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从楼继伟去职看中国决策之执拗

转发此新闻:
与左中右被整肃不同,前财长楼继伟只是个体制内改革派,44日被免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一职后,日媒《日经新闻》分析说跟两会期间接受外媒采访时公开批评中国制造2025有关,后被媒体广泛转载。事实上是这样吗?


根据《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章程》规定:理事任期三年,届满由国务院重新聘任。对理事长的期限未做规定,查询楼继伟之前的理事长大多在70岁之前离职,68岁的楼继伟本来也应在一年内离任,为何在其即将届满忙不迭的将其去职而引起国内外关注?

根据《新京报》报道,410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称,仅从制度赡养率上看(不考虑人均待遇的提高),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支付压力在不断提升。简单地说,2019年是由接近两个缴费者来赡养一个退休者,到了2050年则是几乎一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个退休者。2035年养老金耗尽结余。

由于众所周知养老金缺口十分大,并有扩大趋势,在中国,对一个单位或部门的重视程度主要看任命的主要领导的影响力,特别是「级别」,至楼继伟的前五任理事长,依次为刘仲藜、项怀诚、戴相龙、谢旭人、楼继伟,均为正部级。四人均是从财政部部长职务上卸任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仅有戴相龙于20081月从天津市市长转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理事长。他有多年银行业工作经历,曾任央行行长、党委书记七年。而接任楼继伟的是唯一一个副部级官员财政部副部长刘伟。

如果按照69岁从社保基金理事会退休惯例,还有八个月楼继伟就满69岁;如果按照三年一届惯例还有七个月届满。那时候让其去职想必没有人再怀疑是「打击」了。


空而不实的顶层规划
中国改革开放成就都不是甚么顶层设计计划出来的,农村的包产到户是安徽农民冒生命危险自己探索出来的。顶层不瞎折腾,不阻碍,社会就进步了。

回顾十多年来的所谓顶层设计,失败者、落空者不计其数。胡温时代也比较多,在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后的200812月初,温相乾纲独断一个人决定四万亿刺激政策,被李毅中透露了出来,时任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以没钱直接抵制,然而四万亿还是推行了,银行配套资金砸进去至少十万亿。地方财政融资平台就在那时期蓬勃发展起来。说实话,那时候总理对财政金融拥有绝对主导权,顺便说一句,温对批评四万亿和其他政策者只是关注,不玩撤职和喝茶,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公开批过四万亿;我在其任内在凤凰卫视中批过他是唯一不能指摘银行垄断的,垄断根源在温相自己。吴没被撤职;我也没被喝过茶。

胡温制订的2020年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马上到了,人民币国际化越来越远,你怎么玩国际金融中心?

今年2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上,楼继伟指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缺乏市场化改革精神,已经沦为「行政运动式」。他还批评民企党组织建设工作中的错误做法和过左言论说,「党的作用代替公司的决策,对民营企业的信心影响很大」。楼继伟主张扩大农产品进口。他说:「价格放开之后,资源配置的结果,必然是粮食生产减少。其实不必过份担忧,适度进口就行了。」导致迅速离职是对中国制造2025评论,楼继伟说,科技变化迅速不能计划,他当时反对,事实上也是一事无成。

重大的政策出台难道不进行可行性研究?不考虑基本常识?不考虑是否符合WTO规则?美国一反对不是歇菜了吗?在去年11月美国国会公开威胁要把香港独立关税区取消,今年卤莽推出大湾区,美国困了这边就递枕头。只能重大决策出现错误,连前内阁成员当时不能反抗事后也不能批评?这就是新常态?

来源:苹果日报 / 贺江兵  中国金融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