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创钢琴奏《梁祝》 巫漪丽逝世 / 文革遭批斗力保双手 哀求「打我的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22

创钢琴奏《梁祝》 巫漪丽逝世 / 文革遭批斗力保双手 哀求「打我的脚」

转发此新闻:
一曲《梁祝》成绝响,中国第一代钢琴家巫漪丽传奇落幕,前晚在新加坡出席音乐会时晕倒,抢救无效,最终不治,终年89岁。她6岁学琴,18岁成演奏家,曾获总理周恩来在中南海接见;首创的《梁祝》钢琴演奏广为流传,成为一生代表作。最终却因一场文革被迫离开故土,1993年起移居新加坡。长年与琴相伴,在新加坡被称为「曾祖母级钢琴家」。

中国第一代钢琴家巫漪丽前晚去世,图为她前年用钢琴演奏《梁祝》。

据报道,巫漪丽20日晚出席新加坡维多利亚音乐厅一个音乐会时感到不适,在走向洗手间途中因体力不支晕倒,送院抢救延至当晚10时不治。巫在新加坡没有家属,当地音乐家协会将为她办理后事。

中国音乐界当年代表最高演奏水准的室内乐小组成员,原中央乐团三重奏演奏家:(右)单簧管演奏家:张仁富(中)钢琴家:巫漪丽(右)大提琴演奏家:马育弟

18岁成演奏家 获周恩来接见

出生于1930年的巫漪丽现为美籍华人,旅居新加坡26年。她出身名门望族,外公李云书曾资助孙中山辛亥革命,父亲巫振英早年留学美国,归国后成为国内一流的建筑师。巫小时候受到电影影响,对钢琴曲一听倾情,自6岁起要求习琴,18岁成为上海滩的钢琴演奏家。她曾师从世界钢琴大师李斯特的再传弟子、意大利著名音乐家梅百器(Mario Paci),与中国老一辈钢琴家吴乐懿、傅聪同门学艺。24岁已担任北京中央乐团首任钢琴独奏家,并曾获总理周恩来接见。巫还多次代表中国到波兰、丹麦等国演出,或为访问中国的外国领袖演奏。

1959年,正当各界积极为中共建政10周年献礼,巫漪丽当时所在中央乐团在各地演出,很多听众表示想听《梁祝》,但碍于《梁祝》本为小提琴协奏曲,没有钢琴伴奏。巫便到资料室借谱,闭关研究三天三夜,才创作出流传后世的钢琴曲,亦成为《梁祝》小提琴协奏曲钢琴部分的首演者。巫去年曾在央视节目弹奏《梁祝》,在国内引起回响。

定居新加坡 晚年教琴为生

不过前半生顺风顺水的巫漪丽,在文革期间受到迫害,80年代独自离国、赴美深造。直至1993年定居新加坡,租一个单位,和房东一家人同住屋檐下,以教琴为生。活到老学到老,巫时常在当地的南洋艺术学院听音乐会,而且每天坚持练琴。她说:「从前有位钢琴家说过,一天不练琴自己知道,两天不练邻居知道,三天不练全世界知道。因为一演出就不顺手,我不是聪明绝顶的人,所以我不能偷懒」。

巫漪丽在文革时曾受批斗,幸保双手。


文革遭批斗力保双手 哀求「打我的脚」

巫漪丽前半生年少成名,多次代表国家到外国出演。但好景不常,一场文革浩劫险些让她失去双手,更要苦苦哀求造反派「打我的脚」;丈夫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判囚10年,两人分离,巫从此没有再婚。

文革前期的巫漪丽正值事业高峰,不但被评为国家一级钢琴演奏家,更获当时总理周恩来接见。但1966年文革席卷全国,巫的音乐事业被迫中止,钢琴被「无产阶级」打翻在地,红卫兵、造反派禁止她弹琴。有一晚更闯入其住所,蒙眼将她带走、殴打。 

丈夫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

为力保双手,她苦苦哀求对方「别打我的手,打我的脚吧!」最终留下脚患,脉管炎至今仍严重。巫和她的一些同事被送往北京郊区的干部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而她的丈夫、中央乐团的小提琴家杨秉荪也被带走,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判囚10年,同时签字与她离婚。两人自此分离,杨其后重获自由回到中央乐团,另娶他人;而巫没有再婚,离乡别井,辗转间到新加坡定居。踽踽独行数十年,只道:「只要有钢琴陪伴,就不会感到孤独。」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