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8

200人足以震撼中共极权根基

转发此新闻:
最近清华大学法律教授许章润因为公开批评习近平而被开除,在一两个星期内有200多名清华师生及其他院校的教师与知识分子在网上上书力撑许教授并鞭挞中共越发疯狂的箝制言论与思想改造运动。的确,自从年初习总向警察国家机器发出严防颜色革命的最高指示后,宣传与教育口径的打手与国保国安一同歇斯底里地清洗「自由化」教授、网络「搞事分子」、知识界精英、维权律师与地下教会人员。


在这万马齐、豺狼当道的日子里,有人会问:为许老谋公道的200多位支持学术、言论自由的知识分子到底可起甚么作用?200人可以对付中共公安与武警的300多万悍将吗?这些彰显公义之士会否因公开自己的身份而自投罗网?还记得异见作家余杰在2012年移居美国时向外国记者披露,他在监狱屡遭酷刑。国保对他说在中国有影响力的反党知识分子不过200人,「我们一个晚上就可以全抓起来并把他们活埋!」 

民间反习不在少数

的确,在中外历史中,真理往往只由为数不多有见识、有良心的人掌握。但因为习总近七年的倒行逆施,14亿老百姓中反对习总违背40年改革开放政策与复辟老毛一言堂的绝对不是少数。由于中国人历来的奴性与警察国家机器的残酷报复,大部分人被迫扮演顺民角色。但够胆揭开习大大那不堪入目的皇帝新衣的勇者却能引发爆炸性的启蒙与催化作用。

我们看看许教授在去年7月发表「讨习」文章引起的波浪效应便可拿捏知识分子在极权制度下力挽狂澜、一言兴邦的作用。许毫不回避地开出习的八宗罪,包括「凸显政治挂帅,抛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基本国策」;「极权政治全面回归,再度关门锁国」等等。许那黄钟大吕之声获得知识界与政界极大共鸣。在去年底便有教授、记者、律师与企业家在网上刊登〈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为中国与普世价值接轨呐喊。例如山东媒体人陈宝成称:「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更鼓吹中共「必须开展新一轮思想解放运动」。连党内支持邓小平路线的高干子弟,如邓朴方、刘源与胡德平等都间接警告习近平「不许再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中国麻木不仁的统治者已经警觉,可能构成反党力量的公民社会在凝聚力量,而且活跃分子的数量足以动摇中共对权力的绝对垄断。要求变革的元素甚至已经渗透中共赖以保命的武装力量。自2016年起,不同年龄层的退伍军人开始建立跨省组织。他们除了争取福利与就业机会外亦要求打倒党政军内的腐败。去年退役军人已组成全国阵线,而参加在江苏、河南、山东与四川等十多个城市游行的示威群众来自全国各地。自从2008年爆出染有三聚氰胺奶粉荼毒婴儿健康的丑闻后,因为官商勾结导致的有毒或不及格疫苗事件差不多每年都发生,好几万位医疗事故受害者及其家属亦秘密通过社交网络组织起来。

当然,公民社会中最可能起关键作用的是约7,000万的基督徒,之所以习总除了摧毁十字架与压迫教徒信仰活动外还祭起「基督教中国化」的阳谋。自1949年开始,中共鉴于基督教的庞大人数三令五申不准「爱国」与家庭教会搞跨区、市与省的组织。但镇压越大,反抗越凌厉。据研究大陆基督教地下活动的学者透露,全国已有众多跨省区的团契与其他宗教组织冒起。目前他们尽量隐蔽身份以保全实力,但不要忘记,不到十年教徒的人数势将超过中共的9,000万党员。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看到波兰的天主教与团结工会携手打垮波共时曾在党内警告,「我们要高度警惕波兰病毒。」此「病毒」已在中国发酵并将挑战中共的苛政。

曾替「六四」写传记的民间历史学者陈小雅最近指出,中国「病人掌国,是最大危险」。习总身体的毛病在访问法国时已表露无遗,但严重的是,这位毛泽东的孙子忘了老毛有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教诲。目下胆敢挺身指控中共的仁人志士看似不多,但公民社会已有共识,决不能让此暴政继续蹂躏每一位有良知的国人。

来源:苹果日报 / 林和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