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职,习近平欲令天下无声?

转发此新闻:
这个星期中国清华大学负有盛名的法学教授许章润,遭到撤职停课并被调查,外界怀疑这与许章润去年7月开始发表的多篇文章有关。许章润在文章中批评中国政治倒退、呼吁警惕“极权回归”、制止“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等,挑战当局的多个底线。许章润的遭遇揭示了什么?中共对言论和学术自由的掌控将到什么程度?不要许章润,宁要胡鞍钢,面对当局强力整肃意识形态,中国高校是否还能用人唯才?

嘉宾:独立时评人,前清华大学讲师吴强博士;前中国政法大学讲师,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访问学者滕彪博士
前清华大学讲师,独立时评人吴强博士表示,首先,许章润行使的是中国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完全是在宪法框架内进行批评。其次,许章润是以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态度和立场批评当局和现行政策,这是士大夫的责任,是中国传统儒家知识分子的历史性责任。相信所有熟悉中国文化的人都对这种士人的责任不陌生。第三,许章润的批评都是以保卫四十年改革开放成果的名义进行,他与大部分受益于改革开放的中国人站在一起,反映他们的心声。对于现行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偏离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路线,他是少有的疾呼者,是万马齐喑之下少有的声音。第四,许章润代表着中国最顶尖大学内少数仍有良心的文科、法科和社科学者,他代表他们发声其实与清华大学在公众心目的地位很一致,但和清华大学学术官僚们把持的又红又专路线不一致,所以就对他进行了镇压。这种镇压和处理之下他毫无反击余地,都没有一个公开的辩护程序和场所。他在这四个层面上的处境激发了国际社会,尤其是中国公众的同情心。
对于自己遭清华大学解聘的经历,吴强介绍说,自己于2009年底进入清华大学任教,也可能是国内高校中最早一批开设社会运动理论课程的教师。但从那以后,他几乎在每次田野调查过程中都会受跟踪、警告,或者直接来自校方和系方的禁令,告诉他不能去田野,或者马上从田野现场回来,就像宋朝的“十二道金牌”一样。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之后,吴强曾试图去做一次田野访问,但校方几乎动用其一半的保安把他困在家中,后来又把他困在系里的办公室里。吴强认为,应该是在占中运动之后,校方觉得他这个人太麻烦了。他的社会运动课程与中共九号文件中的“七不讲”相悖,这不能讲的七个方面他都在课堂上讲。吴强当时也做八九民主运动与世界上其他民主运动的比较研究,是正常的学术研究和探讨,但也不再被允许。
前中国政法大学讲师,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访问学者滕彪博士表示,从目前为止中国知识分子的反映来看,能够公开站出来为许章润发声的只占极少数。刚才提到的这些名字都是之前比较敢言的人,其他人基本上对此事不关注或者不敢有任何表态。中共从来都对知识分子进行管束和整治,对知识分子群体一直非常警惕,甚至有很大的敌意。现在为止,中共的这种知识分子政策对思想和学术的打压其实很有效果,绝大多数学者和教授都不敢说话。现在习近平对知识分子的打压甚至能和1957年的反右运动相比,所以中国有可能再搞新的反右运动。任何有独立批判精神的,和中共当局意见不一致的知识分子,都有可能受到或大或小的打压。
对于自己遭中国政法大学解聘的经历,滕彪介绍说,自己是从2003年开始在中国政法大学教书,2008年因签署“零八宪章”而被停课一次。2009年他参加了“六·四”20周年的一个北京民间的会议,讨论八九民主运动和六四大屠杀,结果又被停课。再后来,十八大之后他又被停课一次,所以总共被停课三次,期间他还有过被绑架的遭遇。2014年滕彪收到了学校的解聘通知,被彻底开除。滕彪表示,自己在中国政法大学讲课的时候确实没有任何“自我审查”。但他也表示,自己当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做的,他在全国认识一些学者,上课时也非常大胆、非常自由。比如在成都大学教书的王怡,当时也是如此。但滕彪也承认,这样的学者非常罕见,他们一定会受到各种处理,最后被清除出高校队伍,这种命运是可以预见的。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