塑亚洲和世界秩序

转发此新闻:






华盛顿 — 随着中国的日渐强大,它开始与美国争夺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分析人士说,中国试图用传统的 “天下观”重塑亚洲秩序,希望在亚洲建立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秩序,同时中国相信,天时地利在自己这边。终有一天,随着美国离开亚洲,自己会实现这样的秩序。

习近平的外交政策无不源自“天下观”

“一带一路”第二次峰会前不仅刚刚在北京结束。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实际上是希望通过构建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来实现以中国传统“天下观”为基础的亚洲秩序,甚至世界秩序。而“一带一路”倡议在实现这个秩序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孙韵是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她星期三(5月1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有关“亚洲的稳定”的研讨会上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为世界设定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深受中国传统的“天下观”的影响。

她这样解释中国的天下观。她说:“‘天下’概念设想的一个以强大的、道德上仁慈的国家或是文明为中心,或是由其主导的世界。在中国说来,就是建立一个‘中央王国’。军事和经济上的优势是霸主构建和平与稳定的基础,它可以通过威慑和强迫的手段来实现。在道义上的优势,则通过以仁慈的手段提供公共物品来体现,而这一点又巩固了其他国家对霸主的向往。至少,中国人是这么看的。”

孙韵说,“一带一路”就是中国实现这个“天下观”的手段。她说:“虽然一开始是为了解决中国内部的产能过剩的问题,但是,从外面看,中国试图以此展示中国的仁慈意图,通过基建和资金来提供公共物资,最终是为了能够影响‘一带一路’沿途接受国的决策机制。”

她说,不仅仅是“一带一路”倡议,其实,习近平上台后的几乎所有外交政策都源自这个“天下观”。

有关“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天下大同”类似的观点在中国的媒体上也有体现。2018年 8月,中国官媒《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说,“一带一路”为完善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提供新思路新方案。“······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实践平台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从我国改革开放和长远发展出发提出来的,也符合中华民族历来秉持的天下大同理念,符合中国人怀柔远人、和谐万邦的天下观,占据了国际道义制高点。”

中国目前对亚洲的理想状态:中美共治

中国曾经尊重美国在亚洲的领导权,但是,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说,现在在“千方百计”地与美国争端亚洲的领导权,而且中国也有明确的意图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影响。

她说,在亚洲的重要热点问题上,无论是朝鲜核问题、东中国海、台湾以及南中国海,中国都在试图削弱美国的影响力和存在。

对美国未来在亚洲的角色,中国曾有过明确地表述。2014年5月,在第四次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上,习近平提出亚洲的事情要靠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这就是说,亚洲的事务归根结底要由亚洲人拿主意。

孙韵说,不过,目前中国还没有寻求将美国排除出亚洲。她说,中国把自己定义亚洲的大国,认为,美国应该遵守中国所设定的制度和限制。

孙韵还说,考虑到目前的现状中国可能会接受“美中共治”的状态。但是,未来是否能接受美国继续在亚洲作为一个竞争对手则很难确定。

孙韵还说,中国人相信,美国正在衰退,无论是与美国自己相比还是和中国相比。他们也相信,天时和地利都属于中国的。终有一天,美国会因为距离亚洲如此遥远,会因对亚洲的承诺而拖累,最后会卷铺盖离开,而亚太区域国家会逐渐加入到中国的秩序中。

中国若主导亚洲,台湾自治受损,南中国海国家主权受侵蚀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力量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在同一个研讨会上也说,中国希望在亚洲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秩序,虽然不一定是中国王朝时代的“朝贡”体系。中国希望,中国的邻居们接受中国的主导地位, 不采取任何有损中国利益的方式。

葛莱仪说,中国正在采取军事和经济措施来实现这样的目标。军事上,中国努力增加突发事件发生时美国干预的风险和代价。 经济上,中国利用自己的市场、贷款和援助来让周边国家对自己产生依赖。

她说,美国政府目前的做法,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及宣扬“美国优先”,都让中国觉得自己有机会在美国和亚洲盟友之间插入楔子,同时也有机会为亚洲国家提供另外一种选择。

不过,葛莱仪说,如果中国主导了亚洲,可能会出现下面的的三种情况:

第一, 亚洲国家可进退的空间会越来越小,不得不迎合中国的利益。亚洲弱小国家保护自己利益的空间受限。

第二,在领土争端问题上,很有可能按照中国的方式和条件得到解决。比如,台湾不得不与中国达成协议,对台湾的自治造成损害。 在南中国海声称拥有部分主权国家可能被迫作出让步,让自己的主权受损。

第三,中国主导的亚洲也将弱化亚太地区的区域组织。中国一贯希望推行双边关系。在多边组织中,中国也希望能获得主导地位并主导讨论的议程,所以东盟、东亚峰会、甚至亚太经合组织的作用都将会被削弱。

葛莱仪还说,中国并不满足于只是亚洲大国。她说, 中国的很多说法表明中国是希望成为全球力量的。 比如,中国希望改革全球治理的方法;习近平在中共18大上表示,要向世界贡献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以及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等等。

中国无法主导亚洲

不过,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月份的一篇文章说,即便是中国想主导亚洲,也无法实现目标。作者提出,仅是青藏高原以及喜马拉雅山、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等这些自然阻碍的地理存在,就足够让任何国家决定在亚洲投射力量变得困难。

除了幅员辽阔之外,亚洲的文化也是多样的。作者说,亚洲其他国家:俄罗斯、伊朗和印度等无不拥有自己的独特文化,一旦感受到自己的利益被挤压,他们应该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反对中国。

作者说,中国周边的14个接壤的国家,也会给中国带来一定程度的压力。从历史上来说,中国被入侵的次数要远超过中国入侵邻国的次数。

作者还说,中国的军力增长,中国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足迹已经唤醒了亚太国家,中国周边正形成多边的抗衡机制,对抗中国。最新的例子是美、日、印、澳四国在形成准同盟框架。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