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克强为何虚汗难止?做奴隶怕做不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09

李克强为何虚汗难止?做奴隶怕做不稳!

转发此新闻:
还没有开完的今年中共两会怕是中共政权自“文革”结束至今四十多年来最沉闷的一次。对此点评最到位的文章当属香港《苹果日报》刊登的资深传媒人吕月的《封口大会从政治局封起》文中说:2018年两会,任由习近平修宪恢复帝制(最高权力终身制),并安排武警列队正步操进入人民大会堂会议大厅保驾护航。中共这个最豪华的大派对,不仅失去所标榜的宪法意义,更失去民心的关注。今年若不是大量访民被驱逐,北京街头突然出现百万军警特和戴红袖章的“朝阳群众”组成的御林军,地铁口随便检查身份证和手机,中国人怕是没有几个会知道两会的。


国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擦去额头的汗滴

毛泽东时代不要说全国人大,就是党代会召开都是不正常的,完全根据毛泽东的个人意愿开还是不开。习近平虽然“定于一尊”已经一年,但是要达到毛泽东的权力高度还差一截,体现在他对今年的两会极不放心。不仅在代表、委员驻地架起铁丝网实行隔绝,会内也有严格的纪律规定,不但有没收手机、不准串门、不准走亲访友、不准私自接受记者采访等匪夷所思的封口规定,会前对党内高官大佬的封口也颇耐人寻味。

该文章作者吕月虽然在文章中只点了“朝阳群众”而漏掉了“西城大妈”,但他敏锐地注意到了发生在去年的中共全体政治局成员-----最重要的是其中除习近平而外的六名政治局常委第一次向习近平用“述职”方式表忠心,献红心,是去年3月21日的事情 ----“两会”开过之后 。之所以要把今年的“述职”放在“两会”之前,原因应该就是吕月文章的标题“封口大会从政治局封起。

笔者注意到,新华社奉命播发的政治局成员今年向习近平述职表忠心的内容,除了这些人大会小会以及所有公开场合就必须挂在口头上的“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除了坚决保证及时将重大问题、重大事项、重大工作向习近平总书记请示,又在去年的基础上加了一句“(在自己的分管和工作领域内)推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和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实落地”。由此可以想象,李克强每当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全体会议和主持每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无论讨论或决定什么议项,都会以传达习近平对该事项的重要批示或者口头指示开始,以每个与会者忙不迭地争相表态“坚决拥护、坚决执行、认真贯彻……”结束。

除了“封口封到政治局”以及全体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自觉噤声----尤其是在境外媒体面前,这次“两会”到目前为止所发声的能够称之为“看点”的就只有李克强在宣读政府工作报告时的大汗淋漓了。

有外界媒体分析说:李克强大把的汗珠可能不是没有来由。在这份万言报告中,中美贸易战的阴影驱之不散,处处透视着中共艰难的经济前景。言下之意,李克强在宣读他那份中共政权自实行改革开放以来调门最低,风险意识最强,泄气话最多的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时,越念越恐惧,越念越焦躁,急火攻心,以致控制不住地汗流如雨……

令笔者感觉奇怪的是,太多境外媒体,无论是反华的还是拥共的,无论是反共的还是亲中的,家家都在关注或好奇李克强的如此失常,却不见一家把他念份讲稿就念得大汗淋漓的原因联想到几年前曾经被热炒过一阵的“李克强身体不好”!
记得2015年3月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例会刚刚结束 ,多家境外媒体都纷纷转载了《肝肺功能不佳又患糖尿病  李克强或无法连任》。文中说:北京消息来源称,中共十九大时,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有可能下台,表面上的原因是身体吃不消,患有严重疾病,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有人说他执政水平有限,尤其是掌管经济的能力,所以十九大召开时,李最有可能无法连任总理。

该文说,近来李克强的身体很虚弱,有些力不从心。本来就患有糖尿病,接任总理后总是不停地出国访问和赴外地调研考察,北京消息来源说:“现在他的身体有些越来越吃不消了”。2010年初,曾有海外媒体披露,“李克强身体有问题,经常需要服药才能出席公开活动。”针对这些传闻,了解内情的北京消息来源指出,“当时作为常务副总理的李克强,工作压力很大,加上本来自己的体质就不好,出席公开活动前服点药也属正常。但接下来的两年,尤其是在十八大召开前的一段时间,长时间的工作和频繁的外访,他的糖尿病病情有些加重,他的健康状况也开始令人担忧。”

该文引据《他将是中国大管家》一书的内容,说青少年时期的李克强身体就不是很好,可以说是小病不断。插队落户时,由于水土不服,曾经一度全身皮肤溃烂。读北大时,李克强的身体很是单薄。曾有知情人士向香港传媒爆料,在北大期间因过于用功,李克强患上严重的心肌炎,只要稍微从事耗力的工作,就会喘个不停。虽然后来治愈,但从李克强非常明显的黑眼圈来看,他的身体并不健康。

中共领导人的健康状况是高度保密的,外界无从知晓,但对于李克强的健康状况,有媒体试图通过传统中医的“望、闻、问、切”进行诊断。当时的博讯网就在一篇报导中提到,由于中共领导人要经常“出镜”与讲话,所以人们可以通过“望”和“闻”两种方法对李克强的健康状况进行一番诊断。人们在电视上看到李克强的面部有很大、很明显的紫褐色的雀斑,这说明他的肝脏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因为肝脏是主管人体解毒的器官,一旦出现问题,人体的微循环就会出现不畅,人体每日所产生出大量的“毒物”因为不能够及时的被分解、被排出而沉积在体内。所以肝脏病人的体表尤其是面部皮肤都会因“毒物”的沉积而产生大面积的、明显的雀斑。李克强的面部雀斑一直存在,到了十八大之前他面部的雀斑却神奇的“消失了”,这并不说明他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估计是专业人士对他的面部做了“美容”处理。

关于李克强是糖尿病人的说法,始见于2014年晚些时候,一家海外中文媒体即透露过“李克强或因健康问题辞职” 的消息,说的是李克强本来就患有糖尿病,内政外交事务繁忙,加重了其病情。而李克强的总理接班人选被当时的这篇报道文章开列出了三个人,第一个就是时任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

现如今,曾被视为总理接班人、却被习近平故意赶在十九大召开之前突然公布其腐败罪证的孙政才进了秦城监狱。他虽然失去人身自由但也从此无欲无求、与世无争,而被中共政坛内人士称赞为“既不贪又不腐、不怕习近平打老虎”的李克强不但没有辞职而且还被习近平恩准连任总理,诺诺连声“谢主隆恩”,内心却惶恐不已,暗自叫苦。

笔者在中共十九大之后也曾经为文讨论过李克强的身体状况。在《韩正能否当总理端看李克强还能撑多久》一文中笔者的分析是:中共十九大上的人事安排并未出现韩正取代李克强的局面,但有理由相信习近平没有用一届全国政协主席职位犒赏韩正,反而是把他安排在政治局常委的最后一名,表面上看没有排名在他之前的汪洋显得风光----只不过一个行政副手,但未来的汪洋任满一届肯定会告老还乡----如同现在的俞正声,但韩正被习近平放在李克强内阁里,除了制约李克强,在新一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里与李克强并列副组长之外,还有一层随时准备替换李克强的考虑因素。

现如今的李克强在习近平面前已经是唯唯诺诺,不敢多说一句话更不敢说错半句话,令习近平再无“功高震主”之忧。但是李克强的身体状况令习近平不能不担心他再撑满五年的可能性有多大?

笔者从李克强夫人程虹的亲友处得知,程虹和女儿对李克强身体状况的担忧早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说,如今李克强在十九大上继任排名第二的政治局常委并准备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上继任总理职务,完全不是因为他个人“恋栈”,而是因为如果他自己依身体不好为由在一届任满之时退隐,习近平肯定会背负毫无气度和武大郎开店的骂名,但如果他李克强在继任第二届总理职务一段时间之后中途求去,“因为健康原因”的理由就比较容易被外界相信。

综上所述,笔者比较相信李克强这次人大会上的照本宣科竟然会汗如雨下,以至不一再擦拭眼镜就无法进行下去,健康状况更不如从前应该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与其说是他被自己口中念出的种种风险吓出了汗,还不如说是一想自己口中念出的这些风险中的哪一项失控都会被习近平当成替罪羊,就控制不住地急火攻心。正所谓读稿日当午,汗滴心中苦,谁解其中味?伴君如伴虎!

《博讯》刊登的一篇题目为《习近平挖坑 李克强流汗填坑 人大代表吓得想回家》的评论文章中说:在习近平高度集权后,李克强已不能与往届朱镕基和温家宝相比,说话拘谨,表述范围尽量局限在经济范围,且处处不忘引证“习近平思想”,已经没有足够的施展空间了。

吕月在其《《封口大会从政治局封起》一文中还分析道:李克强的报告,一方面必须聚焦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另一方面必须关注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重点问题。作為总理,这些都是压在他身上的担子,回避不掉。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微信有一段感言:“我的法律水准比申纪兰大妈高吧,可人家有权审议刑诉法,我只能在网上喊两嗓子,喊多了还被禁言,什么道理?——因為人民大会堂坐着的是两个人,主子和奴才。”

从另一角度看,习帝自然是扬鞭的主,克强大人看来也只有驾辕的份。

所以说,人大会议上与台下 代表和台上除习近平而外的所有“领导成员“们噤若寒蝉形成强烈反差的李克强大汗淋漓,除了身病的原因还有心病的原因,那就是做奴隶都怕做不稳。

李怡先生在他的《“不愿做奴隶”的奴隶》杂文中分析到:中国之所以订立《国歌法》,并以之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完全是因为香港几场足球赛中观众在奏国歌时的嘘声。过去在香港从未有过的这种连续多场未停止过的嘘声,其实正反映香港民意的趋向。这趋向就是国歌歌词的“不愿做奴隶”。但中国国歌是掌权者的“理念的标志”,这理念就是:老百姓必须“做稳奴隶”,做一个一边唱着“不愿做奴隶”而实际在做奴隶的奴隶。

香港人在当地球场上响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时敢以嘘声抗议,表明他们真的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而李克强在人大会场上与习近平一起高唱这段歌词时,内心真实感念只有他自己知道。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