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功勋工人 制中国首颗原子弹晚年患癌买不起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25

功勋工人 制中国首颗原子弹晚年患癌买不起药

转发此新闻:
「两弹一星」元勋之一的钱三强,形容现年85岁原子弹「功勋工人」原公浦是「非常重要的螺丝钉」,因他在1964年成功加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心脏」零件铀球,并因此获得「原三刀」的外号。不过,原公浦参与10次原子弹试验,却与癌魔搏斗了7年,受困于贫穷、病痛和昂贵的抗癌药,退休后因看不起病、吃不起药而走投无路。
 
「功勋工人」原公浦患末期癌无钱买药

    「造了一辈子原子弹,没想到老了是这样的下场,我要药吃啊,我没有尊严了。」原公浦眼泛泪光。2011年确诊患上前列腺癌末期,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骨骼。2012年,他接受手术切除后,仍需要依靠药物治疗,每月必须覆诊,药费600700元人民币(下同;约700816港元)。从甘肃404核基地退休搬到上海居住,他与妻子在上海没有医保,但可获得副处级退休待遇,每月获900元(约1,050港元)退休金。他无奈地说:「没办法,大女儿在上海,放心不下。」
 
    治疗中产生药物抗药性后,医生建议其他自费药物,原公浦看到药费单,他不得已停药,「没有办法,上万块1个月,根本吃不起。」他在社区活动分享参与10次原子弹试验,结果老人们都笑他:「老兄,不要吹牛了,搞原子弹的还住在我们这么破烂的地方?」他心里感到难受,只有一个心愿:「住什么地方都好,只要有钱吃药。」
 
    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华东医院泌尿外科徐骏医生进行社区普查,建议他到仁济医院参与一种抗前列腺癌药物的临床试验。2年的试验结束,原公浦病情稳定下来。「肿瘤的病灶还在缩小,这个药对他效果很好,出乎意料的好。」但原公浦参与的实验药物于2015年上市,1盒索价6万元(约7万港元),虽然2017年纳入医保,还要自行承担6,000元(约7,000港元)。
 
    原公浦考虑良久,想要停药,「老伴腰痛必须理疗和吃中药,我的高血压、眼睛问题也是笔花销,钱实在不够了。」他写信到中国核工业集团,申请长期的治疗和药物补助,他写道:「我是个工匠,在戈壁大漠安下心,扎下根,献青春,献终身······我该怎样应对没有药吃的局面,生的希望再一次破灭。」
 
    「领导过来慰问给个1万块钱、5,000块钱,吃3个月药又没了。」原公浦担忧道,吃药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他沉默许久,才吐出一句:「多活一天算一天。」
 
   
来源: 网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