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6

教师因言获罪 习近平忧虑的中共罩门

转发此新闻:
大陆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因批评中共政治倒退,遭学校撤职停课,并被调查。稍后,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唐云也因课堂言论遭学生举报,被撤销教师资格。该校另一教授谭松20177月因从事红色历史真相调查,遭学校强行解聘。教师因言获罪和学生告密文化,在中国由来已久。但近年中共针对知识分子的禁言运动,颇有变本加厉、更制度化和更彻底的架势,与习近平总书记全力发动中共意识形态保卫战密切相关,使这类战役加码。

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

在中国高校,教师和知识分子因言论而遭停职和整肃,一直是「风尚」。此前,已有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赵思运、贵州师范大学杨绍政教授、山东工商学院政治系主任、烟台市芝罘区党校教授李默海,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等,因课堂或网路言论遭开除、停课、解聘、开除党籍等不同的处罚。

而学生告密文化盛行,「学生信息员」制度一直存在,就是中共在高校「安插眼线」,分秘密和公开两类。有分析指出,中国高校信息员制20052006年在吉林大学试点,后来在北大、清华等主要高校成形,一直实施到现在。2014年,大陆还公开招聘信息员,让学校公开实行学生监控教师言论。

虽然告密文化是中共建政以来的传统,但这种文化在习近平上台后,进一步强化,甚至空前盛行。今年318日,习近平亲自主持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要求教育工作者讲授思想政治理论课时要「传导主流意识形态,直面各种错误观点和思潮」。

早在20134月,中共中央就下发「9号文件」,即《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据传互联网流传的高校「七不讲」就是来自这份文件),警告高校教育系统存在意识形态危机。当年5月,中共持续追加「16条」,指出「少数青年教师政治信仰迷茫、理想信念模糊」。

去年8月,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表示,「中央关于宣传思想工作的决策部署完全正确」,经过五年努力,主流意识形态得到巩固和壮大,中共党内思想获得一定程度的统一。去年9月,全国教育大会召开,习近平在会上再次提出 「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并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定性为教育的根本任务。

会议还提出「幼儿园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表明中国思想政治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今年2月,中共官方发布「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方案,要求把习近平思想「贯穿到教育改革发展全过程,落实到教育现代化各领域各环节」,要推动习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可见,北京对思想政治领域的箝制与管控,是2013年以来加强对教育系统思想政治整顿的一系列动作的延续和加码。

大陆媒体形容,这是在「道路决定命运、意识形态决定发展道路、文化是意识形态的载体和具体呈现、教育与宣传是文化传播的两大途径」的逻辑下,中共一系列运作和布局意识形态保卫战。正如官媒指出,习近平六年多来,深刻意识到这种挑战,必须警告亡党亡国风险,从党内整风到宣传论战,从高校改革再到文娱整顿,都在实践其意图;「习近平思想」背后,是对中共意识形态现状的担忧和思考。

因此,许章润、唐云等教授「敢言」,却因学生告密或公开和党唱反调而遭整肃,不让人惊讶。近两年,许章润发表多篇文章及公开演讲,分析中国历史及现状,警告「文革卷土重来」、「极权政治全面回归」,公开呼吁「保卫」改革开放,还提出立即停止「个人崇拜」等,这种自由开放思想的铿锵之声,却被认为直接针对习近平「造反」。

从中共行事风格看,许章润如不被整肃,反倒是奇怪的事。中共认为意识形态决定发展道路,乃至命运。问题是国家、民族利益与发展命运,和党的目标是否完全一致,彼此有互斥和排他性?

中共对教师禁言、给学生洗脑,成为北京的当务之急和首要任务。中共想用意识形态权力,贯穿14亿人灵魂,讽刺的是,中共国家治理的最大罩门,恰恰是「意识形态权力」。习近平朝思暮想要弥补这个短板,但未来中共最可能出纰漏和大意外的,恰恰就是这个短板。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