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5

民主国家确实选不出习近平这样的奇葩

转发此新闻:
最近网上流传一段显示「复旦研究院」的视频,几位专家和主持人大谈中国话语权的问题,他们提到「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的东西就像商标专利一样,早已被西方国家注册,今天中国虽然也讲这些,但是不被人家认可。」 主持人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他说一位台湾教授和大陆学生辩论两岸的优势,最后台湾教授使出杀手「台湾有民主选举,你们大陆有吗?」大陆学生回呛:「你们有民主,能选出习近平吗?」这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被主持人当成了金句一般,好像占了上风。

习近平没有民调支持率的烦恼,不管他做什么,都会有人拍手叫好,如果真的做一次民调,他的支持率肯定是100%

如果单单看这句话,可以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你们有民主,也选不出习近平这样杰出的圣贤明君,第二层意思是习近平是像夏桀、商纣王这样少有的暴君。

作为一家官媒和一批御用学者,他们绝不可能表达的是第二种意思。在如今宁左勿右的习时代,为习近平歌功颂德早已成为政治正确。当年林彪为了拍毛泽东的马屁,搞出了全国人手一本的红宝书,让毛龙心大悦。今天依然有好事者揣摩圣意,对习近平进行造神运动,从大学竞相开办习近平思想研究院,到制作歌颂习近平的影视作品,再到最近高居手机APP下载榜首的「学习强国」,天降伟人般的习总书记已经从深宫走入千家万户的神龛。

在民主国家,一位总统从当选到卸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民调机构对其的民意支持度做调查。一般来说民意如流水,总统的民意支持度也是起起伏伏,支持度一路飙升的很少见,大部分人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当年裹挟着高人气的马英九前总统,到了任期末,被在野党批评为只剩8趴的总统,可是卸任后民意支持度又慢慢满血复活。如今蔡英文总统的民意支持度虽然有艰难爬坡的小确幸,但是下滑的趋势依然明显。

然而习近平没有民调支持率的烦恼,不管他做什么,都会有人拍手叫好,如果真的做一次民调,他的支持率肯定是100%。倒不是人民多么支持他,而是因为他没有竞争者,他像古代帝王一样「孤家寡人」,人民也不敢不支持他,因为不支持他就意味着「反党反社会主义」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民主国家当然选不出封建式的皇帝,更不会选出习近平这样的奇葩。现在想来「你们有民主,能选出习近平吗?」这句话更像是高级黑。

如果以习近平主席的资质,他能在民主国家被选为总统吗?

首先看他的教育背景。刚刚去世的毛泽东秘书李锐,曾经躺在病床上,对着摄像镜头说过:「我和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老相识了,但是没想到仲勋的儿子文化程度这么低,他小学学历,到了省委书记的位置还不能讲一点有意义的话。」

我们的习大大登上皇帝宝座后,讲了哪些有意义的话呢?让人印象最深的要数那句「撸起袖子,甩开膀子,俯下身子,干出样子」。这句话很朴实,像是出自目不识丁的农民之口,也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风月场合,还曾经有地方官员调侃习的金句被免职。

再看看那些民主国家总统的文化程度,马英九是哈佛大学司法学博士,蔡英文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法学博士,而平民总统文在寅也是韩国庆熙大学大学学士,满身铜臭味的川普好歹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经济学理学士。 而我们的习大大虽然在清华镀过金,他真正的学识恐怕和朱元璋不相上下,他们都极度鄙视读书人和知识份子,都利用文字狱打压不听话的人。

其次处事方式。习近平继位前和继位后可以说天差地别,继位以前唯唯诺诺,不敢对中央提半点意见,看似忠诚老实之辈。一旦掌握权力,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打击政敌如秋风扫落叶般残酷,就连当初提携他的江泽民也未能幸免,有人形容他是当代版的「雍正皇帝」。

「打老虎拍苍蝇」纵然为他赢得了声望,但是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在这样一个容易成为腐败温床的制度下,水至清则无鱼。被打倒的腐败分子确实罪有应得,但是那些弹冠相庆的「之江新军」们就两袖清风吗?普通人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行为,都会受人唾弃,更何况贵为一国领导人呢?

中国人经常形容一些没有什么本事,却整天在别人面前夸夸其谈的人为「满瓶不动,半瓶摇」,这句话用在今天中国的「习时代」再贴切不过。江、胡两代领导人延续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的外交方针,不称霸、不自大。可是到了习时代,为了实现「中国梦」,一会儿「厉害了我的国」,一会儿「中国制造2025」,最近又喊出了「只有共产党能拯救地球」。

做一个「口炮党」,一方面是由于内心的自卑,需要吹哨壮胆,另一方面也是掩盖自己的无能,企图凝聚民心。「口炮党」过了嘴瘾,不免要挨打。中美贸易战自从去年燃烧至今,依然没有偃旗息鼓,中国虽然在国内表现出对抗美国的决心,但是私底下不知道向美国跪地求饶多少次。牛皮吹大了,有时真要付出代价,今天的委内瑞拉也是一个例子。

最后谈谈个人魅力。作为国家元首,最重要的作用是会选人用人,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凝聚起国家力量。这样的人已经不是普通政治家,而是走到哪里会有自发人群欢迎的政治明星。

我们的习大大真的会选人用人吗?恐怕真不见得,他的爱将刘奇担任北京市委书记没多久,开展了轰轰烈烈地驱逐城市「低端人口」运动,并引发来全国大中城市争相效仿,尽管国际国内的质疑声浪如潮,习近平依然让其忝居高位。
负责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特使刘鹤,未及古稀,头发斑白,垂垂老矣。因为和习的同学关系,备受倚重。为了躲避访民拦截,不惜自降国格出入酒店垃圾通道,为了在洋人面前秀英语,不惜被人调戏。

今天我们的习大大是用人唯亲,还是真的无人可用?

作为一国领袖,当众进行声情并茂的脱稿演讲是必修课。我们曾几何时看到过习大大不脱稿演讲呢?就算拿着稿子读,还要闹出「通商宽衣」、「 萨格尔王」的笑话,暴露自己的文化水准。

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中国人相比于西方人更内敛,社交能力也差些。习近平的社交能力自然不能和欧巴马和川普相比,那么他和江、胡前两代领导人相比呢?

江泽民本来可以做一个出色的外交家,却不幸做了总书记。江泽民可以说是一个社交的高手,性格开朗活泼,幽默风趣,他还多次和华莱士谈笑风生。此外,他还多才多艺,吹拉弹唱信手拈来,有时和外国领导人会谈也可以当场露一手,搞得对方十分尴尬。江的「无厘头」虽然会让别人不知所措,却也让别人看到他的坦率与真实,人们会更愿意和这样的人发展私人关系。同一时期,同样是共和党背景的小布希执政,江泽民却没有和美国闹僵,相反两国贸易蒸蒸日上。

胡锦涛是一个比习近平还要古板的人,他站在一群人中,脸一板,就是不太容易接近的人。他比习好的地方在于,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有大权在握,政治局常委的「九龙治水」虽然让权力分散,但是却杜绝了独裁。胡锦涛时代每个人都敢露一手,而习近平时代每个人都躲在后面唯唯诺诺,等着习近平发话,而习近平又不愿意展露圣意,最后习近平只能一个人尴尬地在别人面前傻笑。

习近平一心想学雍正,可是也没有学到家。雍正虽然六亲不认,但是也会恩威并施,他没有处死数落他十大罪状的曾静,还让其全国宣讲《大义觉迷录》。而今天的习大大远没有雍正的肚量,任何影射他的字眼都要被遮罩,有人说一句「习猪头」要被拘留十日。迪士尼的小熊维尼1925年就问世了,比习近平还要年长,后来因为习近平长得像它,也要被禁。

就像封建社会很难出雍正皇帝这样的奇葩,今天不单单民主国家,选不出习近平,恐怕专制独裁国家也很少出现这样的奇葩。他不仅违背祖制,废掉隔代相传的储君,还自己操刀修改宪法关于自己的任期,今天他赖以生存的恐怕还是中国奇葩的政治制度。


来源:上报 / 作者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曾经在中国政府机关任职,后因言获罪,现旅居海外,着有《自由的远方》。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