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1

“学习强国” 画虎不成反类犬 习近平如何面对末世苍凉?

转发此新闻:
为了防止境外舆论渗透,中国政府建立了严密的互联网防火墙,被网友们戏称为网上柏林城。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曾在微博上发表题为“中国的防火墙是不是弄反了?”的质疑:“长城都是朝外即朝向敌人的那一面险峻,敌人爬上来不容易;而朝内即朝向自己的这一面都比较平缓,自己上去防御比较容易。而现在中国的防火墙呢?好像是专门和自己过不去,自己出去不容易,敌人轻易进来却不管。这是不是弄反了呢?”有网民评论说:“防的就是自己人看到墙外的风景,如果愚民们见识多了、认识广了、思想开化了,忽悠就难了,麻烦就大了。”


    但中共打造网上柏林墙时,有两个没不到:一是兴旺了一个软件行业,那就是翻墙软件。每天有成千上万网民越过柏林墙,导致各种翻墙软件推陈出新。二是政治谣言。因为屏蔽信息,越来越多的民众不相信政府信息。当他们无法获知准确政治信息时,非正式渠道、道听途说自然成为“饮鸩止渴”性有效的补充,成为缓解人们的焦虑、恐惧的“良药”。目前政治谣言不仅在民间盛传,而且中南海也称为制造和传播谣言的风暴中心。习近平最近的确有点烦,有点烦,有点烦。

    今年元旦,中共宣传部推出了“学习强国”APP,传播官方媒体关于习近平的文字和视频报道,品味习近平的每日一言,温习习近平思想,还可以参加在线课程的学习和考试。中宣部的要求,中共党员必须下载和阅读这款APP。此外,对公务员、国有企业员工和公立学校教师也有类似要求,甚至一些非党员人士也必须如此。为了全面推广这款APP,中宣部特地导入了学习积分制,能用积分兑换礼物,如糕点、平板电脑、餐厅折扣,甚至免费的观光票。越来越多的网友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发文抱怨这款APP。有党员说,他每天都要看排名,要是落后、就得找时间多“学习”,平均一天要花两个小时。“学习强国” APP由阿里巴巴开发。由于人们拒绝强制洗脑,作弊行业蓬勃发展起来,人们可以一边打麻将、看抖音和刷微博,一边让软件帮助自己完成学习任务。

    “学习强国”App是一种强制性洗脑工具,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会进入大学、中学和小学,甚至进入高考试卷。问题是这种政府强制的洗脑能够被民众接受吗?文革时代学习毛泽东著作和语录运动在今天死灰复燃说明了什么?我们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违背自由意志的强制洗脑没有生命力

    在我的记忆中,文革后,中国恢复高考,整个社会洋溢着积极向上的活力,学习知识成为社会风尚,它并非政府强制,而是出自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在今天,很多学生在努力学习英语,因为他们要实现留学梦想。在美国的法学院,我常看见一些年龄偏大的学生,他们或许想从事法律职业,或许想充实提高自己知识。他们都是自愿而来,非常珍惜学习机会。当局48号强制关闭了于建嵘、六神磊磊、童大焕等50人的微博账号,但这些网络大V具有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仅于建嵘的粉丝就高达720万人;童大焕的粉丝65万人;六神磊磊的粉丝为47万人。许章润教授因批判习近平政治倒退、个人崇拜而被勒令停职停课,但当局对许章润的整肃,非但没有达到杀鸡儆猴之目的,反而激起了知识界的群起抗争。“学习强国”APP的强制推行,我们没有看到文革时代的疯狂拥趸现象,相反看到的是中共风雨飘摇的末世苍凉。可见,自由意志源于人性,是与生俱来的。强制洗脑必然招致抵制和厌恶,没有生命力。

    第二,强制洗脑会制造出虚伪的投机分子

    在文革中,中共强制人民学习毛泽东著作和语录,出现了很多所谓优秀分子,如雷锋、林立果等。我至今还记得雷锋晚上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学习毛著的照片。但现在我们都知道,这是特意拍摄用于宣传的照片。林彪之子林立果也曾经是学习毛著的优秀军人代表。1970731日,在空军直属机关,林立果作了一个“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报告。报告长达7个小时,讲了整整一天。会后,将林立果报告印制了70多万册,在空军广为散发。但也正是林立果起草了《571工程纪要》对毛泽东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振聋发聩。他在纪要中写道: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他们把中国的国家机器变成一种互相残杀,互相倾轧的绞肉机式的。把党内和国家政治生活变成封建专制独裁式家长制生活。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毛泽东是一个怀疑狂、疟待狂,他的整人哲学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每整一个人都要把这个人置于死地而方休,一旦得罪就得罪到底、而且把全部坏事嫁祸于别人。戳穿了说,在他手下一个个象走马灯式垮台的人物,其实都是他的替罪羊。一个学毛著的积极分子居然洞若观火,将毛泽东看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第三,习近平的强制洗脑与卓有成效反洗脑

    我发现一种有趣的洗脑定律,那就是极权主义政权在对民众洗脑的同时,却又不断在进行“卓有成效”的反洗脑,使之效果称为负数。2012年初,网络上就已传出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耳光,王立军进入成都美国领事馆的“政治谣言”。事件发生两天后,当时的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发布消息称,王立军正在进行“休假式治疗”。《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提醒民众“不为杂音噪音所扰 不为传闻谣言所惑”。但事实告诉民众,这个政治谣言就是事实。最高法院千亿矿产案卷宗“丢失”事件曝光,王林清法官和崔永元剑锋直指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但联合调查组的结论却是举报者王林清成了贼喊捉贼的罪魁祸首,他一手自编自导这一幕司法闹剧。317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食堂腐烂食物事件联合调查组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调查结论为三个家长制作虚假食材照片,已对三人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进行拘押。这两个调查结论惊人相似,但无人相信,相反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正在走向一个颠倒黑白的荒唐时代。

    习近平的强制洗脑是不可能成功的。冯崇义教授指出:由于独裁专制造成“遍地是灾”,习近平在十九大上“登峰造极”之后,便立刻陷入了“亢龙有悔”、离心离德的绝境。随着内外交困的败象日益扩大,我们可以想象,朝野上下究竟有多少人已经对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忍无可忍,有多少人已经意识到习近平正在将中华民族带向万劫不覆的无底深渊,有多少人已经看清习近平的底细而不愿为他充当垂死挣扎的炮灰,有多少人已经洞察党国专制的本质而绝不为赵家人的“红色江山”殉葬,有多少人正在告别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而抗暴求变。中国人通过对文革极权主义灾难的痛苦反思而逐步找到或找回自我,摆脱了像当今的北朝鲜人那样愚不可及地被统治者当猴子耍的悲惨命运,本应义无反顾地奔向以个人自主为根本内涵的现代性曙光、拥抱以宪政民主为根本标志的现代文明,岂容一位无知无畏、装神弄鬼的二愣子将我们重新拉回到极权主义黑暗中去?


来源:博讯 /张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