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两个维护”大行其道,习近平新党国体制成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02

“两个维护”大行其道,习近平新党国体制成型?

转发此新闻:
刚刚过去的三月份,中共中央密集发文,在党政关系、国家机构改等方面突出强调党的实权化领导,在党政干部选拔和公务员晋升条例中,把“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作为首要标准,标志着19大以来习近平个人独裁及其新党国体制成型。为什么习近平要回归毛泽东的独裁及党国体制?这种体制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能走多远?它与中共先前倡导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能否并行不悖?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新一轮党建整治突出 所谓“两个维护”:一是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和公务员晋升,要效忠习近平个人成为首要标准,这是进一步强化个人极权和独裁,也使人回想当年毛提出过的无产阶级接班人五项标准,后来被林彪简化为三条,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紧跟毛主席有干劲,就是要效忠领袖个人。习近平现在的做法与当时非常相似。二是新规定把过去规定中多少有点民主色彩的内容删除了,比方领导干部选拔要公开、平等竞争、奉行择优原则的说法,在新版中被删除了;老版第九章的“公开选拔和竞争上岗”被全部删除。虽然老的说法徒有形式但并不是毫无意义,毕竟为改进和变化提供空间,现在则是杜绝了这种可能性。现在,公务员竞争程序,首先由党委提出,然后考察资历和群众反映,最后党委审批,从头到尾都是党委做主,党说你行你就行;政府公务员被置于党外的全盘控制之下,人民根本无足轻重。所以,政是党的工具、为党服务。1949以来虽然一直是党国体制,不过,不同历史时期程度有差别,毛时代,毛后时代、江胡和习近平时代都有区别;趋势的差别也存在,79-89也是党国体制,不过呈现出弱化和虚化的趋势,乃至到胡耀邦逝世之前,上层都流传要去除四项基本原则的说法;现在恰恰相反,党国体制被固化、强化和深化都鲜明体现在习近平的整治中。
胡平:两个“维护”已固定,“核心”术远超江胡
胡平说, 201610月中共18届六中全会上,习近平被封核心,说法是“维护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 ;2017年中共19大,习近平思想写进党章,此后,官方关于两个维护这一类的说法出现,不过开始还不统一、不规范,现在两个维护成为固定的、正式的、标准化的表述。江胡时代,胡锦涛从来没当过核心,江在位时虽然也是核心,不过远不及现在的标准化程度。江的三个代表是作为一个思想,而不是一套思想,而且在他下台之后才写进党章,也没有冠名。习近平思想已经成为思想体系,而且在位时便写进党章和宪法,还以自己的名字冠名,甚至被称为21世界马克思主义。概念上看,习近平这个核心远超江泽民,更不论胡锦涛。实际上的意义差别更大。江核心时代还听到民间意义,学术界的西方学说也畅行无阻。习时代则是禁止妄议,不同声音都遭到严厉压制。江胡时代,香港出版关于他们的各种书籍包括小道和八卦;现在则是跨境抓人。造成差别的原因在于这些个人的成长背景、教育背景和个性,但是主要是大社会环境,就是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习近平如果30年前当总书记,坐在江泽民的位子上会怎么做?推想,当年他的想法肯定不一样;即便和现在一样,但是要这么做也行不通,不可能冒着邓小平、陈云等的存在而妄自尊大,而且当时国力也不如现在,在国际上也不敢不韬光养晦。
章立凡:中共要进发帝国,定于一尊不到位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中国未必会停留在新党国的状态,因为已经出现了帝国的特征。党国、帝国是什么?党国是执政党掌握执政绝对权力,代表国家行使主权;百姓要参政先当党员当干部;政党领袖权力超越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帝国原来是皇帝或者女皇作为国家元首,统治人口众多、领土辽阔的国家,治理多个民族,是很强盛的国家。纳粹德国时代自称第三帝国,认为其合法性来自前两个帝国,就是神圣罗马帝国和德意志帝国。现在,历史上称其为国家社会主义时期,与我们现在说法有一拼。2018年两会修宪以来,中国开始由党国向帝国集权;除了强化党的领导,否定中共12大以来的党政分开,特别看出19大尤其是修宪定于一尊之后,其实没有如愿定于一尊,存在相当的无力感。强调两个维护,坚决维护总书记核心和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就是党国和帝国概念呼之欲出。可能更要强化的是核心地位,其外围是党中央权威,集中统一领导,是他的垫脚石和权力基础。看来,去年修宪以后提出过定于一尊,所谓一言九鼎,但是现在看来仍然没有完全到位,还是缺啥补啥,两个维护说明定于一尊没到位;要把忠诚度跟公务员升职和干部身份联系起来:原来公务员归国务院系列,现在由党的中共办公厅发文,就是实际的党政不分:要想生存于体制内必须是党的人,必须忠诚于伟大领袖和党才有前途,这是把个人和体制进行捆绑。这就是他们要做的。
章立凡:规范党法刚开始,塔尖一人是目标
章立凡说,记得过去我们在节目上何频先生也这么主张,就是认为只有习近平通过集权才能推动改革,而且他还写过一本书论述。持这种想法的人不少,因为有先例。有些独裁者任内确实推动经济发展,卸任确实推动国家走上民主化。韩国的朴正熙,智利的皮诺切克,台湾的两蒋,都是通过独裁发展经济,然后让民主到来。在中国,这能否实现有很大变数。中国很大,跟小国或者地区不同,一旦经济形成规模之后独裁和极权也形成规模,尤其有大党做基础要转向很困难,利益盘根错节,利益集团的强大超过任何国家。现在的走向是以党治国和个人核心,最终还是回到传统老路“法家治国”。说是法治,但是出来很多恶法,还有很多法律被不正常使用,结果还是党领导法,无法让国家朝着法制化的现代文明政治的走向行进,这是最大问题。现在看,这两个文件总结三点:一是把近年中国政治方向的变化进行解决,把党领导扩展到全面的领域;二是以中共党内法规形式,以党代政和领政,不再党政分开;三是提高官场效率,反对不作为,要变成有效率的统治机器,但是这点远远做不到。原来润滑剂靠腐败,现在是想让机器跑又不让机器捞点好,这种体制无法运作。这套路数走起来艰难,因为看不出它与世界文明走向的共同点,没有可持续性。但是,他固执己见。而且,今年《求实》一直在发最高领导人的旧文,每期一篇已经共发七篇;上台以来累计发表共29篇,超过过去领导人;此外,大量密集制定和出台党内法规,《人民日报》说,2018年党内印发74部法规(我没全部看到);2018年还印出中央党内法规制定工作第二个五年计划,就是2018-2012年要清理、整理和规范这些文件。他们想在建党100年时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看来,这活儿今年刚开头,以后路还很长,就是要用党这台机器控制整个国家,金字塔尖上坐一个人。但是,是否能如愿实现这个雄心很成问题。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