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薄煕来缘何阴魂不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11

薄煕来缘何阴魂不散?

转发此新闻:
据中共央视网本月9日的消息:从4月上旬开始,中央扫黑除恶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11个中央督导组将分赴11个省、区、市开展督导工作。目前第16、第15、第11督导组已经分别进驻湖南、江西、浙江三地开展督导工作,受理当地涉黑涉恶举报线索。

左图:薄煕来;右图: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

按照全国扫黑办主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的说法,“高规格大规模组织开展扫黑除恶第二轮、第三轮督导,充分表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专项斗争及其督导工作高度重视”。

陈一新上月27日曾在中央扫黑除恶第二轮第三轮督导工作动员培训班上特别要求:要深入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部署,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充分发挥中央督导“利剑”威力,紧督依法严打、紧督“打伞破网”、紧督“打财断血”、紧督责任担当,推动扫黑除恶再掀新一轮强大攻势。

请注意,陈一新这里又重新祭出了“严打”一词。

陈一新还要求说:扫黑险恶,要作为平安中国建设的要事急事来抓;要作为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民心工程来抓。黑恶势力称霸一方、欺压百姓,是人民群众最痛恨之事;对扫黑除恶,人民群众拍手称快;对扫黑战果,人民群众真心叫好。只有扫除黑恶势力、铲除其滋生土壤,才能让老百姓安居安业安心。

这段表述,听上去就是当年薄煕来为他在重庆开展“打黑除恶”建设“平安重庆”的广告词。人们都还记得当年薄煕来为了建设他所谓的“平安重庆”,特别从东北调去了他的政治把兄弟王立军主持“打黑除恶”运动。现如今,“薄规习随”,“东施效颦”,习近平有样学样,也是安排自己过去在地方主政时的政治心腹陈一新出任了中央扫黑办主任。

可能已经有本专栏的读者和听众特别关注过这位陈一新。

陈一新

此人也是插队知青出身,土生土长的浙江地方干部,1992年11月,调入中共浙江省委办公厅工作,先后在调研写作处、党群政法处、综合处任职。2000年6月升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与张德江、习近平、赵洪祝三任省委书记有过交集。
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夜习近平从福建省长平调至浙江省长,待十六大上被安排为中央委员后即被宣布接替了张德江浙江省委书记职务 。陈一新随被安排和钟绍军一起,专侍习近平 一人。2003年7月,习近平安排陈一新以浙江省委副秘书长身份开始享受正厅局级待遇。习近平2007年调走上海时只带走了钟绍军一人。

2013年底习近平主持成立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自任组长,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兼任了该小组的常设办公室主任。一年多后,已经是浙江省委常委兼温州市委书记的陈一新则被习近平钦点进京,安排 为主持深改办主持日常工作的专职副主任,重新回到习近平身边工作。

回到习近平身边一年时间后,陈一新又被习近平外放至湖北出任省委副书记兼省府武汉市委书记,待十九大上将其安排进中央候补委员序列后即将他重新调回京城。

2017年12月,习近平下令安排钟绍军为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三个月后,宣布陈一新为正部长级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前者为他习近平监督“枪杆子”,后者为他习近平掌握“刀把子”。

从此京城里便有传闻说,十九大上安排的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和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赵克志的接班人习近平都已经安排妥当,已经在十九大上进入中央委员序列的现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习近平在福建时的旧部王小洪将在二十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并兼任下届政法委书记,而陈一新届时将会接替赵克志的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职务 。

去年一月本专栏曾连续发表了《“运动了!“----习时代恢复了毛时代的政治常态》和《习近平发动“扫黑除恶”等于是在要求全党全国向薄熙来看齐,向王立军学习》两篇文章,介绍了去年,也就是2018年的1月26日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声称“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各地区各部门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充分认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部署上来,科学谋划、精心组织、周密实施,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仗。“

什么叫“专项斗争”?就是“专场运动”的意思。比如中共建政之初的“三反”、“五反”运动,官方的权威释义就是:1951年底到1952年10月,在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中开展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和在私营工商业者中开展的“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骗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的统称。在中共的政治词典里,所谓“开展一场斗争“和”开展一场运动“完全是一个意思。

当时,中国大陆的知名法学家贺卫方先生特别在朋友圈发出了他十年前批评重庆打黑的旧文并加了一段“前言”:“听说又要‘打黑’了。十年前是重庆,如今是全国。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文革不肯去,心中长苦悲”。

“薄熙来当年是‘打’,习近平如今要‘扫’了,”旅居美国的历史学者任松林去年初在网络政论节目“书斋夜话”中总结道,“薄规习随”,习近平在做同样的事,不过是抹去了薄熙来的名字。

至于为什么薄熙来在重庆的口号“打黑除恶专项行动”被习近平篡改成“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外界的评论一致认为要避“重庆打黑之嫌”。其实,习近平当年到重庆力挺薄煕来时,在不同场合的几次公开讲话中都是把薄煕来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说成是”专项斗争“。如今,为了突显他习近平的“不是薄熙来,胜似薄熙来”,只是把“打”字换成了“扫”。打是“打击”,扫指“横扫”;打黑的“打”字针对的是“点”,而扫黑的“扫”字针对的是“面”,不但是“面向全国”,而且还必须“不留死角”。正如习近平喜欢朗诵的“毛主席诗词”中所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而“行动”和“斗争”的区别在于,“行动”针对的只不过是“一时一事”,“阶段性”和“时效性”很强,而如今习近平将“行动”改成“斗争”,则是从持久和持续角度出发。即使从字面上理解也是如此。也是正如毛泽东当年所说: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开大会讲,开党代会讲,开全会讲,开一次会就讲……。

习近平在他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诏告全党全国:“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事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事关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言下之意,如果不在过去薄熙来主持的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成功经验”基础上再接再励“,“四个伟大”,特别是“实现伟大梦想”的梦想就会落空。

本专栏一年多前的《习近平发动“扫黑除恶”等于是在要求全党全国向薄熙来看齐,向王立军学习》一文中已经总结过:当年的重庆“打黑”只不过局限在重庆当地,现如今成天强调“看齐意识”的习近平终于实现了他当年在重庆市全体党政要员面前向薄熙来做出的郑重承诺:一定要把重庆打黑除恶的实践经验和方法向全国推广,事实上就是在要求全国各地的党政负责人和政法要员:向薄熙来看齐、向王立军学习!

2011年薄煕来和王立军陪同习近平“看望了英姿飒爽的女子交巡警队员们”之后即重点观看了重庆市“打黑除恶资料汇集处”。习近平对恭敬地挺立在他面前的王立军夸赞说:“当前,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还面临各种威胁,社会上还有坏人!坏人在有些领域、在某些时候活动还很嚣张,给人民群众带来的灾难还很大。重庆市委把握住这一点,真正从以民为本出发,开展了‘打黑除恶’斗争,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成果,重大胜利,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是深得民心、大快人心的。重庆的‘打黑除恶’做得好!希望认真总结经验,围绕改善民生、维护民意、便利群众等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平安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

在重庆市干部大会上习近平又强调:“…… 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这些成绩是……以熙来同志为班长的一班人,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开拓进取、艰苦奋斗的结果。“

按照薄熙来当时公开讲话中的说法,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兼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做过9次批示,“要求对重庆的一些作法认真总结和推广”!这就是为什么 事实上薄熙来倒台、王立军入狱后,中共官方媒体不但从未批判、质疑过“唱红打黑”四个字,反而是当时官方各级媒体都接到了不得在报道“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的新闻和评论中涉及“唱红“和”打黑”的“中央下达的通知“。而当时的国内媒体上只有一些敢打”擦边球“的非官营网络媒体上让”唱红打黑“成为贬义词。十九大之后 ,把“打黑除恶专项行动”表述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他习近平就把自己当年亲自前往重庆大力支持、高度赞扬的薄熙来和王立军在重庆主导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的成功经验”变成自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如何实现“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了。
中共官媒报道说习近平早在主持浙江省委时即已经注重“平安建设“,曾亲自兼任”平安浙江建设领导小组“的组长。这自然又令人联想起薄煕来主政重庆时习近平 对他的”平安重庆“建设的大力推崇。2011年5月,新华社曾发表评论《习近平肯定重庆“唱红打黑”说明什么?》。评论的“核心提示”是:“习近平近日调研时对重庆开展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活动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做法予以肯定。他高度评价重庆在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和加强社会治安方面取得的成效,希望重庆认真总结经验,进一步形成构建平安重庆的长效机制。“

日前上百度搜索了一下“平安重庆”,赫然发现该词条居然是薄煕来倒台之后特意为他评功摆好的内容。

该词条内容很长,以薄煕来语录开头。内容是: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他们有事着急,写信上访,我们当然要认真对待。今天,人民当家作主,一定要让群众打得起官司,有理就打得赢官司。执法人员要管得住自己,震得住坏人,帮得了百姓。 ——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

词条具体内容中也一再出现“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煕来”的表述,同时也把当时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对薄煕来领导的重庆市委的“平安重庆”建设的“国家层面的认可”介绍得非常详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