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请问习总书记 这是扫黑还是抹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12

请问习总书记 这是扫黑还是抹黑

转发此新闻:
中国各地为响应习近平号召扫黑除恶,地方唯恐落后,结果无奇不有。贵阳市扫黑打早打小扫到幼儿园,济南把佩戴大金链子的恶势力还有些城市把失独家庭列为扫黑除恶对象。有网民质疑,这是扫黑,还是玩低级黑,给我们党中央领导抹黑?
    
扫黑除恶扫到幼儿园了,这是贵阳市第九幼儿园门口挂着的横幅,上面写着“坚持打早打小,将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

    
为了扫黑,中共中央与国务院颁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最近派出中央督查组开始新一轮检查,基层应付不及,扫黑创新,令人啼笑皆非。山东济南公安系统把佩戴大金链子、纹身的”“态度蛮横、随身携带管制刀具的”“昼伏夜出的”“在外来人员聚集区域,以所谓个人影响力私下调停各类纠纷的”“本地人员突然异常举家搬迁或下落不明的29种状况定恶势力
   
    
贵阳市犹嫌不足,把打黑除恶发展到当地幼儿园,在幼儿园门口挂着的横幅写着:坚持打早打小,将黑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
   
    
更奇特的是,根据经济观察网报道,湖南湘潭制作扫黑除恶十类重点工作宣传展板时,将失独家庭人员列为重点监管对象;山西忻州市卫计委也被曝出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摸排对象。报道分析,这里潜藏的逻辑上,失独家庭人员极容易因情绪失控而产生过激的、扰乱社会治安行为,因此需要重点监察防范。
   
    
新京报报道,江西上饶周姓村名未按时迁坟,当地政府要求周家必须在两日内完成迁坟,否则将按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依法制裁。有网民批评,今后政府再要拆迁民居,百姓如不同意搬迁,都可安上黑恶势力的罪名。
   
    
网民洪巧俊就此评论: 江西上饶广丰区下溪街道柳坞社区发出的一纸告知单,日前引发广泛关注。说明有些地方将黑恶当成了一个筐,什么都要往里装 这不啻为对扫黑除恶工作的级黑
   
    
还有更荒唐的,有地方官员甚至将医生列为之首。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扫黑除恶领导小组410日印发『扫黑除恶进企业』宣传手册,在中国10大黑心企业都有哪些一章,把医生行业放在首位,并指医生是全国范围内将收费项目细化得最极端的行业。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也看不下去了,指绝不可将扫黑除恶轻佻化
   
    
为什么如此乱来,据说是中共中央第二轮督导行动开始了,要进行阶段性总结,各地唯恐落后,有黑没黑也得涂黑一点,云南省已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系列新闻发布会,会上宣布,云南共打掉涉黑涉恶团伙428个,刑拘犯罪嫌疑人5587人。有人担心,继云南之后,中国各地都会发布打黑专项斗争成功,云南说抓了5千,可能就有省份敢说抓了一万···.微博上有云南官方大抓特抓扫黑除恶的具体细节,云南力所派出所把扫黑扫进辖区南亢村小学,大操场上挂着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的巨幅标语,小学生们排着队听公安训话
   
    
键的一个问题正如网民阵雨转阴所问:么是黑,什么是恶,谁来定义?这个是否又将成为地方寡头为所欲为的工具?还说:扫黑除恶解释权之争。虽然有了定义,可操作空间还是很大。地方还是想扫黑除恶作为消灭自己眼中钉的工具,这才有把失独家庭,上访群众,医护人员列为黑势力的魔幻行为。
   
    
倒是中国新闻周刊一则报道引起网民另外的反应,消息说,扫黑除恶进入深水区,长江重镇平地响惊雷。官方最新披露的消息显示,湖北省武汉市前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政法委副书记,乃至黄冈市的公安局长都被查处了!他们悉数落马的原因,竟然源于涉黑、充当黑恶势力护伞实在令人瞠目结舌。这篇报道后面的跟帖意见倒比较一致:网管来碗面呗:哪个省干净?只是湖北的包不住了书山有路心难静:要是玩真的我们国家就完了。荒芜之心:没有最黑,只有最黑;没有最腐败,只有更腐败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说,4月上旬,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分赴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新疆等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督导,进驻时间原则上为1个月。黑恶势力以及背后的护伞们,颤抖吧!​​​​
   
    
终谁会颤抖是个问题。王才亮律师表示:对这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最终走向我并不乐观。原因在于中国黑恶势力最猖獗的领域是拆迁领域,黑恶势力最公开的组织是拆迁公司,这是公开的秘密。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对拆迁领域黑恶势力的认真的打击。原因,大家都明白。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