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7

中国人的弹性爱国时间

转发此新闻:
近年中国不断上演「爱国闹剧」,由官方煽动起中共民间的所谓「爱国主义」,以向外国施压,而中国民间亦一如文革或以往三反五反的时代,与官方紧密配合,由「批林批孔」改为「批台独批港独」,由「反美反帝反苏修」,改为「反日反英反瑞典」;不变的戏码却加入了互联网科技,最新的「祭品」,正是中国国民党现任发言人欧阳龙及其女儿欧阳娜娜一家人。

缘欧阳龙作为国民党发言人,于37说明国民党中常会决议的两岸论述,即在中华民国宪法下,维持「不统、不独、不武」,维持「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欧阳娜娜,即欧阳龙的二女,作为目前在大陆工作的大提琴18岁女艺人,就突然成为中国网民以至官方狙击的对象:321日,中共北京电视台的杂志封面合照,剪裁走原有的欧阳娜娜;然后中共的官方「消息人士」,批判是因为其父亲是「台独」,结果引发大陆网民的「爱国心」,纷纷批判其一家。

欧阳娜娜立即一如当年的周子瑜道歉,发表声明指自己是中国人,支持一个中国原则,由微博上自称「台湾女艺人」,改为「中国台湾女艺人」;中国网民甚至成功强迫她,在中国禁上的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发表相同的声明;更可悲的是欧阳龙的反应,声称自己支持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原则,说他是台独是「见鬼了」;然而欧阳龙不敢怪中国的迫害,却反过来怪蔡英文与民进党政府。

中国网民却批判说「不统」就是「独台」,和台独是「一丘之貉」,指控凡是不拥护与中共统一者,和台独本质没有分别,和中共近日攻击「维持现状就是台独」的言论,互相呼应;「爱国网民」不断洗版,对欧阳龙的言论感到「生气」,然后中国网民就对欧阳龙一家「人肉搜索」,找寻其「台独言论」,如曾声称「台湾为世界第二安全国家」,其大女则曾在网上声称去北京是「出国工作」,其亲友「嫁了给日本人」也成为了「汉奸」的罪名。然后中共官方的微博跟进,指控欧阳娜娜及其母亲,曾于法轮功有关的艺术活动演出过,以至其母亲曾对法轮功的迫遭遇表达过同情;于是中国网民攻击「一家子台独邪教,真是五毒俱全」。

然而突然中共官方来个急转弯,环球时报突然出来指导,把一切自己批斗欧阳娜娜一家的行为,反过来说成是「民进党为了操弄2020选举来炒作悲情」,是「挑拨两岸关系的阴谋」;然后中共中央电视台发布欧阳娜娜自认是中国人的影片,于是四十八小时前被全家批斗的欧阳氏一家,「由地狱折返人间」,突然在微博上又得到一大堆歌颂之声,又突然成为了值得学习的对象!事件再次证明,所谓「中国网民」的想法,全由中共舆论所完全操控。

一直以来全世界很多人特别是华人,都不愿面对中共政权邪恶的本质,幻想可以「政治放一边,全力拼经济」;国民党人以为可以「不统不独不武」;另外的一些香港以至海外的民主派人士,又幻想可以「爱国不爱党」,即可以反日反美反台独反港独,却同时争取中国民主化;真相是这一切都只是中共操控以至分化的手段;没有台独,就连「不统」也没有空间;没有港独,即连支联会主席也被打为港独;达赖喇嘛与藏人只不过要求一国两制,也被中共反驳是「藏独」;这些所谓「红线」,是随中共的意愿所转移,目标只为「拉一派,打一派」;只要你不全面向中共臣服,就是「独」,就会受到中共的攻击。

对中共而言,爱国只是一套工具,用来攻击自己所不喜欢的人;中共的爱国主义,随政治需要而起舞;然而即使在民间,或者海外的民主派人士,也常间接被利用作工具而不自知;最诡异的是,占领最多满清领土的俄罗斯,却从来不受「爱国人士」的「垂青」;例如最近两日俄罗斯全国几十个城市,同时爆发「反华示威」,换成是其他国家,早就被中国网民以至海外的「爱国华人」攻击得体无完肤了,偏偏俄国,就是被笑为「黄俄」的中共国永远的老大哥,无论仍在俄文称为中国为「契丹」,或一切歧视反华人的言行,中国人的「弹性爱国主义」,都可以视而不见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林忌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转贴】国人难道真的是被虐狂吗?????
中国渔民进入韩、日经济水域捕鱼,暴力对抗对方执法人员,乃至刺死韩国水警,尽管如此也未曾听说韩、日水警使用实弹对付中国渔民,然而国内却基本是一片声讨韩、日的言论;而此次俄国巡逻队粗暴执法,直接炮击中国渔民,国内多数言论反而支持俄国,称赞俄国乃真汉子者比比皆是。在对待历史问题上,国人态度似乎亦如此,历史上给中华文明带来最深重灾难的几次异族入侵反而被广大传媒及人民口口称颂,只要能成功征服国人,那征服过程中的大肆屠杀也会被国人演绎成促进民族融合推动历史发展的壮举......而至于那些助纣为虐的汉奸们,只要他们能帮侵略者拿下整个中国,自然也会有国人为之立像建祠奉为英杰,国人仇恨的似乎也只是那些失败的汉奸......
难道国人真的是被虐狂?虐其愈深则爱之(施虐者)愈切?
在天朝,真正的大汉奸们早已被国人们奉为英雄伟人了,比如:史天泽、张弘范、洪承畴、施琅、李光地.....而那些在危难时为民族奋战的人则已基本被剔出民族英雄的行列了。
同样被蒙古统治过,俄国被统治的时间更早更长,但俄国是把那段历史打上悲惨屈辱的标记,而我们这个被虐狂民族却将那段历史当作光荣自豪的记忆。在当时迫于武力认贼做父情有可原,可如今这些外来压迫者已被驱逐上百年乃至几百年了,这个被压迫民族却仍津津乐道于那种被狂虐的感觉,就不太正常了.
现今的汉人真是个奇了怪的族群,明明当初是被盗匪入室打劫,家人被屠大半,自己也被强奸虐待沦为奴仆。这盗匪杀了人劫了财还霸了屋成了主人,顺带连原屋主周边几个小邻居的小屋也给霸了。过了些年,这盗匪突然暴毙,于是这屋又回到原屋主手里,这原屋主也顺带接手了同样被霸的几个小邻居的房产,于是这屋主就全然忘了多年来的屈辱和苦难,反而将盗匪的牌位供到祠堂,并极力为盗匪歌功颂德,感谢盗匪给其带来更多的房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