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从官不聊生到士不聊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19

从官不聊生到士不聊生

转发此新闻:
大陆清华大学停止其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先生任教资格、减发薪资一事还在大陆知识界发酵。最近六年来,据大陆社交媒体上列出的非全部统计名单,中国各地大学因为教师的课堂言论以及所发文章、论文「有问题」而开除的人已有几十名之多,因此受到处分和警告的人则更多。警告、处分、开除,以及媒体上文革调门的大批判文章,陷整个中国知识界于惶恐之中,这里面甚至包括与自由知识分子相对立的所谓「毛左」。

许章润教授

六年来的反腐运动已使中国的官员阶层普遍带有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此即人们所谓官不聊生。但是,如果说官不聊生还能得到喝彩──尽管喝彩声越来越弱,那么,令那些以士名之的知识分子惶恐不安就不仅不能得到喝彩,其始作俑者还终将被还以历史丑角的定位。中国自司马迁以降,士因书史而为治者所忌。忌,既是忌惮之忌,也是忌恨之忌。无论如何,无一例外的,从焚书坑儒始,所有以士为敌的治者都没有在治史之士那里得到什么好评。

现代那些信奉希特勒和列宁处世哲学的政党,将改造(旧的)和培养(新的)知识分子纳入其所追求的率土之滨莫非党士的目标,压制和消灭那些其心有异的谔谔之士,以此来消除其在历史定位上的后患之忧。不过,至今为止,尚没有成功的先例。希特勒自不用说,列宁、史达林乃至毛泽东,这些从肉体上消灭了大量知识分子的暴君,谁都没能挣脱知识分子早为其指定的历史之位。所以,任何剪除谔谔之士的举动──即使是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党治国里,都只能为亮剑者的历史定位再降其格。灭了许章润,还有润章人。

当然,对于历史唯物主义者来讲,表面看,其行为并不随士之所议而动,活着所为无所顾忌,死了烧灰随处一撒,管他什么历史定位,管他什么盖棺定论,我在故我为所欲为但实际上,这些历史唯物主义者却也并没有免俗,他们一边埋没、 窜改历史,一边天花乱坠涂抹自己,以批历史虚无主义为名不许书写党史以外的历史,说到底,也还是害怕有人为他们在历史帐薄上备好虚位以待的空椅子。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