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牛鬼蛇神”重现中国 始作俑者是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05

“牛鬼蛇神”重现中国 始作俑者是谁?

转发此新闻:
就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当局鼓励中国的学校学生揭发和清除当局认为是言论出轨的教师、中国高校教师被因此“下课”的消息不断传来、中国教师人人自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因言获罪之际,授予习近平博士学位的北京清华大学日前传出一个学生向中共当局揭发一位老师发表所谓“错误言论”并声言要在大学课堂上扫除“牛鬼蛇神”。“牛鬼蛇神”再度成为中共当局所所默许甚至是鼓励的说法,这种局面引起中国公众的忧虑、谴责、议论。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在“文革”期间被游街批斗

按照还没有完全被中共当局控制的网络百科全书维基百科的说法,“牛鬼蛇神原是道教、佛教術語,说的是阴司的鬼卒、神人等,后成为固定成语,比喻邪恶丑陋之物。在中国文化大革命中成为专用术语,指要被打倒冲击的人的统称。‘牛鬼蛇神’的称谓取代了(中共前独裁者毛泽东的打手、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康生所提出的‘黑帮’的称谓。”
历史记录显示,毛泽东早在1955年、也就是在中共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后的第六年首先将“牛鬼蛇神”这种说法用于形容当局所要镇压的人。随后,到了1966年毛泽东发动中共当局后来自己也承认是大灾难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牛鬼蛇神”的说法被广泛使用。被当局打成“牛鬼蛇神”的人受到非人的待遇,关押他们的地方也叫做“牛棚”。
相隔半个多世纪之后,“牛鬼蛇神”的说法在中国再度登堂入室,再度出现在北京清华大学。这种说法出现在一个学生向中共清华大学党委和纪律检查委员会提交的告密报告中,而中共当局及其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对这种令人联想到残暴的毛泽东时代和残暴的“文革”时期的说法坦然接受、没有评论,更没有批评,这种局面在中国公众当中引起强烈的不满和不安。在“文革”期间,不计其数的中国人被强加“牛鬼蛇神”的恶名,被打死打残。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当年也是“牛鬼蛇神”的一员,只是因为侥幸活下来。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说,“牛鬼蛇神”这种说法在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大学、在授予习近平博士学位的北京清华大学重新出现绝非偶然;这种现象清晰地反映出习近平的个人成长经历,以及他与毛泽东在仇视知识、仇视知识分子的心理和心态上一脉相承。
胡平说,毛泽东一方面年轻时可能因为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据说是感到一些教授对他轻慢从此便恨上了知识分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中共在成立初期主要是知识分子主导的,无论是陈独秀还是李大钊都是北京大学教授,毛泽东一度的死对头张国焘也是北京大学的学生,中共后来的领导人王明则是有留学的经历,这一切使自卑感严重的毛泽东对知识分子终生嫉恨在心,他这种嫉恨也时常公开表现出与来。
胡平指出,毛泽东对知识分子、对学历比他高、有专门知识学有所长的人的嫉恨在中共正式发表的文件中也有清晰的显示。毛泽东自称他的中国革命理论是“山沟里的马列主义”,是真正有价值的中国革命理论;毛泽东也反复表示鄙视“言必称希腊”的人;毛泽东的这些话语清晰地反映出他的自卑感以及他对有系统知识的人、对有出国留学经历的人的仇视。因此,毛泽东大权在握之后便有权任性,有机会就要迫害知识分子,以对世人显示知识分子是多么无能无知,他自己才是真正有能力,有知识。
在胡平看来,在有严重自卑感和对有系统知识的人的仇视方面,习近平与毛泽东可谓志同道合。
胡平说,“习近平也有同样的问题。我先前说过,按说在现在这一批中共领导人都是在开个开放之后,(在中国文革十年关闭大学之后又)恢复高考之后的那批人。那些人绝大多数人都有说得过去的学历,因为他们都赶上了考大学,有些人还是来自货真价实的名校。相比之下,习近平的学历在这些人当中,在他的同僚当中是最差的一个。他肯定是对这种事情是相当的在意。他生怕别人在这个事情上瞧不起他。他因此在很多事情上要竭力表现出他比别人更高明。他到处发表讲话,到处晒书单,不就是为了显示他有知识嘛。”
1960年代中国“文革”期间“牛鬼蛇神”被带高帽游街批斗


研究中国近代史的历史学者章立凡说,“牛鬼蛇神”这种带有浓烈的原始思维的味道的说法在中国大陆重新被祭出,令他这样的过来人感觉犹如看旧电影。
章立凡说,“我记得当时‘两报一刊’有一篇社论,就叫‘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个词非常流行。文革中的一些阶级斗争的节目里头‘牛鬼蛇神’也是出现率非常高的一个名词。所以,我们这一代经历过文革的人对此可以说是耳熟能详。”
章立凡在这里所说的“两报一刊”是文革期间直接归毛泽东和毛泽东最亲密的亲信掌控的中共宣传喉舌,两报是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和中国军队报纸《解放军报》以及中共中央的理论刊物《红旗》杂志。
在阔别半个多世纪之后,“牛鬼蛇神”这种公然把人视为不如畜生的侮辱性说法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再度出现?章立凡认为,鉴于中国政治的不透明,目前还很难说这种说法重新出笼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章立凡说, “当然今天,我觉得可能跟意识形态方面向毛时代回归有关。这个当然也就涉及到主政者的思想或他的成长、知识结构比较接近这样的一种语境。我记得当初(被习近平判处终生监禁的中共前高级官员)薄熙来也是出口就把文革中的对联或诗句引用出来。我觉得现在自觉或不自觉地这些文革词汇重新出现,我们不知道这种重新出现是因为官方会议上内容的触发,还是在高等院校当中突然有人自发地使用这样的词。无论如何,却确实是耐人寻味。”
章立凡表示,“牛鬼蛇神”这种不详的说法在当今中国重新出现究竟是为什么,这种问题不是轻松娱乐的八卦问题,而是涉及公众的生死攸关的利益,因此对这个问题需要继续认真观察,研究,学习,包括研究官方的最新的宣传机器即手机应用“学习强国”的宣传内容。章立凡接着说,“牛鬼蛇神”这种不详的说法的出新显然也跟中国眼下的政治情势有关。
他说, “而且把异端妖魔化,就会出来牛鬼蛇神这样的一种形象。这应当是表明在意识形态方面打压已经到了一种相当的程度。最近我们看到对抗也比较强烈,特别是一些院校的教授被下课之后,社会上的反弹也很强烈,官方某些会议上的讲话也非常地狠。我觉得现在可能就处在这么一个阶段,才会出来牛鬼蛇神这样的话。”
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当今中国再度出现针对知识分子的“牛鬼蛇神”的说法明显是符合习近平的思路。他说:
“他对别的有知识的人非常嫉妒,逮着个机会就要打压一番,整治一番。对高校,他作为一个本来只有小学和初中文化水平后来又混了个博士的人,对改革开放之后的高校本来就很厌恶,因为在高校面前他有很强烈的自卑感,所以他要采取特别强势的方式去打压。你看他在培养他的宣传队伍时也是这种类似的心态。什么花千芳,周小平之类,这些人当然也是迎合他的人推出的,但人们也由此知道他喜欢这种人,这种更俗的人,更低的人,中共党内的秀才味道足的从事宣传的人,习近平不喜欢,因为他们会衬托出习近平的(文化知识)欠缺。所以,他就喜欢提携周小平、花千芳这样的人。当然就闹了个大笑话。”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习近平当局闹出了许多胡平所说的笑话,其中中国公众最津津乐道的包括,习近平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发表讲话,把“通商宽农”字正腔圆地读成“通商宽衣”;习近平亲自提携的中共网络时代宣传标兵花千芳则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当作褒义词来形容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战略。
在中共当局如今再度鼓动学生斗老师、揭发老师之际,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毛泽东发动的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共当局鼓动学生斗老师,揪斗所谓的“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最后那些造反斗老师的人大都没有好下场。
章立凡说,“批判‘师道尊严’,批斗‘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那时候那些年轻人还有一些快感,因为他们觉得有资格造别自己学问大、地位高的人的反,这可是一生中很难的机会,是很荣耀的事情,可以把权威“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那种快感前所未有。但这拨人被利用之后很快也就倒了霉。他们的下场大家也都看到了。当年的北京高校带头造反的学生领袖几乎都是被判了刑,因为他们的利用价值没有了,所以就用完就扔。”
如今,文革时代大流行的“牛鬼蛇神”的说法再度出现,这是否意味着习近平确实是像很人所说的那样是立志重新再来一次文革?
对这个问题,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的看法是,习近平的问题不是他要再来一次文革,而是在文革期间长大的他从小没有受过好的教育,他满脑子里装的都是文革那一套,他不会玩别的游戏。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