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3

不爱国者不得读书

转发此新闻:
中国湖南城市学院在官网上发布了对网名为「贵州省省草王英俊」土木工程学院土木工程专业大一新生王栋的处理结果,王栋被取消入学资格。

习近平统治的中国,正是一个「爱国贼」横行霸道,爱国主义成为皮鞭和警棍的国度

王栋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呢?据媒体报导,王栋在网上发表「爱国是不可能爱国的,老子一辈子都不可能爱国」、「军训到底有什么用,都大学了还想着给我洗脑」等言论,引发争论。他还多次在学生宿舍发表类似言论,对同室同学的爱国言论冷嘲热讽。经举报,校方决定,王栋散布辱国等极其错误言论,影响极坏,取消其入学资格。

其实,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王栋,比他的大部分同龄人更加聪明睿智。我相信,即便被取消大学的入读资格,他照样可以自学成才。

但是,此案例已然表明,中国进入了一个「不爱国者不得读书」的黑暗时代,正如作家哈金所说:「在一个宗教禁锢、艺术凋敝的国度,各种学科和领域都服从国家,人的心灵被束缚,容易受到巨大创伤。」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受教育之权利,并未给此权利设定界限,比如「爱国者」才能受教育,「不爱国者」就不能受教育。湖南城市学院的这一决定,严重违反了中国的现行宪法。不过,宪法在中国从来是一纸空文,习近平「从娃娃抓起」的洗脑教育之命令比宪法更有权威。

而网友和室友对王栋的举报更表明,中国无需数安装以亿计的摄像头及运行无孔不入的「天网」,中国人彼此之间的监视、举报和伤害已经到了「没有硝烟的内战」状态。当王栋说了几句「不爱国」的言论而被举报并被剥夺受教育权的时候,我为每一个中国人感到耻辱,并以自己摆脱了中国人的身份而自豪。我对中国早已无爱,我想当哪个国家的公民,我想痛骂哪个国家,都是上帝赋予我的不可剥夺的自由。我既当了美国公民,又要致力于批判中国和解构中国,我岂会在意爱国贼们的鬼哭狼嚎。

十七世纪英国作家撒母耳约翰逊博士(Samuel Johnson)说过:「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十九世纪俄国流亡思想家赫尔岑在回忆录《往事与随想》中也说:「在沙皇尼古拉的统治下,爱国主义成了某种皮鞭和警棍。」在中文世界,「爱国贼」一词于一九二二年首次出现在剧作家陈大悲的独幕剧名《爱国贼》中。如今,习近平统治的中国,正是这样一个「爱国贼」横行霸道,爱国主义成为皮鞭和警棍的国度。

而义大利民族英雄马志尼在《论但丁对祖国的爱》一文中指出,如果国家不具备民主的内涵,则不仅不值得爱,而且应当奋起反抗暴政。他说,他要以人民的祖国反对国王的祖国,在真正的祖国中所有公民必须享有同等的政治权利。
一个不给予穷人、妇女或黑人政治权利的共和国是不符合其原则的,一个真正的祖国不能在国内还存在陌生人,祖国必须保证每个人的来自公民身份的尊严以及由教育与劳动保障的尊重与自尊。他以富于感染力的笔墨写道:「一个国家并不仅仅是片领土;特定的领地只是基础。国家是来自那一基础的观念;它是一种热爱的情感,约束那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同胞情感。只要你的兄弟中的一个在国家生活中没有自己的一票,只要又一个人没有受到教育,只要有一个淫威没有工作而被迫在穷困的地方憔悴地劳动,那么你就没有一个应该有的国家,属于所有人,为所有人服务的国家。」以此而论,中国是谁的祖国呢?

当祖国不自由时,那些反抗暴政的公民,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哈金在哈佛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举出德国绍尔兄妹(Hans and sophie Scholl)的例子。绍尔兄妹并未受到纳粹的迫害,但他们认定希特拉是邪恶的,纳粹在把德国引向灾难,于是组织「白玫瑰社」,在慕尼克散发传单和进行演讲,最后被捕并被处决。二战之后,在多次关于「谁是当代最伟大的德国人」的评选中,绍尔兄妹都名列榜首。

哈金指出,绍尔兄妹反对纳粹,是出于理念和信仰,不计较个人得失,宁愿为自己的信念作出牺牲,这是一个更高层次。对于知识份子来说,不能因为国家没有直接伤害你,就放任它怎么做都可以。「除了个人和国家有平等的契约关系,还有更高的层次、更高的价值系统,凌驾于国家之上,是人类共有的。」毫无疑问,刘晓波和陈光诚等反抗中共暴政的勇士,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和爱自由者。

来源:上报 / 余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