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5

「习李体制」没你想像的稳定

转发此新闻:
三月初,中国举行全国政协会议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两项会议向来被外界视为北京诠释国内外挑战以及释放重大政策方向的指标,就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不讳言,中国正面临百年来未遇的变局。矛盾的是,已经成功巩固权力、甚至修宪取消任期制的习近平,理应对全盘局势有所掌控,何以仍然对中国前景忧心忡忡?

习李体制面临的挑战同时也来自共产党内部

在北京两会召开之前,中国的确面对史无前例的内、外部压力,这也让总理李克强在进行工作报告时,频频拭汗。这些压力包括:美中贸易战与中国经济衰退、中国内部社会不稳定因素蠢蠢欲动、中国高层派系斗争直指集权力于一身的习近平等。

首先,美中贸易谈判时程一再延宕,川普政府决定延后原订31日提高对中国输美产品增加课税的决定,目的就是要看北京高层能否在两会举行期间,针对美方最为关切的「结构性改革」,做出具体的承诺与行动。这些「结构性改革」包括不当补贴国营企业、强迫外资技术移转、违反智慧财产权等。

但从川普事后的反应不难看出华府对北京两会的失望。原本川普期待3月底能与习近平进行所谓「协议签署高峰会」,后来决定再顺延,一说是4月,另一说可能要到年中。川普更扬言如果协议无法令他满意,他随时都会像2月底与北韩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内会面时一样,转头就走人。

日前才从「通俄门」调查报告中顺利脱身的川普,更能摆脱国内政治的掣肘,专心与金正恩和习近平这两位对手周旋。美国经济情势未见颓势,失业率也降至历年最低,川普在共和党内没有竞争对手,民主党初选则是出现十多人表态角逐的混乱场面,更让川普的连任之路老神在在。

经济成长持续停滞

反观中国经济成长持续停滞,李克强预估经济成长率落在6%6.5%之间,但观察家咸认这个数字过于过估。尤有甚者,中国的投资环境急速恶化,仍然坚守中国市场的企业,必须承担更严格监管机制及生产成本提高的风险。而中国房地产、股汇市、金融体系、债务危机皆是引爆点,也难怪李克强在报告中再三强调「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这「六稳」,无形中也严动冲击习近平好不容易打造的「习近平模式」。

北京面临在私营经济低迷情况,再度兴起「国进民退」的政策方针,导致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受到压缩。美中贸易战的不确定性,让多数台商与中资决定撤资,以规避日增的出口成本。两会期间,李克强端出减税大菜,希望降低企业负担,但能否有效挽回企业的信心,前景并不乐观。更遑论北京提供近2,400亿美金的财政刺激方案,也将大幅拉高整体预算赤字。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公布的「2019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如果美中贸易大战无法歇停,川普最后决定对中国输美产品关税由10%提高到25%,将造成中国出口增长大幅降低,中国国内GDP可能再下降1%,影响所及是440万人将失业下冈。

至于美国最关切的「外商投资法」,尽管最后修法明订给予外商「准国民待遇」,也强调地方政府不得要求外资技术移转,但法律采负面表列,且并无明文规范中央政府,仍然欠缺透明性,外资反应并不正面。这也是为何川普表达不满意的主因。

集体性抗议事件频传

此外,由于经济走势颓跌,引发社会不满,中国内部集体性抗议事件频率逐步升高。2018年有关民众维权活动就包括跨地域的退伍军人维权抗争、卡车司机罢工事件、网路借贷集体倒闭事件等。虽然北京不断投入比国防预算还高的「维稳」预算,甚至引进人工智慧、脸部辩识等高科技技术,以及建立社会积分制度,来强化内部管控与监视,但这股日渐累积的社会不满何时会爆发成全国性运动,是令北高层最头痛的挑战。

最后,习李体制面临的挑战来自共产党内部。受到外部环境影响,习近平的权威也受到严厉考验。在两会以前,共产党内部各派系已伺机而动,准备藉由贸易战的失败,在两会期间将习近平拉下台。以江泽民为首的「反习」势力已经集结,极力透过广宣媒体,鼓吹民族主义情绪,要求习近平不能向川普让步。

一个迹象显示此一变化。过擒在两会举行前夕,共产党皆会先召开中央全会,确保重大政策方针走向。但今年却没有先召开中央全会。这显示共产党基层对北京当局的不满,也意味习近平与党内高层出现内部分歧,才无法对重大政策进行决议。由于习近平已经集权力于己身,中国中央政治局也没有集体决策权,未来任何风吹草动,千夫所指就是习近平平。习近平的威信可能因为处理社会经济问题不当,或是因应美中关系不够强势,进而权力遭到削弱。

也因为如此,外界更应关注习近平处理国内外挑战的手法,包括他会否藉由操作新疆、台湾与南海议题来转移内焦点。习近平在年初「告台湾同胞40周年」谈话已强势标志统一路径图,也向台湾政党表明所谓「九二共识」就是「一个中国原则」和「一国两制」,台湾总统与国会选举已经进入初选白热化,朝野政治人物更应谨慎因应习近平统战与威吓的两手策略,同时确保在中国台商利益与台海稳定。

来源:上报 / 韦行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