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克强还未懂得害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14

李克强还未懂得害怕?

转发此新闻:
李克强作工作报告而挥汗如雨,会场空调温度许是过高,其他与会人士可无□桑拿之象;可见若非为他念念有词的「内忧外患」──「外有保护主义加剧」、「内有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弄出满头大汗,则是给「经济面临转型阵痛的严峻挑战」吓到出冷汗矣。

李克强在人大作报告时满头大汗


经济放缓势掀民怨

果是吓到冷汗直流,李克强则又害怕得有道理。他预期今年的经济增长将介乎6%6.5%之间。且不去管大陆的经济数字有多可靠,此预测数字之低乃28年来所未见。或曰较诸大陆过去的表现,这个增长容或逊色;跟徘徊于2%增长的欧美比,这个增幅还是见得人的。若然如此,李克强当又毋须危言耸听,以「严峻挑战」般的字眼来吓人了。李克强不是惊得没道理的。此话怎说?

莫说大陆整整两代人对年复一年近乎两位数字的增长习以为常,形成了收入持续递升的「合理期望」,这个愿望万一落空,执权者能不担心那将引发何等反弹?过去中共强调要「保八」,近年则标榜的「保六」,惟其持续繁荣增长,每年数以千万计投身职场的年轻人方有望找到工作。「内忧外患」如若导致经济放缓,工作没着落的年轻人能不闹事?李克强是以毫不讳言「稳增长首要是为保就业」,而「只要就业稳、收入增,我们就更有底气」。计将安出?

银弹攻势。李克强提出五大催谷经济的措施,涉及的银码几近人民币8万亿元。这些措施分别为减税降费(近2万亿元)、地方发债(2万多亿元)、基建投资(2.7万亿元)、开源节流及银行放水等。数额之大,倍于应对2008年金融海啸而投放作基建的4万亿元。银码不小,其实效如何、是否应棍则令人不无存疑。

银弹救市催生贪腐

众所周知,10年前那4万亿元主要投放于高铁般无望回本的基建项目。这般撒币固然无以言资金效益,更又屡屡催生贪腐大案。这趟减税降费,主要针对中小企制造业的增值税而非涵盖所有行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乃当今国技,难保大型央企、国企不分拆业务以找好处?至于要央企银行放水救企业,官官相卫,到头来受惠的是央企、国企还是陷于困境的民企,亦毋须深究了。

换言之,自从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迈向市场的改革已然停顿;无论是政策或融资依旧向不思进取、效率低落的央企、国企倾斜。这些既得利益集团除了阻挠进一步改革,又滋长保护主义。是以不许外资信用卡入境以扶植银联卡,摒谷歌诸于门外让百度独大。保护央企、国企及若干赢得执权者青睐的民企,既违背加入世贸的承诺,亦触发了中美贸易战,陷大陆于「内忧外患」的困境。打开局面,又能不对外开放、迎来竞争以冲击既得利益集团,为改革提升提供动力?

不幸李克强舍此正途而不由,其五大措施反而不难授既得利益集团以政策优惠、资金便利,进而巩固其受保护的地盘,此又岂应对「严峻挑战」的适切之道?李克强真的是懂得害怕吗?

来源:苹果日报 / 古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