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的文字游戏救不了他的跛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03

习近平的文字游戏救不了他的跛脚

转发此新闻:
中国外交部早已成为习近平实现对外侵略扩张的佞臣。然而近来时运不济,遭到许多国家,尤其西方国家的反击,不得不要改头换面以减少损害,尤其是要推销有习近平印记、也是习近平政治生命线的“一带一路”。为此,最近习近平访问欧洲,以离间美欧关系,他的佞臣们给他做了新包装。这次的包装不同于以前自称看了这些国家所有大文豪的作品而被人耻笑,因为谁都知道他只是小学程度,讲话不是背诵文革语言,就是市井俚语,稍微要抛书包就要读错字。
2019年3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意大利总统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在罗马举行会谈

这次卖弄的是“创新”名词。在访问意大利时,习近平说了句“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立即被媒体与网军吹捧为“振聋发聩”,实在可笑。如果要文言一点,也应该将“人民”改成“众生”。中共过去就要求民众要有“忘我”的奉献精神,并且塑造许多模范人物。经过文革,才发现那是牺牲人民利益的一场骗局。现在的所谓“我将无我”,只是“忘我”的翻版而已,只是似乎披上哲学的外衣。剎那间,习近平似乎变成哲人政治家了。

法国著名哲学家笛卡尔有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被唯物论的中共批判为“主观唯心论”,现在习近平也要堕入唯心论的泥淖里吗?可是即使习近平要冒充哲人政治家,也已经比货真价实的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晚了几十年。

台湾旅日思想家与文史专家黄文雄在2011年出版日文版的《哲人政治家 李登辉之“我”》有论述:

“我是谁?”

“我不是原来的我。”

“我为什么是别人无可取代的李登辉?”

“‘我’就如同‘我’在意识那样,拥有多样,拥有多样性的‘自己’。”

这个“我”比习近平的“我将无我”具有丰富内容,因而成书。而实际上习近平怎么会无我?一天到晚就想做皇帝与扩张权力的人怎么会无我?那才是真正的定于唯一核心的“唯我论”者了。李登辉说过,中华民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爸爸,但要李登辉认领习近平这个儿子,李登辉也不会愿意,因为习近平的博士论文造假,太丢人了。

然而习近平意犹未尽,到法国时再次卖弄一番,对欧盟的国家领导人演说时提出所谓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这些在世界词典里还找不到的专有名词从习近平嘴巴里吐出来,难道会是象牙吗?何况他也没有做出任何解说。然而他可是信心满满的要来解决这些赤字。

相信中国已经拿不出什么东西来糊弄西方国家,于是趁他来欧洲进行撒币外交时趁机胡诌一通。看在钱的份上,这些西方国家的绅士淑女不至于会像特朗普总统那样给人难堪就可以了。

要创造新名词,可以有很多,中国不缺舞文弄墨的人才,可是为什么偏偏选上“赤字”这个词语,我想关键还在这个“赤”字上。赤就是红,赤色国际就是共产国际。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100年前说,“试看将来之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那么习近平谈的四个赤字,实际上就是红色治理、红色信任、红色和平、红色发展。这样不就是赤化全球?这些欧盟国家领袖即使被习近平愚弄而不明白,习近平可是已经得到阿Q式的精神胜利了。

然而习近平这个胜利只是回光返照。岂止他已经内忧外患、众叛亲离,在政治上陷入跛脚,而且他在巴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检阅仪仗队时,走路姿势不同以前,走得相当缓慢,右脚似乎用拖行的方式;习在沙发椅坐下时,要双手扶椅借力缓缓坐下,其间多次向下望自己双腿,三度调整自己坐沙发的位置。又据香港《前哨》杂志报导,习近平已经恢复吸烟,本来控制的比较好的美尼尔氏症也在恶化。

总之习近平再怎么创造新话术,也改变不了已经老化的思维与躯体。中国媒体与网军再怎么模仿袁世凯儿子做假的《顺天时报》,也改不了短命皇帝的命运。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