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1

“低端人口”进城落户,中国真能取消恶名昭著的户口吗?

转发此新闻:
中国政府日前宣布,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全面取消和放宽大城市落户限制,并大幅增加超大特大城市落户规模。

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仍保留户籍制度的国家,这种制度限制人们自由迁徙,给城乡之间造成一条巨大的人造鸿沟。当局为城市户籍管理松绑基于何种经济和社会考量?饱受诟病的户籍制度会不会因此而逐步走进历史?改革70年的户籍制度会不会真正让底层人民受益?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独立时评人程坦。
刘开明:本次放宽幅度巨大,户籍全面取消尚不明确
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说,应该说,这个最新措施的出台引起了很好的反响。具体来说,就是在100万到300万人口的城市全面取消落户的限制;300万到500万人口的城市全面放宽落户限制。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从1984年开始,才允许农民进城经商、务工,允许小城镇放开落户限制,也就是农民可以通过购买户籍的方式到小城镇落户。此后开始扩大到中小城市落户。这在当时是一个重大举措。本次放宽落户限制的幅度之大,其意义可以和1984年开放农民进城经商、务工,以及开放小城镇落户的举措相媲美。但是,它能不能成为未来全面取消户籍制度的契机,我觉得现在还不容乐观。
刘开明:中国户籍历史悠久,用于管控师从苏联
刘开明说,户籍制度中国古代便有,《史记》中也说到过户口登记。但是,从汉朝一直到民国,中国户口仅仅是一个人口登记制度,并非用来限制城乡自由流动。在民国时期的农业社会中,农民在阶层排名中是靠前的。
总之,中国历史上没有通过户籍来控制和固定人口的传统。1949年特别是1953年之后,由于实行工业优先和城市优先,开始学习前苏联的户口管理制度,就是把以母亲的居住地以及她的职业身份为依据来确定子女的户口作为对社会的管控方法。这导致一个人生下来就因为母亲所在的地点和从事的职业而被确定社会身份。这实际是通过社会身份来管理人口的社会控制方法。
1958年以后形成严格的制度,一直到1984年,农民进城都非常困难,需要生产队开具证明。后来开始发放身份证了,但是,城市仅仅需要劳动力,于是开始使用就业证和暂住证这“两证”来控制人的流动。农民在城市如果没有就业证和暂住证,随时可能会被作为“盲流”受到驱逐。
1988年到1992年,又出台系列政策来控制人口流动;1992年甚至出台收容遣送制度。针对那些在城里没有这两证的农民,公安可以进行抓捕和投放监狱并遣送回乡。20033月,广州大学生孙志刚被殴打惨死就是受害于这个制度。此事当时反响巨大,当年国务院便出台政策取消了这个制度。但是各地对外来人口的管控一直没有很大放松,农民落户也同样面临很大的困难。这引发农民工住房、教育、社会保障等系列问题,也造就了留守儿童问题,成为阻碍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障碍。
可以说,城市管理者的思维定势是,只需要外来者的劳动力,而不希望他们就地落户,因为那将意味着要对他们和他们的家庭负责任。
程坦:“推进新型城镇化”,正面推动社经发展
独立时评人程坦说,这次国家发改委的通知说得比较明确,进一步了解的话,其实国家发改委的通知是落实20162月份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的文件。
这个文件明确指出,除了其少数的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之外,都要为允许农业就业人口转为城市就业人口提供落户的方便。特别是已经在城市工作五年以上的农民工和各类学校毕业生和参军在城市工作的所有人员,都要放开放宽落户限制。除了极少数超大和特大城市之外,都要禁止设置购房、纳税、投资这类过去长期实行的限制落户的政策。所以,我觉得这个政策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对推动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有巨大的正面作用。
程坦:户籍严苛远超苏联,违背规律阻碍发展
程坦说,确实,中国户籍制度是延续前苏联的做法,但是,其实行的严苛程度远远超出前苏联;另外几个拜苏联户籍制度为师的还有越南、朝鲜和非洲西部的贝宁王国。但是,无论前苏联还是越南或者贝宁,其户籍制度的严格都远远不及中国,也没有造成城乡之间如此巨大的鸿沟。
我认为,中国当初实行这个制度出于两个考虑。一是主观的,就是要通过严格管理来加强社会管控;二是客观的。当时,中国经济发展低下,城市商业萧条、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城市人的基本生活保障都无法提供。曾经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就是城市甩包袱的做法。
那个制度带来的弊端很明显也有两个。一是,一个人的身份因为生下来是农民的后代就终生是农民,除非参军或者考上大学,否则就是一辈子被迫面朝黄土背朝天;无论他多么聪明或者为国家做出多大贡献,都得被捆绑在出生的土地上。这造成了社会成员之间的极大不公平。
二是从社会经济学上说,限制人口流动违背社会发展和经济基本的规律,阻碍人口和与人口相关的土地和资金向更有效率的城市集聚,因而不能像其他国家那样,能充分发挥城市的集聚功能。既然违背经济规律,当然就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进步。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