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4

迫害良知,中共既愚蠢又胆怯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中国大陆连续发生了几起因言治罪的恶性事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北京大学讲师柴晓明、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因为他们的文章和观点或被停课、被调查、被解聘、被开除。如果算上习近平当政以来发生的类似事件,已经有20馀名名声响亮的教授、副教授、助教、讲师和学者因为他们的见解和真话而被治罪。

当年同样被以言治罪的《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认为,习近平当局此举非常愚蠢,因为许章润和柴晓明遭整肃事件,大大激发了网上和民间舆论对两位学者及其观点的关注。他说,当局的做法是在以政府行为加大两位教授的影响;以往可能没有多少人知许章润,现在大家都开始研究他的文集了,他的影响在成倍地扩大。「当局愚蠢地以为,打压可以使这个人的影响消失,但是,所有的打压都在成倍地扩大这个人的影响。」

错!就这一点而言,当局真的很愚蠢。他们用政府的钱和人力替许章润们免费宣传,无异于十倍百倍地传播他们的影响力。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习近平当局一定认为自己很聪明,因为他们防患于未然,他们未雨绸缪,他们堵住了有可能造成共产党政权溃堤的任何针鼻大小的窟窿。这种在思想战线上对知识分子围追堵截、防患于未然的想法,反映在习近平在早期执政的几次内部讲话中。

2013
819日,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说,「一个政权的瓦解往往是从思想领域开始的,政治动荡、政权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思想演化是个长期过程。思想防线一旦被攻破了,其他防线很难守住。」这次讲话及其相关的说法,在过去的五年中,被中央传媒和各地政府反反覆覆地宣传,可见其重要性。

可以一点儿也不夸张地说,担心思想防线被攻破,是习近平自上任以来一直盘旋在他内心的不可抑制的恐惧。他恐惧,政治上的「黑天鹅」会突然造访,会导致共产党政权不稳甚至变色,因此在学界和知识界发生的任何蛛丝马迹,都成为习近平千方百计要防要堵的大事件。在他的几次讲话中,知识分子和他们的思想和观点就是能造成政治「黑天鹅」事件的直接导体。

为了防堵思想演变,为了禁止学者传播不符合中央口径的思想,习近平当局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除了用公开打击的政治手段对付像许章润这样的有影响力的学者教授,他们还想出了在学生中发展培养「信息员」的邪恶下作的勾当,让匿名的信息员在课堂上监视老师的一举一动并动辄告密。可怜那些苦苦坚守良知、苦苦坚持说真话长达数十年之久的的教授、老师,因为一个告密就被校方从讲台上揪下来,轻则行政处分,重则开除出校。副教授唐云就是这样被撤销教师资格并予以降级处分。

习近平当局借告密者在知识界和学界清除思想异己,把教学相长的师生关系变成告密出卖的敌我关系,把年轻学子的心灵涂上只爱党不爱真理的红色,这不是文革幽灵又是甚么?这个文革幽灵在五十馀年后重返中国大地,再次荼毒中国的大学、中学甚至小学,试问哪一个经历了那种苦难,如今还存有良知的中国人能够接受,能够容忍?!

习近平当局如此憎恶知识分子,憎恶知识分子脑中的思想和坚守的真理,不惜用政治打压和文革幽灵整肃良知,以达到「定于一尊」、天下无声的统治境地。习近平自以为自己很聪明,实际上很愚蠢,而且很胆怯!因为他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能证明这个政权的强大,只能证明在强大的外表下,隐藏著最高执政者的一颗异常脆弱、异常胆怯的心。

习近平公然与良知为敌,在他治下的以言治罪和迫害知识分子的案例,远远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甚至与毛泽东有得一拼。习近平当局已经严重超越了改革四十年来中共执政的底线。在他的愚蠢而又胆怯的执政下,中国知识界和思想界将因此而进入黑暗时代。但是这意味著,越黑暗,这个政权就越短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