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许章润教授《哪有先生不说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9-03-28

许章润教授《哪有先生不说话》

转发此新闻:
【对于助纣为虐...特别是做出类此决策下达指令的,我并无仇恨,只有满腔的同情...我们同处幽冥之中,不见熹微,唯以同情援手,手牵手,才能穿过这重重关隘而获救。暮云朝雨,琴剑匆匆,秋意烂漫,千江一瓢,朋友,人间是多么的美好。----许章润《哪有先生不说话》】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

本台3月25日报道: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去年发文批习极权政治回归,要求当局重新修宪,恢复主席任期制及平反六四。他近日疑遭当局报复,突被撤职和停课。中国作家章诒和呼吁知识界联合声援。不排除海内外知识分子就该事件掀起抗议风潮。

恶习与共,无问西东,厚德载物,已然灭种。百年清华校史,破天荒贬黜了一位“说话的先生”!

“法学家中的散文家”, “向死而生,历尽劫数的生命之悟,教你如何守住这个世界,为身体招魂,让思想发声。”“许章润的文字,纯如醸,灿似花。”却如今,这位口若悬河,出语成章,潇洒驰骋高校法学讲堂33载的中国大陆最著名的法理学教授,却被定于一尊,被迫变成“不说话的先生”……

许章润最亲密的同事,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就是上述举不胜举赞誉声中的一位。在老友记出事后接受《不同的声音》采访,郭教授无法控制激愤的心情,她说:“她崇拜他,许章润是她心目中,相信也是清华大学最出色的教授……她会到校方讨一个说法!”

《不同的声音》对郭于华教授的独家采访完成于中国时间26日早晨八点左右。大约四五个小时之后的当天中午,包括FT中文网,博讯等诸多境外网站相继出现一篇郭教授的挺许短文。多维新闻网因此报道:“‘求仁得仁,小事一桩,勿念。’一名在中国大陆颇有盛名的自由派法学教授被中国官方逐出清华大学的校园后,向同情者报平安…他的同事,年长数岁的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不免生出兔死狐悲的愤怒,北京时间3月26日投书《金融时报》。一纸短书《哪有学者不表达?》,大致与我们的访谈内容相似。文章的最后郭于华拍案而起:“我要向清华校方提出一些疑问:你们对许章润教授做出的决定有何法律依据?你们意识到此举开了清华历史上怎样的先河吗?你们可还记得梅贻琦校长和四大导师等前辈吗?你们可以平庸,可以犯错,但是不可作恶!请谨守“枪口抬高一寸”的德行。最后,我愿与你们共同重温本校陈寅恪先生所题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来世不可知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纽约时报】3月10日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标题党女王”的倒下:咪蒙为何被封杀》,文章论及习近平发动的,波及我们节目主人翁的一场“旨在清除公众领域里被共产党视为威胁的受欢迎的声音”的运动时引述中国大陆历史博客博主贾葭的话:“中国根本没有言论自由…最终,没有人能够幸免。”

该报道接着引用另一位一度极为活跃和成功的博客主王永智的说法:王永智是一名直言不讳的评论员,他开始写博客是因为它给一个受严格限制的社会提供了“新闻自由的种子”。但他说,他已在今年1月1日关闭了自己的微信号,因为已经厌倦了与审查机构的无休止斗争。“(中国的舆论环境)已经变得无法忍受了,”王永智说。“党不能接受任何人在社会上有影响力。”

节目的下半部分同时和郭于华博士接受《不同的声音》采访的两位知识分子,就是上述发言者的近似写照。他们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家张维迎博士;博客黄金时代凤凰网、天涯网蝉联多年十大最具影响力博主蔡慎坤先生。《不同的声音》就许章润事件拨通了上述二位名人的手机。

二十年前,中国著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崔卫平说过一句传颂至今的话:“正因为有了他们(中国民主党98组党领袖),官方才认为我们是温和的。由于他们,我们才不至于坐牢。仅仅因为这一点,我们就该心存感激。”

但进入今天这个欺人太甚的时代,崔卫平的“幸运”正走向它的反面:“正因为有了他们(上述诸如此类男性发言者),官方才认为我们是激烈的。由于无以计数的他们在严打下缴械式的整体性沉默,另一些人则面临着更多的无妄之灾,许章润们的言论才因此拔地而起,凸显出原本并不凸显的“罕见”,从而遭遇到本不至于此的严酷惩处。仅仅因为这一点,我们每每心存忧虑。”

维基百科许章润词条及其它:许章润(1962年—)中国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特约研究员、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安徽庐江县人。2005年被评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2018年7月24日,许章润在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网站上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批判2017年以来中国政治与社会的倒退突破底线,提出警惕“极权回归”、制止“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平反“六四”等八项建议。2018年12月6日,许章润网上发表《低头致意 天地无边》;2018年12月21日,许章润天则经济所发表《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 2019年1月,许章润网上发表《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上述三文被称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三部曲。

让我们回到2013习近平元年。位于北京亚运村的凤凰网读书会第136期,大牌公知许章润、张鸣、张千帆谈“改革与革命的赛跑”,评论的标靶是当年红透半边天,王岐山高调推荐的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其中许章润的点评部分显示,《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的主导思想,至少在五年前的这场读书会中已经萌芽。这一讲座的视频目前已被网警删除殆尽,《不同的声音》找到的是品质不甚理想的截屏版音频。下面是许章润博士的声音:
【标题解析】
“七七抗战”前夕,蒋介石邀请一批社会名流共商抗战大计。谈话会中,胡适慷慨激昂地说了一通。 时任 《东南日报》的社长胡健中听了,感受颇深,当即在座位上,写了一首诗递给胡适:“溽暑匡庐盛会开,八方名士溯江来。吾家博士真豪健,慷慨陈辞又一回。 ”胡适看了,随手写了一首白话诗回赠:“哪有猫儿不叫春,哪有蝉儿不鸣夏,哪有蛤蟆不夜鸣,哪有先生不说话。 ”意思是说,国家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这当先生的,怎能不坦陈我的看法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