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告诫中共「人民不会忘记」 香港90后乐队重编《自由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4-21

告诫中共「人民不会忘记」 香港90后乐队重编《自由花》

转发此新闻:
【六四30年】每年维园六四烛光集会,除了台前高呼平反六四的中坚分子,幕后亦有一群音乐人在坚守自己的信念。前身「VIIV」(六四的罗马数字)乐队虽然各散东西,只余下鼓手李泽民(Gil),但如六四般薪火相传,几个90后接棒,继续于六四集会当晚为自由奏乐高歌。因应六四30周年,他们也为《自由花》重新编曲,提醒中共「人民不会忘记」。

自由花—六四30周年(00后学生纪念制作)   


「十减一得九、九减一得八、八减一得七、七减一得六」《十个救火的少年》里的悲凉情景,在「毋忘六四」这个港人志业上,相当应验。为六四集会伴奏七年,眼前同伴逐一离队,骨干成员Gil 庆幸自己的雇主没有干预他每年集会的演奏:「我的老板都是好人,我做的事也是正义的事,没有什么可害怕的?」部分前成员担心继续演奏或遭禁止入境内地、担心影响本身工作,结果各奔前程,只剩下鼓手Gil,他为了六四集会Live Band(现场演奏)不会噤声,找来前同事、社工、社运上的朋友,延续烛光集会中的传统一环,「我_希望透过我___贡献呢个公民社会」。

六位音乐人坚守平反六四的信念,今年将继续于集会当晚为自由奏乐高歌

「六四对港人来说是集体认知,守住这个记忆就是一种抗争,下一代有需要知道真相。」

「人民不会忘记」是六四30周年支联会口号,Gil朋友的公公6070年代在内地教书,属知识分子,但同时因这个身份成了「臭老九」被批斗,Gil今年请得这位老前辈挥毫,将墨宝写在衣服上,向当权者说不,「每年都有好多国安、中联办人员『出席』烛光集会,着这件衣服就是告诉他们:『我们没有忘记』」。Gil指六四对港人来说是一个集体认知,「人民对极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守住这个记忆就是一种抗争。

「希望用自己我的技能,将呢个事实再传落去下一代」。80后低音结他手黎智伦(阿伦)在六四发生时只是小学生,2000年他与当时所属的乐队录了一首摇滚版《自由花》,排练这日他拿着灌录的MD忆述当年亦有是否还应年年悼念六四的讨论,「好多人告诉我六四不是很多人死,没有纪念价值,但其实从李旺阳事件,就看得出呢个政权一错再错」,阿伦直言灌录《自由花》只偶尔应邀而做,当时不以为意,但近20年过去却有幸为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出一分力:「我们下一代是好需要知道真相。」

90后「青柠」郑棱耀,读大专时已参与六四报哀音,机缘巧合下认识Gil,又得知班底中缺少一名结他手。青柠大专时代已出席烛光集会,当年在台下见到台上的六四乐队,他就想会不会有一天自己在台上演奏;到年前他在台上演奏回望台下参与者,不禁又想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会上来弹给我听,就是这种传承感,青柠说:「点解不播MMO(录制音乐)要用Live Band,因为是系人弹出的音乐,感染到人。」 

「最感动是在台上见到逾10万人悼念六四集会,人数对于极权政府来说是个锋利武器。」

90后琴手张宝珊(Priscilla)去年自荐参与这个班底,她最感动的是去年首次在台上见到逾10万人悼念六四。对她来说一提到六四就会想到《人民不会忘记》这本记载着64名香港记者对六四事件的亲身经历的书,其中有份参与撰写的就有今日经民联的梁美芬,30年过去,不少当年有份撰写声讨血腥镇压的人都已转_,不少甚至晋身权贵。Priscilla呼吁市民出席集会:「集会人数对于极权政府来源说是个锋利武器。」

90后结他手陈乐□今年第三年参与,他本身是全职音乐人,亦主力负责为《自由花》重新编曲。由往年在台下参与集会转到台上,他形容这两年为10多万人的悼念弹奏特别易感触,「或是因为成个氛围,加上六四这件事,弹奏紧这首歌就会勾返起对六四的情感。」

来源: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