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红二代齐聚护驾,挺习近平还是保 “家天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05

红二代齐聚护驾,挺习近平还是保 “家天下”?

转发此新闻:
根据香港媒体报道,近两百名中共红二代、红三代日前在北京聚会,毛泽东前秘书,已故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胡乔木之女胡木英在会上称,“当今社会矛盾积累相当严重……各项敏感性复杂性考验“扑面而来”……但相信在习近平带领下能“找回马克思主义、树牢共产主义信仰和理想……创造奇迹”。

分析认为,红二代发言点明中共面临生死危机,虽是挺习,折射的却是红二代面对中国巨变的恐慌与挣扎,担忧的是他们的利益,不是民众的福祉。如何解读红二代的最新表态?习近平会如何回应?
嘉宾:独立时评人,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人小民;前八九学运领袖,独立时评人吴建民
小民:护一党吞私利,红二多认党天下
自媒体《小民之心》主持,时评人小民说,红二代的中心思想就是家天下、党天下,他们把自己的利益、前途和未来与党捆绑在一起。其实,红二代中很多头面人物或者风云人物,其修养和能力都非常平庸,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在政治上占据高位或者在财富上富可敌国。这就是这群人在中国社会中的观感极差的重要原因。
中共作为一个极端的反智集团,明显缺乏反省能力和反思眼光。中共党内的共识就是维护一党、独吞一己私利;这些红二代明显缺乏历史责任感,他们从来都不愿意正视的是,无论中共经历的是成功还是失败,付出代价的永远都是百姓。尽管红二代自己也经历过,但是却绝少有人对中国的百姓忏悔和道歉。
无论如何,红二代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他们的共同利益就在于维护独裁,不让中共这条船翻覆。他们之间当然也有利益冲突。单从交往来说,有些人与习近平关系密切,有些则是疏远了。
胡耀邦两个儿子似乎不在乎批评习近平,这是一类。而孔丹那一类就是维护习近平;有些红二看清世界趋势,虽然要维护统治,但是希望民主。比方说秦晓就是要中共走向民主。习近平非常想拉拢那些有影响力的红二代为自己站台。
小民:拥习者气势下挫,习称王坏了红二好梦
小民说,单就人数而言,本次红二代行动参加的人很少。记得他们最疯狂的时候几乎个个踌躇满志,参加活动的有上千人。当时,他们认为自己的时代到了,却没有想到习近平排斥有影响力的红二代。现在的这些支持者其实是凑热闹。习近平无能无德他们也知道。中国如果发生大动荡,他们中很可能会有人站出来,毕竟他们的影响力和实力,相对普通平民和书生来说具有更大的社会基础。不过,我对他们不抱希望。
辛亥革命时期,清朝崩溃前后也是同样表象。对比之下,红二代既没有学识也没有胆量。而习近平自从修宪后,便遭到各方批评,基本沦为孤家寡人。他们确实需要红二代的道义和舆论支持,以夯实他的统治基础。
现在,力挺习近平的红二代相比习近平刚上台时,其气势和规模已经大不相同。不管怎么说,红二代们力挺习近平和共产党,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是陷入“打江山、坐江山”的落后政治思维而不能自拔。特别是六四之后,中共已经公开把党天下变为家天下,而红二代也认为,维护父辈过去的历史、捍卫自己今天的特权是天经地义的。
不过,习近平称王之后,的确坏了红二轮流坐庄的好梦。这些本来应该与习平起平坐的人,现在只能跪倒在习近平脚下俯首称臣。这个局面风否打破还不得而知。
吴建民:红二挺党不屑习,维护中共为利益
前八九学运领袖、独立时评人吴建民说,红二代等聚会看似力挺习近平,但他们并不是要支持习近平这个人,而是要挽救中共这个党。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后,尤其是进入第二任期之后的修宪和恢复终身制等做法,引发了很多中共退休元老的不满。而红二代的不满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迎头痛击和挑战习近平的包括邓朴方等人。后者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公开称,要恢复中共的任期制,这与习近平的行为形成了针锋相对。
我们看到,习近平要推行极权的做法,遭遇的最大反对声就是来自红二代。这个群体不愿意让中共的声誉因此受到损失。红二代都是体制的受益者,他们的父辈则是体制的受害者。这就是说,红二代经历了历史灾难之后,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最大红利,成为今天中国社会的最大权贵阶层;他们今天所有的利益都是依靠中共的专制而获取和得到保障。
本次红二代等聚会,尽管提到中共执政的各种考虑,谈到面对的各种风险,但是都没有提出问题的实质,没有把症状归结到一党专制上。他们避实就虚、避轻就重,为的是挽救党,而挽救党就是挽救他们自己的利益;只有中共这个党继续存活,红二代才能通过继续依附于它来继续榨取人民的血汗。
说白了,就是如果习近平下台,他们不会在乎;而如果中共这个党要死亡,他们会害怕、会感到切肤之痛。换言之,中共的邪恶就是红二捞取利益的工具。
吴建民:红二并非都顽固,部分认识问题更清醒
吴建民说,的确有一些红二代走上了不同道路。我们要看到,红二不是一刀切,他们并非统统都顽固维护极权,毕竟任何群体中都有另类。不过,关于陈毅之子陈晓鲁与红二群体不同调的说法,我倒是不同意。陈晓鲁不过是被边缘化了,但仍然是体制的受益者。
他的父亲被整肃惨死,他作为后代在改革开放后获得了利益,只不过政治上被边缘化。他在担任高官期间放弃高位而下海经商,肯定也是拉拢了一群权贵阶层,这个过程中跟另外一部分人产生竞争和怨恨也是很自然的。他因为被边缘化之后内心产生不满,所以才会高调议论时政。
而胡德华的父亲胡耀邦虽然是一位公认的良心领导人,但是,胡耀邦也并不是要中共让权,而是希望中共这台党机器更加健康、运作更加顺畅。当然,在怀念胡耀邦的同时,胡德华能听取人民的声音,同时也愿意反映人民的意见,这是值得肯定的。他如今被逼迁,部分原因是中共不能让他享有某些特权,另外的原因是他更多选择站在民众的声音一边,这就意味着与党唱反调,是不被允许的。所以,胡德华同样也是红二代,但是,他能够更加清醒地认识中共党的问题。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