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克强访欧,前后两副面孔?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13

李克强访欧,前后两副面孔?

转发此新闻:
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之后 ,总理李克强本星期也高调出席欧盟峰会和与中东欧国家的“16+1”峰会。

有分析人士认为,李克强这次访问欧洲,前半段的欧中峰会和后半段的16+1峰会,体现出完全不同的气场。前半部分是放下身段,消除欧盟对于中国的警惕和疑虑,并在贸易上做出让步,承诺遵守国际规则;后半部分则是以大金主的身份高举一带一路大旗,以大撒币方式赢得各国追捧。
李克强如何在欧洲使出一软一硬的两手策略?中国对欧洲国家各个击破的战略,是否能成功地分化它们的对华立场?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纽约时事评论人士横河;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
李克强这次访问欧洲期间,海外不少中文媒体出现习退李进之说,也就是习近平的经济政策失败,李克强的政治影响力相对上升,在经济政策上的发言权变大。
杨建利很不赞成这种带有主观臆想的分析,很多人都一厢情愿地同情李克强,反对习近平。说习近平的经济政策错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点啊?李克强推广的一带一路,这还是习近平的经济策略啊。
横河说中共的政策作为一个整体从来没有改变过,海外华人媒体喜欢炒作鸡毛蒜皮,推测宫廷内斗。至少在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对目前政策的反思和转向。
夏明说习近平已经把大的格局扭转过来了。习近平已经去了欧洲访问,把风头做足了,剩下的事情由李克强去具体执行和收尾。如果李克强做好了,那就是习近平的功劳,如果李克强没做好,很多经济下行的责任就是李克强承担。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君王和宰相的关系。
有观察人士认为,李克强这次访问欧洲,前半段的欧中峰会和后半段的16+1峰会,玩的是两手策略。前半部分是放下身段让步妥协,后半部分则是以大金主的身份高举一带一路大旗。
杨建利说中共从来就是分裂的,主要看对手是谁。需要中共弱,中共就扮弱。西欧是强国,也有集体反制中国的迹象。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在未来也会影响中共对待欧洲的态度。面对西欧强国,中共没有办法强制推广他们的计划。但是16+1基本上是中欧国家,相对比较落后,需要中国投资,手续简单、没有许多附加条款。李克强到了这里当然就成了大爷了。
李克强这次访问欧洲出席第二十一届欧中峰会,面对来自欧盟前所未有的强大压力,要求中国改变贸易不公平的做法。他此行做了什么让步?欧盟的压力是否见效了?
横河说欧盟的压力和美国的压力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欧盟只是在美国施加压力之后发现欧盟和美国的利益是在一边的,因此也想在美国施加压力的同时,也施加自己的压力,趁机把自己的要求都提出来。
在欧中峰会前夕,李克强在德国报纸发文,强烈否认有关中国试图分裂欧盟的指责, 但被一些媒体批评为“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国有没有分化欧洲的意图?
中国以经济手段各个击破的策略到目前为止是否成功?夏明说中国在试图和俄罗斯结盟,中国当然恐惧看到一个统一发声、强硬立场的欧洲。但是习近平在欧洲访问的时候,马克龙就把德国总理和欧盟领导人邀请到一起与习近平会谈,就是为了展示欧洲的统一立场。
另外,欧盟也会紧跟美国、与美国有协调,采取与美国一致的对华方针。欧洲的团结和强大对中国来说是双刃剑。一方面,中国要在欧亚大陆扩展自己的一带一路,欧洲的团结对中国所采取分而治之的方式不利;另一方面美国的强势使得中国表面上支持欧洲的统一,因为欧洲现在面临分裂和英国脱欧,当然希望有大国来支持自己的统一。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给欧洲一个定心丸,支持欧洲统一,在一些与欧洲有共同利益的方面,联合起来对抗美国。
杨建利说欧盟整体上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如果中国和欧洲集体谈判,就很难突破,而且欧洲更重视和美国的关系。中国如果一对一单挑每一个欧洲国家,就比较容易达成协议。德法已经感到这种威胁,最近开始抱团。欧洲作为统一市场,决策不能统一是个大问题,突破一个国家就等于突破整个欧盟。
说到两面手法,中国并不是唯一一家。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内的欧盟国家领导人都对中国有相当尖锐的批评。比如马克龙就说,“中国在利用我们的分歧,欧洲天真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但是转身就和习近平握手言欢。从这次欧中峰会的联合声明也可以看出,欧盟还是希望和中国保持伙伴关系,而不是一个月前欧盟政策宣言定位的“系统性竞争对手”的关系。如何看待欧洲国家自己的两面手法?
横河说欧洲传统上从二战之前就是绥靖主义。后来欧盟北约的系统是和美国的马歇尔计划有很大关系。美国不同,美国是一个统一的独立的实体,川普上台之后,在全国形成统一的对华政策。
欧盟和美国不同,欧盟并没有把中国的威胁看得那么严重。当然在贸易上,他们希望平等,但是他们没有这个力量独自改变现状,他们只是借着美国改变现状的气势从中取得一点东西。欧盟也有很多地缘政治考虑,他们传统上以俄罗斯为敌人的传统思想还没有转变。他们希望的是付出比较小的代价,得到更多的东西。
《纽约时报》的分析认为,在限制中国威胁方面,欧洲比美国滞后了不少。例如, 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能够审查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但是欧盟却缺乏类似有执行力的机构。你认为欧盟现在的觉醒是否能改变这个现状?
夏明说欧洲在利用和美国的关系在进行某种投机。欧洲现在也面临三大分裂:欧盟的脱欧倾向;欧洲国家的百姓出现左翼和右翼的分裂;欧洲和西方盟国的裂痕,他们现实地看到特朗普的一些政策使得西方盟国之间出现裂痕。在这种情况下,欧盟希望能够左右逢源,但是很多时候事与愿违。
这次峰会也正值中国国内政治环境倒退,对新疆等少数民族的控制引发国际关注。欧盟回避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由来已久,最近有没有改变?
杨建利说这首先要看欧盟和美国的关系。美国面对的所有的贸易问题,同时也是欧盟的问题。美中贸易谈判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到欧盟;欧盟和美国的矛盾是钱,但是和中国的矛盾更深刻,还包括国家安全、政治制度等等问题。
这也是美国面临的和中国的复杂深刻的挑战。所以美国和欧盟应该最终会走到一起。人权也是美国和欧盟面临的对中国的矛盾之一,最近几年都采取回避态度。而且中国最近一二十年经济强大之后,对于国际声音不那么在意了,使得人权工作非常困难。现在时机出现了,中国非常想和美国和欧盟有正常的贸易关系,这是把人权和贸易挂钩的最佳时刻。但是他们还没有这么做。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