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沒能救出老盟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12

习近平沒能救出老盟友

转发此新闻:
尽管中共仍然在强力控制中国,但中共的老朋友在一个一个被赶下台。继阿尔及利亚的老总统之后,苏丹总统巴希尔又被政变下台。被政变的军人逮捕的这位苏丹总统,在三十年以前,也是通过军事政变而上台的。而那年,正是中共不敢回忆的1989年。


巴希尔不但是中共在很多对外事务的支持者——比如在台湾、新疆、西藏问题、人权问题上,都与北京场一致——而且他也是习近平带一路坚定拥趸。去年,他还去过北京,与习近平有亲切会面。

中国在苏丹港等地有许多投资和建设,但这些都没有挽救巴希尔政权的困境。苏丹的经济困境引发民众上街。在军人支持下,政变发生了。

这样,即将在北京召开的带一路议又失去了一个重要参与者。苏丹港是带一路红海上的重要节点。中国在苏丹的投资能不能收回,并得到继续维护?正如苏丹现在的政局,答案尚不明朗。

另一方面,维基解密创办人阿桑奇被引渡到美国后的法庭审讯,不仅会审出国家安全的边界,也会审出言论自由的某些边界。过去几年,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自由完全失控,相信这次审讯将是对言论自由的一次重新规范。

监督公权力、尽量揭露政府秘密,这是很多人的目标。阿桑奇和斯诺登式的人物的力量在社交媒体时代达到了顶峰。但这两个被很多人视为英雄的人物,也可能触犯到禁区:有些信息不但对国家安全、全球安全至关重要,而且涉及到很多个人的、不应该公开的秘密。这就涉及有关言论自由边界的讨论:甚至不仅是讨论,还涉及到某些法律规范的建立。

阿桑奇的案件展示了民众对公权力的监督。但言论自由不仅涉及民众与公权力的关系。在民众与民众之间,网络社交媒体过去几年传播仇恨、导致民众互相攻击,撕裂社会,更对很多人身心造成创伤。新西兰悲剧的出现和类似案件的不断涌现,使很多国家都开始考虑在言论自由方面制定法律规范。类似的判例,有助于建立言论自由的新的规范。

如果这样,那么社交媒体便可能崭露出新的希望。这种希望就是:我们不能失去我们的言论自由,但是又要使我们的言论自由承担责任。

这不是对言论自由的伤害,而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维护。而这样一种维护,和中共对社交媒体言论自由的控制有本质上的不同。没有责任,自由就没有价值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