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拒绝华为,关闭孔院,美国的“政治正确”还是“必要战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09

拒绝华为,关闭孔院,美国的“政治正确”还是“必要战略”?

转发此新闻:
中国电信公司华为正式起诉美国政府,称对华为的限制违反美国宪法,阻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与此同时,将华为拒之门外的不仅是美国政府,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最近宣布,终止与华为的交流合作,并在本学期末关闭校内的孔子学院。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称,“躲着华为和孔子学院,符合美国新的政治正确……强扭的瓜不甜,美方要中断交流就随他去”。美国分析人士指出,抵制华为和孔子学院的基本原因是对中共政权的极度不信任,必须阻截中共锐实力的渗透。拒绝华为,关闭孔院,究竟是美国的“政治正确”还是“必要战略”?随着华为事件的不断升级,全球与中国切割的趋势是否已不可逆转?
嘉宾:旅美自由撰稿人罗四鸰;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

国际商业投资顾问、时评人张洵对于华为常说美国政府一直未提供证据感到奇怪,因为美国政府已提供了很多证据,比如华为违反与美国的采购协议向伊朗和叙利亚出售技术、银行欺诈和盗窃知识产权等等。张洵认为,华为最近的动作与之前发生180度大转弯,这体现其内部决策的混乱,也不禁让人猜想背后中国政府施加了多大压力。华为的误区在于,犯罪行为不可能靠公关宣传或反诉手段解决。
张洵认为华为反诉的胜率很小。对于之前卡巴斯基两次起诉美国政府都遭失败的例子,他说,当年卡巴斯基案的最后结论是,美国政府并不认为卡巴斯基今后一定会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事,但这种可能性很大;加之政府采购只占其美国市场份额的很小一部分,所以也不构成对该公司的歧视,所以最后法院支持政府的禁用决定。张洵认为华为案也不能与卡巴斯基案等同,华为已在若干案件上受美国政府的调查和起诉,所以其胜诉可能性更小。
张洵表示,美国大学关闭孔子学院的主要考量是保护学术自由。“政治正确”意味着缺乏自由,也就是在舆论和政治环境的压力下,有些话不敢说,有些事不敢做;有些话不得不说,有些事不得不做。孔子学院从始至今都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下,比如不能讨论“3T”(天安门、西藏、台湾)。明尼苏达大学关闭孔子学院正是为了打破这种不自由。另外,美国去年通过的《国防授权法》中禁止国防部资助与孔子学院有关的教学机构,所以大学关闭孔子学院也是为了防止丢失来自国防部的经费。另外,孔子学院背后就是中国政府,而它在人权和破坏国际政经规则方面都名声不好,所以这些大学认为继续从中国政府拿钱也会让自己名声不好。
旅美自由撰稿人罗四鸰认为,提出反诉是华为的策略,这能让国内民众都搞不清楚这事谁对谁错。华为用中国人的思维对待这个案子,而美国和加拿大都是遵照法律,认为华为就是违法了。华为一开始想把这个事搞成一个政治事件,用政治和舆论手段对待此事;而现在案子开始进入引渡程序,它也就开始想用法律手段来应付。华为这种举动很聪明,因为这么做或许可以得到那些没耐心仔细了解事件细节的人,尤其是中国国内的这些人的支持。
罗四鸰认为,孔子学院能蓬勃发展就是因为有中国政府扶持。它隶属于汉办,非常有钱,在海外开办都是配置了最好的资源。政府通过孔院这个渠道进行价值观输出,以改变世界对中国印象。而且孔院有间谍功能,比如监控中国留学生。另外,八九之后,爱国主义教育重新被强调,中国政府在海外也需要重新塑造中国的形象。孔子学院就是在八九之后开始迅速发展的。
对于《环球时报》认为明尼苏达大学关闭孔子学院是考虑美国新的“政治正确”,罗四鸰表示,中国的评论员可能是在用中国的大学来想象美国的大学。中国的大学通过教育部进行舆论和各方面的控制,由党领导,党支书最大。而美国高校并没有这样的组织结构,也没有统一的意识形态。罗四鸰认为,明尼苏达大学作出这个决定是出于对学术自由的尊重,是独立于政府作出的决定。关闭孔子学院和拒绝华为可能出于不同考量,但都是独立决策。中国的解读是政治化的解读,他们不了解美国高校的管理。如果美国大学一切都听从政府,那可能招生都困难了。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