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5

修宪一年整,习近平定于一尊了吗?

转发此新闻:
年年两会,今又两会,去年人大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习近平获得了毛泽东之后中共领导人不曾有过的党内外独裁地位。如今一年过去,习近平尝到了一言九鼎的甜头,也吃尽了党内外抵制和反弹的苦头。两会前夕,中央政治局委员,包括常委,再次向习近平集体述职,表明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创立的中共集体领导制已不复存在,党内君臣关系确立。但是习近平反复强调“政治风险”,中共明文禁止“低级红、高级黑”,又昭示着个人独裁之路走来不易,充满风险。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定于一尊”的说法不算“低级红”,也不算“高级黑”。因为这是习近平自己说出来的,是他的亲信栗战书将之扩散的。胡平说,以自己的阅读范围所及,官媒之后没再提定义一尊了。定于一尊的含义,无非就是一切以习近平为准,习近平一人说了算,其实就是独裁。“定于一尊”与原先流行的规范八股语言不同,这个更生猛、更霸气。当然,过去毛泽东也讲过类似的话,但那都以内部讲话的形式出现,公开发表的还是看上去不那么霸道的官腔文字。“定于一尊”、“一言九鼎”和“一锤定音”这些说法极力突显最高领袖的绝对权力,而宣传上公然强调这种领袖的绝对权力又与共产党的整体意识形态和《党章》有矛盾。胡平估计,党内还是不太接受这种太霸道的语言,觉得还得回到传统的规范说法上去。当然,现在不再用这些语言也只是形式上的降温而已,实质上,习近平还是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力。
胡平表示,共产党能以专制的办法治国,首先在于它能以专制的办法治党。这种专制不仅针对普通党员,也针对其高级同僚。这与古代帝王有类似之处,大臣们“伴君如伴虎”的感觉,就是这种相当大的不安全感。但这套东西与共产党公开标榜的意识形态又截然相反。习近平搞个人集权,面临着恶性循环。他越搞个人集权就越给自己树敌,越疑神疑鬼;权力越强大其实反过来也越脆弱。他的权力比刚上台时大多了,但他比那时更担心更恐惧,对同僚也更不放心,于是就更需要进一步强化个人权力,从而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政敌圈,也因此让自己更不安全。
胡平认为,习近平的忧患意识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他面临的诸多问题,比如经济下行、中美关系和少数民族等问题。但更大的方面是其权力受到质疑和挑战,这才是他本人最关心的。从开个两会如临大敌就能看出这点。共产党领袖有点像古希腊的“僭主”。由于最缺少合法性,所以他就永远没有安全感。名义上,他的权力来自选举,但大家都知道这是假选举。理论上,共产党领导人是可更换的,因为毕竟不是过去的皇帝。过去的皇帝是世袭的,有“君权神授”这套神话作支撑,这些东西共产党也没有。所以,共产党领导人权力最大,但他也永远没有安全感,所以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永远充满猜忌,对谁都不信任。但他又离不开这些人,需要借助这些人进行统治。所以习近平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周围的同僚。胡平认为,这一点是大家观察中国政治时需要考虑的重要方面。
独立时评人、历史学者章立凡表示,上一次政治局述职是在去年的321号,是在两会开完之后。那时修宪完成,领导人个人权力达到巅峰,政治局在那时候集体述职,可以突显领导人的权威。而这一次在两会召开前就述职,那恐怕是为了稳住两会的阵脚,防止体制内所谓的“两面人”,防止“低级红”和“高级黑”等现象。所以章立凡认为,现在(述职)主要是为起震慑作用。
此外,章立凡认为,“低级红”和“高级黑”其实是一回事。高级黑可能以低级红的形式出现;而低级红强化到一定程度就是高级黑。其实是“二是一,一是二”的关系。
章立凡针对“定于一尊”这一话题特地查阅了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里面说道,受人敬爱不如被人惧怕。一个君主被人惧怕比被人爱更安全。当然同时也得彰显君主是集美德于一身的人,在公开场合要表现出爱民如子、仁泽宽厚等等。但给人打击时一定要一下子置人于死地,不给其报复机会。君主也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装备精良的军队;另外,不能相信任何人,要暗中监视,网罗党羽,排除异己。这些是西方政治学中的说法,章立凡表示,其实在东方传统中也有类似解释。《左传》中讲到宽猛相济,“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所以孔子说要“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这当中主要还是以德治天下的问题。《周易》中说,“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朱子家训》中也说,“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所以章立凡认为,真想要定于一尊,领导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修为,仅靠猛政,可能不仅会被人惧怕,也会被人仇恨,最后可能骑虎难下,得罪所有派系。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