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时政微博被封,自由歌手被禁,中国人民何处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10

时政微博被封,自由歌手被禁,中国人民何处去?

转发此新闻:
中国微博管理当局星期一以“发布时政有害信息”为由,关闭了包括网络大V于建嵘在内50个微博帐号。与此同时,曾经创作多首讽刺极权专政歌曲的中国歌手李志,被当局以“品行不端”取消演出。

什么样的信息是“有害的”?什么样的品行是“不端的”?谁来做最后评判?从微博公知到自由歌手,从大学教授到维权人士,中国当局的压制越来越严,人民还有多少自由空间?
嘉宾:独立时评人高新;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电影学教授郝建
高新:“有害信息”化,当局虚弱怕真相
独立时评人高新说,所谓有害信息,直接讲就是如今习近平当局认为能直接或者潜在导致颜色革命的、所有不利当局执政的信息。必须指出的是,习近平相对于江胡时代,越来越走向极左,也越来越把极权推向极端。所谓当局多行不义之后势必会更加色厉内荏,会推出更多、更严厉的防措施。这一切都是必然的,也是政权极端不自信的表现和结果。
至于最近被封的大V之一的于建嵘先生,感觉他是体制内一位绝对聪明的人,他用自己的方法,以表面消极而实际有份量的方式进行谏言。他专门从事社会问题和抗争性政治的研究。这点在胡锦涛眼里是忠言逆耳。他的著名作品《中国工人阶级现状:安源实录》,据我所知,就是他和同僚们受到胡锦涛接见之后,由胡锦涛亲自批示给予的经费。他因此能够完成这部专门给中共找问题、找难题的作品。所以,我们看到,胡政权更加开明,胡本人也听得进不同意见。
现在的习近平只能听顺耳的话,于建嵘这样的人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扒粪的”。他从事的研究只要出现在公众舆论面前,就会被执政者认为是典型的“时政有害信息”,就是对习近平政权的讽刺和打击。
我说于建嵘是非常聪明的体制内人士,是因为他善于在不露声色的情况下借史寓今。我注意到,他甚至把当年的黄帅的照片拿出来贴在微博上,自己则是一言不发,此时就是无声胜有声。他还详细陈述过当年的东德如何对公民进行大规模监控、跟踪和告密的陈年旧事。
高新:与邓没法比,习缺自信前所未有
高新说,习近平跟邓小平相比不是一般的不自信而是非常的缺自信。我们也知道,改开之后,中国百姓获得的自由和巨大的经济实惠,跟毛时代相比是无与伦比的,反差是巨大的。这样一来,邓小平当时在党内和百姓中的威望,和现在习近平被中国宣传机器强行捧出来的威信完全不是一回事。
邓从来没想过要利用行政手段来保证自己获得全票,习近平现在这一套让舆论强行就范的做法,就是出于对自己的绝对不自信;只有这样他才得以保证独裁统治在中共党内表面上没有遭到反对;同时在百姓中也是因为高压在表面上得不到反对。只要出现一点点杂音,都会被用“时政有害性”的理由来加以剔除。
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和邓并列起来看,习近平完全没有可比性,完全是将天比地。虽然我们站在反对一党专制立场上,不得不承认,邓小平也是一党专制的代表人物;但是从中国社会进入相对进步的状态,从改良的角度说,邓小平仍然是功臣,习近平真的无法相比。
郝建:具体运作是黑洞,总体模式有性格
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电影学教授郝建说,对于当局的“有害信息”化,我认为,虽然可以去寻找法律条文的依据,或者文字的批示乃至某种精神,或者领导的具体的指示等,但是,我总是对人说,我们面对这样的现象,不要试图去对具体运作进行理解,我的说法是“具体运作是黑洞,总体模式有性格”。
在具体运作上技术上,甭想跟他讲道理;也甭追问到底违反那个条文?这样的说理方式在当局眼里根本不存在。它完全是极权主义的运作特征和制度的需要。大封微博,要从这些具体人的身份上和他们的言行上找规律是行不通的,因为整个就是匪夷所思,看起来充满黑色幽默。不过,中国的文学和电影艺术里是不许有黑色幽默的。
但是,现实生活中,很多标语和发生的事情都是黑色幽默,令人无法理解。比方说张艺谋的作品《一秒钟》原本通过了政治审查,前一秒还被送去参加国际电影评奖活动,后一秒就被撤回了。对其原因,人们也只能猜测,但是,它到底违反了哪个管理程序,还是因为什么思想政治问题,或者是某个高层看后不喜欢,我们都不得而知。我也打听过,人们的回答是,“这个事情很复杂”。
郝建:习邓都在不变体制中,改变体制需人人努力
郝建教授说,我从来不会拿现在的领导人跟邓小平相比,也不会认为,回到改开就能解决中国当前的问题,或者认为改开就是中国的根本方向并会对中国起到根本的作用。我觉得,把习近平和邓小平进行比较也毫无意义,甚至很多层面是模糊的。这两个人都存在于不变的中共体制下,这点是共性。中国现在的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言论自由到底有多少变化,我认为需要从大方面着眼。
我认为,中国体制的实际运作情况,要借用肯尼迪总统的那句话,“不要问体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体制作什么”。那么,体制需要你做怎样的人呢?
中共现在的具体做法其实就是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说的,是“锻造新话语和锻造新人”,这是非常清楚的。还是那句话,具体比较某些领导人或者比较某些政策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不可能期待习近平会走邓小平的道路,而邓本身也有其历史局限性。要改变体制需要每个人都投入其中,不能坐等它自己发生变化。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