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中主播贸易舌战,谁是“最大赢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5-31

美中主播贸易舌战,谁是“最大赢家”?

转发此新闻:
美中贸易战火花四溅,国际舆论场也被点燃,中国央视主播刘欣与美国福克斯主播翠西·里根就贸易战进行了一场备受关注的越洋辩论。

双方的主要论点是什么?两人有哪些精彩交锋?这场被称为“中共党媒对决美国川媒”的辩论,谁是“最大赢家”?北京一改过去对外媒的忌惮,为刘欣“摇旗呐喊”,背后原因何在?
参加讨论的两位嘉宾是:澳门大学传播系讲座教授赵心树博士;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
赵心树:美中媒体人直面彼此,两国冲突在观念
澳门大学传播系讲座教授赵心树博士说,很多人以为,里根和刘欣这次空中交谈是中美之间的约架,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我认为是两种观念的冲突。可以用比较理智和平静的态度来分析两国之间的利益冲突和重合;也可以是情绪化的约架。
我注意到,有时同一人可以体现两种思维,这在里根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她之前表现非常情绪化,但今天的讨论则体现另一面,很礼貌,表示不要贸易战,这与此前的立场相冲突。不过,今天这样对她有利。而刘欣显得前后表现都相对比较理智和平静,主要是通过讲事实。我认为,双方都是赢家,表现都不错。刘欣前后表现统一,加上各方对她的预期相对低,所以赢面更大一些。
关于刘欣对是否党员的回应,我一直认为,对中共的英文翻译是误译。今天所谓的辩论用英语进行,里根特别强调刘欣的媒体是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媒体。其实,今天的讨论跟中共之间关系不是很大。里根必须强调刘欣与中共的关系,而刘欣则强调自己不是党员。我认为,双方都做得对。事实说明,刘欣这么说的赢面更大。
赵心树:刘欣避重就轻,利益就该两头都得
赵心树说,关于美中谈判将何去何从,两国有共同利益,达成协议对双方有利。刘欣说的是中国政府的态度,相信也是她自己的意见。产权问题上,刘欣的回答使我吃惊。我原来对此的预期很低,因为中国的产权问题的确存在。她的回答大大好于我的预期。她坦率承认中国存在这个问题,但是从中国立场看,没有必要承认中国问题更多,因为按照西方规矩,不能把个体行为扩大到整个族群。
赵新树说,关于里根以华为作为假设提出的技术换市场,刘欣利用了中美两国制度的不同。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是,政府出面,通过行政命令来逼迫美国公司交出技术换取市场。刘欣说,在美国,公司愿意这么做。这是因为美国没有政府强迫企业用技术换市场的可能性。这是她在技术上做了巧妙处理。里根没有追问,我认为是因为她没有很好地做功课;如果追问可以得分。
对于中国到底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我认为这两点都是基本事实,中国GDP总量排在世界第二,但是人均排名仅位于世界中游。我认为,任何民族都希望在不同情况下拿出对自己有利的事实,来支持自己的利益,这无可厚非。
张洵:媒体与党人尽皆知,刘欣撇开党适得其反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说,这场辩论因为刘欣发出指责里根的视频,并使用了很多严厉的指责之词,比如“两眼冒火”之类。里根作为回应,也用同样的能量回应,显得激动。但是,她今天回归职业素养,显得彬彬有礼。
刘欣代表中共大外宣,做形象宣传,也无需激动。从形式上看,刘欣做到了政府希望做的,外部形象使用选美式化妆;遣词造句达到预期。但是,从内容上看,我不同意赵博士说的刘欣始终理性。她使用了包括没有内容、粗野等等贬义词,指责不少,是不理性的表现。如果把前后两个视频对比,态度真正差异大的是刘欣而不是里根。认为里根做到了职业化和得体。
关于刘欣的政治身份,网上很多质疑。有些网友甚至指出,她在南大时就入了党。不过,我们无需对此多加猜测。在中国大陆,儿童都知道媒体与党的关系。2016年习近平参观央视,央视大屏幕上打出十二个大字:“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加上定于一尊、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的口号,一切是不言自明的。
刘欣说自己不是党员,这其实与她是不是党员没有关系。她说以新闻记者的身份代表自己,我感觉可笑。我认为,只有一种情况下她才可以代表自己,就是她和党完全一致的情况下。大外宣的目的是让美国人相信,但是如果刘欣在自己的身份上都言不由衷的话,效果就会适得其反。接下来无论她说什么,意义都不大了,因为观众不会信。
张洵:挑战美国媒体,刘欣自相矛盾
张洵说,刘欣英语流利、态度端庄,但是回答里根第一个问题时说,“我没有见解也没有信息”,这是中共央视主播们不经意间暴露自己不专业的例子,里根也不用多追问。既然贸易战打了这么长时间,而且刘欣自己因贸易战先出手攻击里根,现在又说没有见解也没有信息,说明什么?既然连信息都不掌握,为什么指责里根呢?
此外,我认为,刘欣对产权问题的回答是最糟糕的回答之一。她把一袋米中几颗老鼠屎和老鼠屎中几颗米混为一谈了。美国没收的假冒商品87%来自中国,还不包括专利损失和间接侵犯。把这个现象等同于美国的个案完全是错误类比。
另外,刘欣说里根是攻击中国人民和中国,事实上里根针对的是中国政府和执政党。刘欣这是典型的党媒式的偷梁换柱。不过,她这么说也是在承认中国的产权偷盗行为。
里根提出,中国第二大经济体,何时可以停止向世界银行借钱。其实,中国之所以得以让经济成功发展,就是因为在国内设立了很复杂的策略和结构,比方说华为到底是国企还是民企,国人自己都不清楚。
美国传媒有个传统,就是让你说,然后等你难于自圆其说。里根就是这个策略。中国对自己的国力有两套定义,要展示实力的时候,宣称自己是强国;在需要利益的时候,比方说不想履行世贸组织承诺时,就说自己是发展中国家。
刘欣反问发展中国家如何定义?我要问的是,难道这个定义没有吗?我认为这个问题她彻底失分。她还说,零关税好,但是不可行。这说明,刘欣不懂关税,因为双边关税对等是最有效的途径。而中国的关税是美国平均关税的三倍。里根没有必要追问,免得刘欣再背诵大外宣的套话来浪费时间。
最后,关于定义国家资本主义的问题,刘欣说中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与官方定义一致。而刘欣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解释,是国企在国民经济中的影响力越来越低。这与习主席说的“要做大做强国企”明显背道而驰。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